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无法无天
    对他演技的批判,唐水不是第一个。

    唐夭夭和苏媚都对他的演技做过评价,丝毫不给他面子的用了一个“假”字。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他又不是北影上戏毕业的,也没有学过《演员的自我修养》,在表演上大概也没有什么突出天分,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不错了。

    唐水松了口气,看着他说道:“我不问你了,总之,你自己小心。”

    唐宁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才走进家门。

    唐夭夭说他演技不好也就罢了,连苏媚和唐水也这么说,说明他自己在这方面的确存在不小的缺陷。

    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演技不好,人生这出戏很容易就会演砸了,在这方面,他还得再磨练磨练,提高提高。

    皇宫某殿。

    唐淮在两名宫女的带领下,一路目不斜视,踏进殿内。

    虽说外臣不能进入后宫,但唐家是皇亲国戚,礼部尚书唐淮乃是唐惠妃的亲哥哥,与惠妃之间,并不需要避嫌。

    唐淮刚刚踏进殿内,唐惠妃便快步上前,问道:“怎么样,小妤找到了吗?”

    唐淮摇了摇头,说道:“府里上上下下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她。”

    唐惠妃在殿内踱着步子,问道:“除了家里,她还能去哪里?”

    唐淮语气平静的说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瞧了他。”

    唐惠妃抬起头,问道:“什么意思?”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一个针对我唐家的局。”唐淮语气微叹,说道:“我们还是太大意了,他的每一步,都将唐家算计了进去……”

    “陛下已经对唐家极为不满了。”唐惠妃皱起眉头,说道:“不管是什么局,一定要把小妤找出来,要不然,陛下那里,难以交代!”

    唐淮点了点头。

    现在天下人都相信是唐家将她藏了起来,这一条若是落实,唐家便是欺君,唐家在朝廷虽然权势滔天,但也有些罪名是不能犯的。

    欺君便是其中一条。

    要么将小妤找出来,要么便证明她是真的被人掳走,只是这两条路,都十分艰难。

    ……

    “小姑一定是被那小子带走了!”唐家,唐昭一脸的羞怒,说道:“他这是要置我唐家于死地!”

    唐琦看着刚刚从宫中回来的唐淮,说道:“这件事情,必须要给陛下一个交代。”

    唐淮点了点头,思考片刻,说道:“你去京兆府衙开具一份公文,然后让璟儿回来。”

    唐淮看着他说了几句,唐琦微微点头,说道:“我马上去办。”

    唐昭走上前,说道:“我去就行了,不用叫大哥回来的……”

    唐琦挥了挥手,说道:“这件事情至关重要,你就在家里等消息吧。”

    唐宁拿着一个铜镜,坐在亭中,做出各种表情。

    片刻后,他才叹了口气,说道:“好像是太假了,表情略显浮夸,眼神也很不到位,难怪……”

    他毕竟不是专业演员,对着镜子才发现他的演技有多差,如果在后世娱乐圈,肯定会被人骂作是只有颜值没有演技的小鲜肉。

    他需要逐渐完成从偶像派到实力派,从小鲜肉到老戏骨的转变。

    晴儿从门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惊慌道:“姑爷,外面来了好多官差!”

    唐宁伸手扶住了跨上亭子差点被台阶绊倒的晴儿,说道:“慌什么,我出去看看。”

    唐宁走到外院,看到十余名官差从外面走进来。

    这些人不可能是县衙的,制服不一样,气势也不一样,县衙的衙役,也不会在这里这么放肆。

    一名捕快走上前,问道:“敢问可是唐大人?”

    唐宁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哪个衙门的,来这里干什么?”

    那衙役立刻道:“奉府尊大人之命,搜查此地,还望唐大人配合,这是府衙公文。”

    唐宁接过那公文,看了看之后,说道:“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们想搜就搜的?”

