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五十八章 陈年旧事
    唐宁和方小月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岳父岳母也在。

    “小月,多吃点,看看你现在瘦的……”饭桌之上,陈玉贤看着方小月,心疼道:“眼睛怎么肿了,是不是在宫学里被人欺负了,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先生,让先生惩罚他们。”

    “没有人欺负我。”方小月又恢复了开朗,吃完了饭,便和小小去院子里玩了。

    陈玉贤又看向唐宁,问道:“宁儿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翰林院事情很多吗?”

    “没有,是有些事情耽搁了。”唐宁摇了摇头,忽然看向钟明礼,问道:“岳父大人听说过方哲吗?”

    “方哲!”

    唐宁注意到,自己的岳父大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拿着筷子的手明显抖了抖。

    陈玉贤诧异道:“是十四年前的那个方哲?”

    唐宁没有想到,连岳母大人都听过方哲的名字,而且还在前面加上了“十四年前”,他此刻更加的好奇,方小胖父亲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四年前,又有什么陈年旧事,能让方哲这个名字,被并不太关注朝事的岳母大人记住。

    钟明礼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方哲是陈国开科举以来,第一位三甲状元,他学识渊博,从州试到省试,场场头名,第一场如你一样,皆是全答全对,在当年的诗坛,也是独领风骚,不仅如此,他还精于策论,还未进士及第,便为朝廷献上了许多实策……”

    “什么,他就是那个禽……”唐宁本想说禽兽的,但转念一想,这样似乎有将自己也骂进去的嫌疑,立刻改口:“他就是另一位三甲状元?”

    他能考取三甲状元,一分靠运气,九分靠开挂,能凭借自身实力做到这一点的,禽兽二字已经不能形容,简直是禽兽中的战斗兽。

    “方哲和你岳父是同年进士。”陈玉贤又补充一句道。

    唐宁恍然大悟,难怪岳父大人听到他名字的时候,表现的如此奇怪。

    遇到这样一个全方位碾压的对手,对所有同年考生来说,都是噩梦。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那一年科举,众人只知三甲状元方哲,其余考生的光彩,全被他一人遮盖……,可如今,这些人中,有人已经官至三品四品……,方哲现在,应该还在翰林院吧?”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他如今是侍读学士。”

    曾经的状元变成侍读学士,这其实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对于历年的状元来说,翰林院只是他们进入朝堂的跳板,他们只会担任翰林修撰,之后少则一年,多则两年,就会进入各部,掌管实职。

    在翰林院之内晋升的,都是些没什么前途的人。

    三甲状元,居然在翰林院待了十四年,这是极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唐宁想了想,说道:“方侍郎说,当年因为某件事情,导致他性情大变……”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方哲当年与一位姑娘两情相悦,但方家早已帮他安排好了一门亲事,方哲成亲之后,那女子积郁成疾,不久便郁郁而终,自此方哲性情大变,无心朝事,每日浑浑噩噩……”

    唐宁走出房间,看到和小小在院子里一起练武的方小月,心中轻叹口气。

    方哲曾经喜欢过的女子郁郁而终,那不必说,方小月的母亲,就是方哲遵从家族安排娶的那位女子,因为这个原因,方哲对她们母女,一直没有什么情谊。

    对于这位方学士的遭遇,唐宁深表同情,他是这种封建制度的受害者,但与此同时,无论是对于方小月还是方府的那位四夫人,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是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

    因为心爱的女子自暴自弃十四年,也说明他是一个重情之人,但他重的,却不是对于妻子,对于女儿的爱护之情。

    方新月缓缓走到他身边,说道:“唐宁哥,你不要再打爹爹了,爹爹心里也很苦。”

    唐宁抚了抚她的头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再和他动手了。”

    第一天入职翰林院,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并非唐宁所愿,他觉得自己近些天来,和唐家斗智斗勇,心里一定积蓄了不少的怨气和怒气,这会使人变得暴戾,需要尽快的发泄出来。

    他决定去找唐夭夭练练,要么打她一顿,要么被她打一顿,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能抒发一下心中的郁郁之气。

    他翻墙跳到唐夭夭院子的时候,只有秀儿在院子里。

    唐宁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问道:“你家小姐呢?”

