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五十五章 找他算账!
    苏媚走回房间,走到床边,在那大布娃娃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一名老妪从里间走出来,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该揽下这个麻烦的。”

    “这算什么麻烦?”苏媚毫不在意的说道:“又没有耽误正经事,我也不是你们的仆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老妪眉头微皱,说道:“我养你这么大,不是让你顶嘴的,你这些天和那个小子接触太多,和他学坏了。”

    “什么和他学顶嘴不顶嘴的,一把年纪,说话不害臊……”苏媚斜瞥了她一眼,说道:“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误了咱们的事。”

    ……

    莫名其妙又多了一位干姐姐,唐宁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还没有这一层关系的时候,苏狐狸在他面前已经快要上天了,现在她又有这一层关系做借口,还不真的上了天?

    一个表姐姐,一个干姐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不友好,还好还有小如和小意,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他带来些许安慰。

    他本打算在家里再懒散几天,但萧珏已经进宫去做他的羽林都尉了,顾白和崔琅一个月以前就进了翰林院,他再拖下去,怕是就会有人上门来催了。

    更何况,陈皇上次也说了,让他早些入职,如今马上就要到八月,距离最后的期限没剩几天,唐宁便是不情愿,也得老老实实的去报道。

    翰林院和六部衙门不同,翰林院的重要职责之一,便是作为皇帝的秘书和顾问,做秘书的,自然得跟在老板身边,有些不需要皇帝亲力亲为的事情,便直接丢给秘书干了。

    因此,翰林院的位置,也在皇宫之内。

    唐宁的官职是翰林修撰,具体干什么活,还要看安排,他从六品的官职,在翰林院中不高也不低,上面还有正五品的翰林学士一人,从五品的侍读学士侍讲学士各两人,正六品侍读侍讲各两人,此外,和他官阶相同的翰林修撰,也还有几人。

    在宫门口凭借印信进了宫,之后便由一名小宦官带到了翰林院。

    昨日便和顾白约好,唐宁到翰林院门口的时候,顾白正在门口等着他。

    “学士大人今天不在,我先带你去报道。”顾白在翰林院已经待了一个多月,自然比他熟悉的多。

    翰林院的规模,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一排排的值房中,影影绰绰,顾白直接将他领到了最里间的一处房内。

    顾白走到里间,对两名官员说道:“康大人,方大人,我带新科状元来报道了。”

    其中一人站起身,看着唐宁,说道:“状元郎可总算是来了,陛下这些日子派人问了数次,若是你再不来,本官可要亲自登门了。”

    唐宁歉意道:“近些日子家中出了些事,耽搁了些时日,还请康大人见谅。”

    “无妨,无妨。”康大人摆了摆手,他自是知道这位状元郎口中说的“出了些事”是什么事,他这些日子和唐家相斗,可是惊掉了京师无数人的下巴,虽然结局他还是没有赢,但唐家输的更惨,输名更输人,这是唐家近十几年来,吃的最大的一次亏。

    康大人看了看他,说道:“你刚来翰林院,这两日,便先让顾白带你熟悉熟悉这里,至于你以后要做什么,陛下可能会另有安排。”

    这位康大人只说了几句,便让顾白带他去翰林院四处转转。

    至于那位方大人,自唐宁进来,他便趴在桌上睡觉,连头也没有抬起一次。

    顾白和他走出去,说道:“我先带你认识认识翰林院的诸位大人,学士大人平日里公务繁忙,很少来翰林院,刚才我带你见过的,是康大人和方大人,他们两位都是侍读学士,在这翰林院中,除了学士大人之外,便是他们的权力最大。”

    唐宁回头看了一眼,说道:“那位方大人是怎么回事?”

    “方大人?”顾白摇了摇头,说道:“他是一个怪人,不管翰林院的事情,你平日里当他不存在就行,也不要去招惹他,学士大人不在的时候,翰林院内的事务,一般都是由康大人做主。”

    顾白随后又带他见了两位侍讲学士,侍讲,之后便走进另一座值房,说道:“这位是侍读王大人。”

    侍读是正六品,比唐宁高了半级,互相认识之后,唐宁随口问了一句:“只有一位侍读吗?”

    那位王侍读摇了摇头,说道:“唐侍读前些日子被人殴打受伤,现在还未痊愈。”

    “……”唐宁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叹息道:“真是太过分了。”

    对那位和他同姓的侍读表示了同情了遗憾,唐宁又在其他值房转了一圈,刷了个脸,在顾白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值房。

    值房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人,办公区域是分开的,彼此又用珠帘隔开,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

    唐宁刚来翰林院,并没有给他分配什么任务,写满了翰林院规章制度的书,唐宁一页一页的翻开来看。

    翰林院最高的官员才五品,整个翰林院,若是没有特诏,只有一位翰林学士,两位侍读学士,两位侍讲学士有资格上早朝。

    这意味着,他不用每天起那么早,大概早上七点左右到衙门点卯,下午三点就能收工回家,五日一休沐,上五天班休息一天,也还算人性化。

    当然,即便是这些规矩,也是弹性的,唐宁用最快的速度扫了一遍,觉得也还可以接受。

    他在值房中扫着条文,整个翰林院,却因为他的到来,变的有些沸腾。

    “这位新科状元,总算是到了,这一个月,可只剩他一个没有入职了。”

    “他也是连中三元,不知道他和方学士相比,谁更厉害一点?”

    “这个还真不好比,两个人都是连中三元,据说方大人当年,第一场也是全答全对,策论更是被联名举荐,几乎是横扫了当年的考生……”

    “方大人虽然厉害,但诗疯子也不是吃素的啊,据说他的策论虽然平平,但眼光实在毒辣,而且他的诗词才叫厉害,往上数几百上千年,怕是也不属于那些文豪……”

    “我听说啊,唐侍读受伤,这些日子休养在家,就是被他打的……”

    “我们翰林院,以后可要热闹了……”

    ……

    御书房,陈皇看了几封奏章,魏间才凑上来,说道:“陛下,小唐大人今日入职翰林院了。”

    “哦?”陈皇放下笔,说道:“他终于舍得来了。”

    魏间道:“康学士遣人来问,陛下对他,有没有什么安排?”

    陈皇想了想,说道:“既然他来了翰林院,圆儿也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胡闹了,圆儿既然愿意听他的话,就让他除了翰林院的事务之外,再负责圆儿的功课事宜。”

    魏间点点头:“老奴这就让人传话。”

    后宫,某处宫殿。

    一名俏丽的宫女快步走进宫内,说道:“殿下,那个人今天进宫了。”

    十五六岁的少女趴在床上,翘起两只小腿,没有规律的晃荡着。

    她将一块果脯塞进嘴里,问道:“谁进宫了?”

    宫女小声道:“就是伤了唐璟公子的那个。”..

    “什么!”少女从床上蹦下来,俏脸上满是怒容,说道:“那个恶人,竟敢打伤璟哥哥,害得我有好一阵子都没有见到他了,你去叫几个人,我们找他算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