    那衙役道:“此案乃是陛下亲自授意的,唐大人不会想要违抗圣命吧?”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我们的唐家可没有某个唐家那么大胆,连圣命都敢违抗,只是你们想要搜查这里,一封京兆府衙的公文,怕是还不太够。”

    一名华服青年从衙役们身后走出,说道:“你还没有正式入职翰林院,便算不得是朝廷官员,京兆府衙的公文,为何不够?”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是?”

    青年表情平静道:“唐璟。”

    唐宁想了想,问道:“唐淮是你什么人?”

    青年没有回答,那衙差道:“唐璟大人乃是翰林院侍读,是尚书大人长子,此行乃是……”

    “唐家的?”

    唐宁点了点头,下一刻,便一拳头砸了过去。

    “我忍你们唐家很久了!”

    唐璟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便是一黑,身体一个趔趄,鼻血如注。

    唐宁并未停止,又一脚踹了过去。

    “你们太欺负人了!”

    “在你们唐家也就算了,这里是老子的地盘!”

    “搜查,搜你妈个头,你搜一个试试!”

    “你想找人,老子还想找呢!”

    ……

    一众衙役看着已经倒在地上,被唐宁狂殴的青年,面色一变,正要上前,便有两人飞了出去。

    唐夭夭收回腿,问道:“怎么回事?”

    唐宁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谁敢上来,你不用客气,留条命就好!”

    说完,他便重新回过头,又一拳头砸在那唐璟的脸上。

    “翰林院侍读,侍读了不起啊!”

    “妈的,你们唐家欺人太甚!”

    “你还敢躲,你再躲一个试试……”

    ……

    唐夭夭双手环抱,转头看着那些衙役,那些衙役互相看了看,一人说道:“我们人多,不用怕她,先救侍读大人!”

    说罢,十余人一拥而上。

    砰!

    唐夭夭一脚踢在最后一人胸口,那人径直飞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一名衙役能够站起来了。

    唐宁站起身,微微有些气喘,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唐璟,又看了看唐夭夭,说道:“报官吧,这些家伙私闯民宅……,私闯官宅,还想打人,简直目无王法,无法无天!”

    ……

    皇宫,御书房内。

    凌云走上前,低声道:“陛下,唐家二小姐,确实不在唐家,唐家每日车马往来颇多,出城的亦是有不少,不确定是不是将人送出了府,或是直接送出了京。”

    陈皇想了想,问道:“唐宁呢?”

    “状元郎……”凌云想了想,说道:“状元郎的情绪有些激动,方才唐璟随同京兆府衙的衙役,想要搜查他的住处,被他殴打至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京兆府衙的衙役,也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

    “搜查,他们还有脸去搜查?”陈皇敲了敲桌子,思忖片刻,又道:“派两个女官去那里看看吧。”

    凌云又问道:“陛下,那状元郎伤人的案子?”

    陈皇想了想,说道:“好歹也是六品官宅,京兆府衙有什么资格搜查,念在唐璟找人心切的份上,就不治他私闯官宅之罪了。”

    “是。”凌云点了点头。

    陈皇目光又望向另一边,问道:“陈祭酒,你刚才有什么事情要奏?”

    国子祭酒立刻道:“回陛下,赵博士身体每况日下,托臣向陛下告老辞官……”

    “行了,朕准了,赵博士一生为国,辞官之后,朝廷会好生安置。”陈皇思忖片刻,说道:“国子博士一职,不可长久空缺……,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东台舍人唐琦通明经义,倒是适合担任这一职,朝中六位东台舍人,不缺他一个,国子博士的位置,更适合他……”

    国子祭酒听的心肝一颤,东台舍人和国子博士虽然都是五品官,但一个可直接参与国家大事,常侍皇帝左右,顾问应对,另一个,不过是一介学官,这看似平调,其实已经是最大的贬谪。

    没有了东台舍人唐琦,唐家在朝堂上,便相当于是被砍掉了一条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