    秀儿对他的从天而降已经习以为常,说道:“小姐出去谈生意了。”

    唐宁知道唐夭夭这几天比较忙,她要从唐财主手里,把应该属于他们的生意夺回来,并且还要扩展他们在京师的生意。

    她是有着远大志向的,势要超过她爹的产业,成为陈国第一个女首富。

    唐宁对她的决定向来支持,每个月只要一定的分红,其他的钱任她折腾。

    双唐合璧,天下无敌,唐财主的家产迟早要交在她手里,她的钱超过唐财主是早晚的事情。

    “你就不能听一次爹的,唐家的生意交给你打理,不比你自己瞎折腾好吗?”

    “我没有瞎折腾,爹你别忘了,我已经赚了一百万两银子了。”

    “那是你赚的吗,那是你赌的!”

    “哎呀爹,总之你别管了,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

    听到院外传来唐夭夭和唐财主对话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现在翻墙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唐宁三步并作两步,闪进屋里。

    唐夭夭踏进院子,径直走进房间,唐财主跟进去,坐在桌前,倒了杯凉茶,平息了一会儿,才说道:“爹不希望你能做出什么大事情,只要你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就好,这件事情,你想做就去做吧,遇到了什么问题,记得告诉我。”

    唐财主喝完了茶,便叹息着离去。

    唐宁从柜子里出来,说道:“你爹其实很疼你的。”

    唐夭夭吓了一跳,站起身问道:“你躲在柜子里干什么?”

    唐宁解释道:“你爹不太喜欢我,我只好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今天没心思打牌。”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来找你打牌的。”

    “不是打牌你找我干什么?”

    “打我。”

    ……

    一刻钟之后,唐宁躺在后院的草地上,和唐夭夭运动了一番之后,虽然全身上下哪里都疼,但心里却十分的畅快和舒服。

    心情郁闷的时候,果然是要想办法发泄一番才有用,即使全程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心里的郁郁之气也一扫而空。

    唐夭夭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心情果然好多了,要不这样,以后你要是不开心了,还来找我揍你,这样我们两个都会开心。”

    “不用了。”唐宁连忙说道。

    他又不是抖,不被她凌辱一番就不舒服,可惜他认识的人都比他强,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有来有往,大战三百回合,一定更加畅快。

    他将双手枕在脑后,长舒了口气。

    翰林院的入职初体验并不愉快,不知道以后,又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即便是走了领导,该上班还是要上班,第二天一早,唐宁还是按时的来到了翰林院。

    没有人给他安排工作,也没有人提起昨天的事情,他在值房里写了几卷《倩女离魂》,中午又吃了一顿并不算好吃的工作餐,很快就熬到了放衙。

    翰林院距离宫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今天中午的那一顿工作餐让吃惯了小如和小意手艺的他极不习惯,宫里的御厨对皇家和官员的态度全然不同,他决定还是明天从家里带饭。

    砰!

    唐宁低头想着事情,冷不防一道身影从旁边撞过来,他打了一个趔趄,那身影则是直接摔在了地上。

    唐宁低头看去,发现撞他的正是他昨天见过的那名少女。

    少女手里拿着一个线毂,显然是在放风筝,刚才应是没注意,唐宁也不打算和他计较。

    “你,你好大的胆子!”少女拿着线毂,刚刚说了一句,抬起头时,忽然一怔,随后脸色就立刻一白,扔下线毂,大呼小叫的跑了。

    “殿下,慢点跑……”身后的宦官宫女慌忙的追了上去。

    唐宁撇了她逃跑的方向一眼,摇头道:“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