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刁蛮公主
    “他,他又殴打了方哲?”陈皇怔怔的站在原地,难以置信道:“他和方哲有仇?”

    凌云摇头道:“臣不知。”

    陈皇想了想,问道:“方哲人怎么样?”

    凌云道:“皮肉伤,没有什么大碍。”

    陈皇皱起眉头,说道:“无缘无故的,他揍方哲干什么,你随朕去看看。”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道身影从外面跑进来,将他紧紧的抱住,抽泣道:“父皇,你要替我做主啊……”

    陈皇低头看着那少女,问道:“蔓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少女抹了抹眼泪,说道:“就是那个叫唐宁的恶人!”

    陈皇大惊:“什么,唐宁欺负你了,他怎么欺负你的?”

    “他,他竟敢凶我!”少女揉了揉眼睛,说道:“父皇,你要替我报仇啊,嘤嘤嘤……”

    陈皇想了想,点头道:“蔓儿放心,父皇一会就替你报仇,父皇让人去砍了他的脑袋。”

    少女脸色一慌,抱着他的胳膊,急忙道:“父皇,我,我没让父皇砍他脑袋,你就让人打他几板子就行了……”

    陈皇勾起嘴角,问道:“好好的他怎么会凶你呢?”

    少女绞着手指头,说道:“他,他打了璟哥哥,我气不过,找他理论,然后他又打了那个人,还凶我,很凶很凶的,嘤嘤嘤……”

    陈皇看着她,笑问道:“他为什么要打人呢?”

    少女皱起好看的眉头,气呼呼的说道:“因为那个人推倒了一个小妹妹,他可真坏,连小孩子也欺负,比那个唐宁还要坏一点,不,坏很多!”

    陈皇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放心吧,父皇会为你做主的。”

    少女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道:“父皇最少要打他十板子,打的他屁股开花!”

    ……

    宫内某处偏殿,一名太医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回陛下,回娘娘,方大人的伤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不用敷药,不日便好。”

    方淑妃松了口气,眉头又皱了起来,喃喃道:“唐小神医怎么会动手殴打他,他平日里谁也没有得罪过谁……”

    秀丽少女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他活该,欺负小孩子,这是坏人打坏人……”

    方新月轻轻拽了拽淑妃的衣袖,眼里满是泪水,说道:“姑姑,求求你,不要把唐宁哥关进牢里……”

    方淑妃怔了怔,便立刻想通了这其中的细节,表情微怒,说道:“这个不像话的混账,唐小神医打得好,陛下,这不关唐小神医的事情,臣妾会让大哥回去好好训戒他的!”

    得到消息,匆匆来迟的方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对陈皇行了一礼,这才看着方淑妃,问道:“怎么样了,四弟没事吧?”

    “没事!”方淑妃牵着方小月的手,说道:“唐小神医打得好,这几拳最好能打醒他,你看看他这些年的样子,成何体统!”

    “消消气,消消气。”陈皇看着方淑妃生气的样子,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既然淑妃都这么说了,朕便不治他的罪了,凌云,放他回去吧。”

    唐宁被关在某处偏殿,等待陈皇的处罚结果。

    萧珏站在他的身边,一脸哀叹道:“方哲又哪里惹到你了,他这个人平时就很怪,不仅是你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还是方淑妃的弟弟,你把他打成这样,这间事情肯定无法善了,以后你在翰林院,还怎么混下去?”

    唐宁刚才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将方小月当妹妹看,有人欺负了他的妹妹,他当然不会忍着。

    只是没想到方学士居然是她的父亲,不知道为何,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唐宁反而更想揍他,甚至有些后悔刚才的拳头太轻了。

    他想到这里,凌云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唐大人,你可以走了。”

    萧珏抬起头,诧异道:“陛下怎么罚他的?”

    凌云道:“方淑妃和方鸿大人为他说了请,陛下没有罚他。”

    “这也行?”萧珏有些意外,又有些遗憾,他平日里也看那方哲不顺眼,刚才应该上去揣上两脚的。

    唐宁走出偏殿,只有方鸿一人在外面等着。

    方家的情况,他之前便有所了解,方家兄妹四人,方鸿是长兄,接着便是方淑妃,方家老三早年夭亡,方小月的爹是老四,只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方家老四,居然就是那位半死不活的方学士。

    方鸿看着他,叹了口气,解释道:“小月的父亲早年因为某些事情,性情大变,这十几年来,一直如此,因此我才让小月和她的母亲待在灵州老家,直到前些日子,才将她们接回来。”

    唐宁平静道:“不管他的性情如何变,他始终是一个父亲。”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方鸿看着他,说道:“小月是无辜的,我知道你对她好,她也愿意亲近你,这两天,便先让她住在你家里吧。”

    唐宁和方鸿分别,走到某处宫殿旁边时,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站在殿前,暗暗抹着眼泪。

    她虽然年纪小,但却超乎常人的坚强,唐宁远远的看着她,心中莫名的一疼。

    他走过去,对她伸出手,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她从怀里掏出手帕,说道:“千层糕还有一块,是干净的。”

    唐宁拿过那块千层糕,分开两半,将一半递给她。

    方小月牵着他的手,迈出一步,脚下一崴,身体晃了晃。

    唐宁看着她蹙起的眉头,蹲下身子,说道:“上来吧。”

    宫门口处,夕阳下,背着少女的身影被拉的老长。

    方小月趴在唐宁的背上,习惯性的碎碎念。

    “我爹很厉害的,以前也考过状元,和唐宁哥一样。”

    “不知道爹爹和唐宁哥谁更厉害,但是爹爹打不过唐宁哥……”

    “本来有好几块千层糕,可惜都脏了,要是赵圆刚才在就好了,他不嫌脏,给什么吃什么……”

    ……

    皇宫,秀丽少女摇着陈皇的胳膊,不满道:“父皇,你怎么把那个坏人放走了呢,你明明答应我,要给我出气的……”

    陈皇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他揍唐璟,是因为唐璟闯入了他的家,他揍方哲,是因为方哲欺负了那个小姑娘……,现在你还觉得他是坏人吗?”

    少女想了想,皱眉道:“那他还凶我呢!”

    她眼珠一转,说道:“父皇,朝廷里面有这么多官,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要不你让他来我的宫里当宦官吧!”

    陈皇连忙道:“这可不行,这别的官少一个不少,他可不能少,我陈国十几年才出了这一个三甲状元,怎么能让他进宫,再说了,他也早有家室,父皇怎么能拆散别人……”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少女可怜兮兮的说道:“连这点儿要求都不答应,父皇都不疼蔓儿了,嘤嘤嘤……”

    陈皇拍了拍她的手,说道:“蔓儿,不要胡闹了,父皇还要批阅奏折,你自己出去玩吧。”

    “哦……”少女应了一声,极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她走出御书房,脸上露出羞恼之色,握起小拳头,喃喃道:“你这个恶人,敢凶本公主,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本公主手上!”

    想到那恶人落在她的手里,被她扒掉裤子打板子的情形,少女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