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嘤嘤公主
    “凝凝姑娘?”

    “就是写《白蛇传》、《宝莲灯》和《天仙配》的凝凝姑娘。”

    唐宁将提起的笔放下,说道:“认识。”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经过了上次一事,京中谁不知道唐人斋是他在掌控,甚至还有一些不实传言,说唐凝凝就是他,民间对此的猜测更是多了去了。

    这年头,女子起男子笔名,男子取女子笔名的很多,早就不新鲜了。

    “真的!”赵蔓很是惊讶,喃喃道:“唐宁,唐凝凝……,凝凝姑娘是你的姐姐还是妹妹,你介绍给我认识好不好?”

    “不好。”

    不知道这丫头是真傻还是装傻,前两天还想方设法的陷害他,现在就这么直白的求自己帮忙,别人拿她当公主宠着她惯着她,他的公主是小如小意,是小小,可不是这个公主病少女。

    赵蔓有些着急,问道:“为什么不好!”

    唐宁摇头道:“她怕生,不见外人。”

    赵蔓想了想,说道:“那你看完了市面上还没有开售的稿子,能不能也让我看看?”

    “不能。”

    赵蔓更加着急,“为什么!”

    唐宁老实的说道:“因为你前两天陷害我,想让陛下打我的板子。”

    “……”

    赵蔓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她想了想,噘着嘴说道:“那,那是因为,因为你欺负唐昭哥哥,唐璟哥哥……”

    “那我不管。”唐宁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你陷害我,所以我不给你看。”

    她看着唐宁,哭诉道:“你,你欺负我,嘤嘤嘤……”

    唐宁不为所动。

    “你……,你等着!”少女瞪了他一眼,扭着屁股生气的离开,唐宁重新提起笔,希望她不要再过来烦他了。

    御书房,少女挽着陈皇的胳膊,委屈道:“父皇,他欺负了唐昭哥哥,唐璟哥哥,现在又来欺负我了……”

    陈皇放下朱笔,说道:“你叫唐昭哥哥,叫唐璟哥哥,其实也应该叫他一声哥哥的。”

    少女生气道:“我才没有这样的哥哥!”

    “蔓儿不要再胡闹了。”陈皇看着她,摇了摇头道:“他从小就受了不少欺负,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你可不要再欺负他。”

    少女冷哼一声,说道:“哼,我就见他欺负过别人,还有谁能欺负他!”

    陈皇看着她,解释道:“你不知道,这二十年前……”

    片刻后,少女眼眶红红的,抹了抹眼泪,问道:“那,那后来他娘呢?”

    陈皇摇了摇头,说道:“不见了。”

    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少女顿时同情心泛滥,喃喃道:“啊,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他娘,比蔓儿还可怜……”

    ……

    写了近一个时辰,唐宁出值房透了透气,回来的时候,发现赵蔓居然又坐在他的位置上了。

    赵蔓指着他,说道:“你骗我!”

    唐宁看着她,问道:“我骗你什么了?”

    赵蔓指了指纸上刚刚干涸的墨迹,说道:“《天仙配》是你写的,你就是唐凝凝?”

    “我有说我不是吗?”

    “你也没有说你是!”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不是?”

    ……

    赵蔓被他说的有些晕,将桌上的纸卷折起来,说道:“我拿回去看了。”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没有同意,你这就是抢。”

    赵蔓不屑道:“我就抢,你怎么着吧?”

    见唐宁走过去,她急忙将折好的纸卷塞进胸口,说道:“你敢来拿吗?”

    唐宁还真不敢。

    这要是被人看到,这小丫头片子再大喊几声非礼,他的清白就全毁了。

    清白还是其次,非礼公主,猥亵少女,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是大罪。

    他和她保持着三步的距离,说道:“你看吧,看完了还给我,我只有这一份。”

    赵蔓对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个鬼脸:“不还不还就不还,谁让你欺负我!”

    不还就不还,不还他就不要了,不过,他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希望她以后不要后悔。

    ……

    自上次陛下突访翰林院之后,整个翰林院的风气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各处值房中,再也没有了下棋聊天的官员,众人各司其职,即便是没事,也会找些事情来做,让诸位新晋翰林身上的压力倍减。

    有此变化的,不止是翰林院。

    包括六部在内,京中各个官衙,都进行了衙门风气的大整顿。

    除了狠抓迟到早退,消极怠工之外,也对衙门上下的卫生进行了大清扫。

    毕竟,陛下今日来了翰林院,明天就可能去国子监,过两天又可能会突访六部中的某一个衙门,防微杜渐,有备无患。

    “蔓儿出的这个主意是真的好。”陈皇看了看魏间递上来的一份奏章,说道:“以后朕每月都会抽时间去两个官衙转转,让那些尸位素餐,消极怠工的家伙都给朕小心了,抓到一个,朕就严惩一个!”

    魏间笑了笑,躬身道:“陛下英明。”

    陈皇放下奏章,问道:“草原上的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

    魏间道:“回陛下,还没有谍报传回来,但前段时间,朝廷派出去的商队,已经和术虎部建立了联系,他们愿意用马匹换取我们的兵器和粮食,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

    “草原上的马匹是好东西啊……”陈皇点了点头,又问道:“楚国呢?”

    魏间继续说道:“楚国选择扶持夹谷部,他们的速度,应该比我们还快上一些,想来早就筹备完毕了,如此一来,草原之危可解。”

    完颜部再强大,也只是草原上的一个部族,对上联合起来的两大部,便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如今他们需要面对的,不仅是夹谷和术虎两大部,还有他们背后的陈国和楚国,近乎不可能取胜。

    陈皇望着殿外,缓缓道:“草原之危可解,可楚国之危,却是日渐紧迫了。”

    楚国日渐强大已是事实,虽说陈楚交好已有多年,但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一旦楚国的国力超过陈国,友邦转眼便可变成敌邦。

    魏间想了想,说道:“虽说当代楚皇乃是一代雄主,但近两年,他的身体似乎不太好,楚国太子平庸,以后的事情,可说不准呢,陛下何必担忧……”

    陈皇叹了口气,说道:“朕不得不担忧啊,当代楚皇,乃是罕见的中兴之主,楚国在他手中,国力日增,虽然他这两年身体有恙,但他那位同父同母的胞弟,也是雄才大略,摄政两年,楚国越发富强……,再看我陈国,让朕怎么能安心放手?”

    魏间笑了笑,说道:“我朝两位状元三元及第,经天纬地,朝中亦是有无数贤臣,乃是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盛况,陛下多虑了啊……”

    ……

    长宁宫。

    赵蔓看完了最新的一卷《天仙配》,整个人有些发懵。

    以前她在看《天仙配》的时候,代入的自然是七仙女,因她的遭遇,时而揪心,时而欢喜。

    毕竟,那七仙女是天帝的女儿,她是皇帝的女儿,她们身份相似,很容易便能代入进去。

    可今天她看了《天仙配》的新卷,写到了一位人间的公主,那位公主刁蛮任性,野蛮无理就不说了,总喜欢抢别人的东西,除此之外,还喜欢嘤嘤嘤……

    他,他还给这位公主起了个绰号,就叫“嘤嘤公主”……

    看了这一卷,她便再也无法代入七仙女了。

    “气死我了,他是故意的!”

    少女将那几页纸撕的粉碎,粉面含煞,满床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