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四十三章 群殴【第三更】
    刘俊很生气,不只是他,黄昱龙和穆羽也很生气。

    平日里仗势欺人的应该是他们这些纨绔,虽然他们不经常做这种事情,但被人上门砸了店铺,要是传出去,也不用在这个圈子混了。

    这已经不是银子的问题了,而是尊严问题。

    “不让卖书,再卖就放火烧店?”刘俊冷静下来之后,听了徐管事的话,不怒反笑:“谁给他们的狗胆,在这京师,还没有人敢这么狂!”

    顾白想了想,问道:“会不会是别的书坊?”

    刘俊拍了拍桌子,说道:“真要是别的书坊,老子让他们一家也开不下去!”

    顾白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刘俊有这样的能力。

    刘家虽然已经不同以往,但底蕴还在,刘俊要是主动欺负别人,刘家或许还会有点麻烦,但要是被欺负的是他们,被他占住了理,哪怕将这天捅个窟窿也没关系。

    唐宁安抚好了唐妖精,正在清点铺子里面的损失。

    其实损失也不大,也就是坏了几套桌椅,伙计们和那些人起冲突,受了些伤而已。

    他走过去,看着徐管事,说道:“给今天受伤的伙计,每人支十两银子,当做汤药了。”

    徐管事也没有多言,对他抱了抱拳,说道:“我替他们谢谢公子了!”

    “谢谢公子!”

    “谢谢公子!”

    ……

    几名伙计纷纷上前行礼,一脸感激,十两银子,是他们好几个月的工钱了,今天的这一顿打,挨得值。

    刘俊刚才派出去的下人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说道:“公子爷,砸店的人已经找到了,是在这东区有名的几个混混,他们是收钱办事,不知道背后是谁指使的。”

    刘俊皱眉道:“不知道是谁指使的?”

    万卷楼张管事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殿内的狼藉,诧异道:“徐管事,这是怎么了?”

    徐管事看着他,皱眉道:“姓张的,这是不是你们让人干的?”

    刘俊听闻此言,猛地拽住了张管事的衣领,怒道:“是你们干的?”

    “不,不是……”张管事急忙道:“我们哪敢干这种事情,你们用《白蛇传》影射唐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

    “唐家,哪个唐家?”刘俊看着他,片刻后才明白过来,“你说的是礼部尚书家,怎么,礼部尚书就能胡作非为,就能随便砸别人的店了,这天下是赵家的天下,不是唐家的天下!”

    他看着穆羽和黄昱龙,说道:“我们去找唐二傻,这件事,一定是他干的!”

    说罢,他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唐宁看着萧珏,问道:“他们行吗?”

    “放心吧。”萧珏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他们占着理,哪怕天皇老子也奈何不了他们。”

    唐宁有些感叹,有家族做靠山的纨绔果然让人羡慕,不像他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受了欺负,只能忍气吞声……

    京师某处酒楼。

    二楼的某处包间中,有数道人影落座。

    坐在首位的,便是唐家二公子唐昭,他的身边,是礼部侍郎之子刘里,在他对面的,是前些日子被当街殴打,案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武安侯之子徐寿。

    唐昭抿了口酒,看向对面的一名年轻人,问道:“徐兄的腿好些了吗?”

    徐寿看着他,说道:“劳烦唐兄挂念,已经好多了,唐兄的伤也没事了吧?”

    唐昭脸色有些不自然,片刻后,脸上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早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徐寿与他目光对视,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昭看着他,问道:“断腿之仇,徐兄难道不打算报了吗?”

    “我倒是想报,可惜找不到仇人。”徐寿摇了摇头,说道:“倒是唐兄被人如此羞辱,此仇不报,心中怕是不会舒坦吧?”

    两杯酒灌下去,唐昭已经没了耐心,咬牙道:“我的仇当然要报,他得意不了多久!”

    砰!

    他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刘俊从外面大步走进来,看着唐昭,大声问道:“唐人斋是不是你让人砸的?”

    唐昭看着他,皱眉道:“刘俊,你什么意思,唐人斋和你有什么关系?”

    “果然是你砸的!”刘俊脸上露出怒色,“你以为有唐家撑腰,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老子的店都敢砸,揍他!”

    唐昭的护卫早就被刘俊等人的护卫拦下,唐昭还没有反应过来,刘俊已经快步上前,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坐在一旁的刘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黄昱龙踹倒在地,徐寿拿起拐杖,指着穆羽,大惊道:“你们要干什么,唐昭做的事情,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

    “你别过来,我腿还没有好……”

    “腿还没好,打脸总可以了吧!”

    ……

    酒楼大堂,掌柜无奈的看着二楼的乱象,踹了一名正在看热闹的伙计一脚,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报官啊!”

    唐宁再次见到刘俊三人的时候,是在县衙的大牢里。

    虽然他们三个不像唐昭和刘里三人那样,身上多处挂彩,但脸上的青紫之色也不少。

    群殴这项罪名,可大可小,但被殴打的,是东台舍人之子,武安侯之子,礼部侍郎之子,打人的,也都是京中贵胄子弟,怎么判都不容易,只能讲他们暂押此地。

    唐宁觉得岳父大人现在一定很愁,因为这六人中,任何一人的背景,都不是他一个五品县令能得罪得起的。

    唐宁叹了口气,看着刘俊说道:“你们还是太冲动了。”

    刘俊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唐兄,你现在也已经不是平民了,要懂得一个道理,在这京师天子脚下,只要你占着理,哪怕把天捅个窟窿,也不是什么大事。”

    刘俊倒是说的轻巧,他孑然一身,又没有什么家族势力,怎么能和他们这些纨绔相比。

    唐宁从牢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岳父大人正在县衙前堂踱着步子。

    京县县令和地方县令不同,地方县令便是一县之主,在县内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几乎任何事情都能一人做主。

    但京县县令不同,今天大家斗殴的可能是哪个国公的大孙子,明天调戏妇女的就可能是兵部尚书的小儿子,到时候,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的,只有他这个县令。

    要判这件案子,也着实是难为他了。

    唐宁对萧珏使了个眼色,萧珏走过去,笑道:“钟伯父,你刚来京师不久,对这里的规矩还不太熟悉,这平日里百姓之间的摩擦纠纷,县衙可以管,但遇到这种事情,就得将卷宗之类的统统移交刑部或是京兆府衙,他们知道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办……”

    钟明礼闻言,眉梢微挑,无论是刑部衙门还是京兆府衙,处理这种事情,都比他要方便许多。

    ……

    唐家,刚刚得到刑部消息的妇人大步走进堂内,焦急道:“老爷,昭儿怎么会被刑部抓了?”

    唐琦手上拿着一封信,皱起眉头,喃喃道:“刘家、黄家、和穆家怎么牵扯进来的?”

    那妇人摇着他的胳膊,说道:“老爷,您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派下人或者管家去做,现在昭儿被抓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唐琦放下信,说道:“小小书坊,也敢暗讽我唐家,昭儿便是有过激的行为,也属正常,几个小辈打架而已,刑部不会小题大做的……”

    “可昭儿还在刑部……”

    唐琦挥了挥手,说道:“这件事你不用再担心了,我会让三弟去一趟的。”

    ……

    唐人斋,萧珏看了看唐宁,遗憾的说道:“唐家要是派了管家或是下人,这件事情,就大有文章可做,可唐二傻做这件事情,反倒很容易和唐家撇清关系,刑部应该不会怎么罚,最多赔些银两而已……,倒是这《白蛇传》一出,唐家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挽回的名声,就连一点儿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