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五十四章 干姐姐
    唾弃和鄙夷,在短期内,对于唐家无法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还有些事情,并不是寻常百姓能够接触到的。

    便比如唐琦从直接参与国事的东台舍人调往国子监任国子博士,看似平调,实则贬谪。

    唐家三兄弟各自担任朝中要职,唐淮身为礼部尚书,掌科举,掌仪制,东台舍人唐琦有监察百官之责,顾问应对,中书舍人唐靖常随皇帝左右,起草诏书,兼管中书事务,能够直接参与机密的国家要事。

    这三人,便是唐家这只巨鼎的三足,如今唐琦被贬,一足已毁,虽然唐家凭借两足依然能够鼎立,但却没有之前那么安稳了。

    唐家这些年为了扶持端王,在朝中广植党羽,权势过盛,已是朝臣的共识,陛下借此机会,砍去唐家一足,对唐家是削弱也是敲打,想来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唐家亦或是端王,都要韬光养晦,不会再有什么引人注意的举动。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起因已经不重要了,唐家二十年前的错对,唐家二小姐到底去了哪里,都比不上结果重要。

    而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也不乏有心之人,细细想之,这件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有一只无形的推手,一步一步的将唐家推到了绝地,虽然每一步都很微小,但当唐家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然无法回头。

    正式上任之前,唐宁还有最后一段时日的自由。

    他有时候和小意去县衙转转,有时候和小如去三叔的店铺看看,偶尔和萧珏他们去天然居吃饭,更多的时候都在家里待着,教小小读书,顺便帮因为做饭耽搁了功课的方小月写写作业。

    这些日子,京兆府衙的人去县衙搜查过,去三叔的店铺搜查过,也去过天然居,甚至将这一条街上所有的人家搜查了个遍,当然是没有什么结果。

    京兆府衙。

    京兆尹揉了揉脑袋,喃喃道:“一个大活人,到底能去哪里?”

    这些日子,无论是朝廷还是唐家,都对这件案子催的很紧,可他们搜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都没有将人找出来。

    一名面白无须的男子站在他的身后,想了想,说道:“大人,此案并不是什么命案要案,府衙尽力就行,连刑部和宫里都找不到的人,我们找不到,也情有可原。”

    京兆尹再次揉了揉眉心,说道:“宫里倒也罢了,陛下并没有怎么催,倒是唐家那里,催的有些紧啊……”

    白面男子笑了笑,说道:“若是唐家,大人就更加不用着急了。大人不妨想想,能瞒过所有人,将一个人藏得谁都找不到,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办到的……,唐家若是催的不紧,岂不是告诉所有人,事情是他们做的吗?”

    “言之有理。”京兆尹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让他们都回来吧,府衙里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陪他们玩这种藏人找人的把戏……”

    ……

    下午的时候,老乞丐告诉他,这些天在外面盯梢的人都走了,唐宁看到萧珏的时候,说道:“天然居去不去?”

    萧珏怔了怔,说道:“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再吃点,我请客。”

    进了天然居,唐宁将他领到一处雅阁,说道:“想吃什么,随便点。”

    萧珏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问道:“那你呢?”

    唐宁对他笑了笑,“你懂得……”

    萧珏愣了一下,恍然道:“还说你们没什么事情!”

    他此刻才明白过来,唐宁让他过来,并不是想要请他吃饭,而是要用他当做幌子,私会小情人!

    萧珏在桌前坐下,咬牙说道:“我要点最贵的!”

    他就算鱼翅燕窝鲍鱼都点一份,都是免单,唐宁一点儿也不心疼,出了主楼,走到湖边的一处小院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小桃,唐宁看了看她,问道:“你们家小姐在不在?”

    “小姐在房间里。”小桃看了看他,随口说了一句,便走到院子里,继续踢她的藤球。

    唐宁走到苏媚门前,敲了敲门,走进去,看到苏媚搂着那只布娃娃,在床上滚来滚去。

    唐宁问道:“有用吗?”

    苏媚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他,说道:“有用是有用,可还是没你有用,你是来陪我的吗?”

    “这次是有正经事。”

    苏媚皱起鼻子,问道:“陪我就不是正经事了?”

    “额……”

    没等唐宁回答,她便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子,说道:“跟我来吧。”

    唐宁跟着她绕到后院,后院没有门,只有一道围墙,苏媚轻飘飘的飞过院墙,唐宁没有她那么潇洒,但还是轻松的翻了过去。

    苏媚看了看他,说道:“翻墙的动作挺熟练啊。”

    唐宁谦虚道:“翻多了就熟练了。”

    翻墙这种事情,是唐夭夭教他的,唐财主从来都不给他好脸色,唐宁不想走正门遇到他,近些日子越来越喜欢这种简单快捷还方便的方法。

    院墙之外,是另一处院落,这院落没有门,四周都是封闭的,若不是从院墙外面翻进来,一般是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片室外洞天的。

    小院里坐着一位妇人,看到唐宁时,脸上露出笑容,起身道:“宁儿,你来了……”

    其实按照唐宁原本的打算,在经过《白蛇传》和《宝莲灯》的冲击之后,唐家若是还想要颜面,在舆论的攻势下,或许会做出某处妥协。

    但事实与他预料的并不相同。

    任百姓如何谩骂鄙夷,唐家都不为所动,将不要脸进行到底,于是唐宁只好比他们更加不要脸。

    只是一时冲动的做出某件事情很容易,但善后工作却很难。

    若是将她藏在宅子里,很容易就能被人找到,所以他需要找一个能够信得过的,也有能力将她藏起来的人。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这么算起来,他和苏媚至少是几万年的缘分了。

    唐妤握着他的手,说道:“你在外面要小心些,遇事不可冲动,要以安危为重。”

    放心吧,唐宁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光明正大的出去。”

    唐妤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又能时常见到你,已经很满意了,你要好好谢谢媚儿……”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他在院内坐了一会儿,说了会话,才重新回到苏媚的院子。

    苏媚回头看着他,说道:“你这可是欺君之罪,要是被发现了,是要掉脑袋的,你就不怕我告发你?”

    “不怕。”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相信你。”

    苏媚眼中的神采一闪而逝,眨了眨眼睛,说道:“你都不知道我的底细,还敢说相信我,你难道不知道,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吗?”

    唐宁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道:“你漂亮吗?”

    苏媚微笑的看着他,将指节捏的直响,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挺漂亮。”唐宁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

    苏媚脸上的笑容更盛,问道:“咱娘刚才说了,让你好好谢谢我,你打算怎么谢?”

    唐宁纠正道:“什么咱娘,那是我娘。”

    苏媚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还不知道啊,我已经认她做干娘了……”

    唐宁怔了怔,问道:“什么时候?”

    “昨天。”

    难怪刚才她称呼苏媚为“媚儿”,听的唐宁感觉怪怪的。

    他看着苏媚问道:“你要怎么谢?”

    苏媚想了想,说道:“这可是天大的恩情,要不你以身相许吧。”

    “这个不行。”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许给别人了。”

    “那你就经常来这里,陪陪咱娘吧。”苏媚揽着他的肩膀,说道:“最少五天一次,要听话哦,干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