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好哥哥
    “你是故意的!”

    唐宁摊开纸,提起笔,赵蔓就像是一只生气的小母鸡,眼睛瞪的圆鼓鼓的,站在对面看着他。

    唐宁将椅子向后面挪了挪,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别人看了误会。

    赵蔓双手绞在一起,身体左右摇晃,“我不管,我不要做嘤嘤公主。”

    “谁说你是嘤嘤公主了,嘤嘤公主喜欢抢别人东西,公主殿下也喜欢吗?”

    “你……”

    赵蔓拍了拍小胸脯,笑着说道:“人家当然不喜欢了,那你打算怎么写嘤嘤公主呢?”

    唐宁想了想,说道:“这只是一个不重要的小配角,让她去和亲吧,还能为国家做点贡献,以后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不要!”赵蔓有些着急,说道:“我不要……,我不要嘤嘤公主去和亲!”

    “那让她随便嫁给哪个王公贵族的子弟?”

    “也不行!”

    “找个理由让她病死?”

    “不行不行不行!”

    ……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唐宁将笔递给她,说道:“笔给你,你来写。”

    “我写和你写不一样……”赵蔓扭了妞腰肢,说道:“好哥哥,你就把嘤嘤公主写的好一点嘛……”

    啪嗒!

    啪嗒!

    两名看似在办公,其实全部注意力都在这边的翰林修撰手中的笔掉落在桌上,心中更是忐忑惶恐。

    唐修撰不仅是学士大人眼中的红人,更是陛下眼中的红人,上次陛下突然来翰林院,他们没有叫醒他,就已经得罪过他一次了。

    这几日,他们本想找个机会赔罪,但还没来得急开口,这一次有撞到了一些不应该被他们看到的事情,唐修撰他们得罪不起,公主更是得罪不起。

    不行,这个地方,他们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必须尽快求学士大人帮他们换一个值房,再在此地久留,别说仕途,怕是小命都难保!

    “停!”

    这嘤嘤公主的一声“好哥哥”,让唐宁忍不住一个激灵,急忙道:“公主殿下叫我唐宁就好。”

    赵蔓看着他,说道:“我叫唐昭哥哥,也叫唐璟哥哥,当然也能叫你哥哥了。”

    居然拿唐二傻和他比,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唐宁不敢和公主称兄道妹。”

    “不说这个了。”赵蔓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唐宁喝了口水压惊,问道:“什么交易?”

    赵蔓笑嘻嘻的看着他,说道:“我呢,以后不和你作对,也不让父皇打你板子,你呢,就把嘤嘤公主的结局写的好一些,以后如果有新稿子,也先让我看看,怎么样?”

    这就是典型的恶人思维,因为我不找你麻烦,所以你要听我的话,要是别的嘤嘤怪对他这么说,唐宁一巴掌就抽过去了。

    可谁让这个嘤嘤怪是公主呢,皇家的人都是得罪不起的。

    随便给她个结局把她打发了就行,省得她整天来自己这里作妖,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他在宫里勾搭公主,他以后还怎么做人?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成交。”

    他扯过来一张纸,说道:“立个字据吧。”

    赵蔓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相信你。”

    唐宁坚持道:“还是立一个吧。”

    他也相信自己,关键是他不愿意相信某人,还是立字据好一点,白纸黑字的,谁都别想抵赖。

    赵蔓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才反应过来,看着唐宁,恼怒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送走了嘤嘤公主,唐宁才有时间开始忙碌。

    与此同时,某处值房中,翰林学士看着两名翰林修撰,皱眉道:“你们要换值房?”

    翰林院中,一般是三人或四人一间值房,品级较低的官员,则是六人或八人,这都是安排好的,岂能说换就换?

    一名翰林修撰解释道:“学士大人,我二人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唐修撰乃是国之栋梁,我等平日里进进出出,甚是麻烦,怕是会影响到他,虽然唐修撰不介意,但我们心中却是过意不去……”

    另一名翰林修撰瞥了他一眼,心中暗叹,他居然能想到这样的理由……

    周学士看着他们,说道:“翰林院中的值房并无多余,你们平日里进出小声一些不就行了?”

    那修撰立刻道:“大人,我们不用占用别的值房,和其他同僚挤上一挤就行了……”

    周学士拍了拍桌子,说道:“放肆,你们这是在和本官讨价还价吗?”

    两名修撰对视一眼,跪伏在地,说道:“求学士大人体谅!”

    周学士看着他们,惊诧道:“你们这是……”

    ……

    唐宁吃完午饭,散步回来,刚刚走进值房,又退了出来。

    再次确认了一番,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走错。

    他重新走进值房,看着两张空空如也的桌案,有些愣神。

    这间值房之内,算上他,共有三名翰林修撰,而此时,另外两名修撰的地方,已经被搬空了。

    顾白从旁走过来,说道:“学士大人说,要给你一个安静的环境,让吴修撰和胡修撰搬进了其他的值房,以后这里就是你一个人的地方了。”

    看着空了许多的房间,唐宁的心情都莫名的好了许多。

    一个人的办公室,当然要比和人分着用好,有自己独处的空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关上门来,谁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后世那些大领导大老板,哪个不是单独的办公室?

    周学士对他真的是体贴入微,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给他配一个秘书什么的……

    翰林院的工作,可谓是清闲到了极点,清闲的唐宁都有些闲不住,一个人的值房,不见人影,甚至没有人说话,时间久了也挺无聊的。

    无聊的也不止是翰林院,这段日子,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都格外的平静,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原以为唐家在吃了那么一个大亏之后,会立刻施展狂风暴雨般的报复,并且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的是,这段时间内,唐家竟是彻底的安静下来,就连端王都老实了许多,不在朝堂上和康王处处作对,唐家和端王一系,行事低调至极。

    当然,端王低调,康王便高调了起来。

    接连的胜利,使得康王在朝中的影响,短时间内超越了端王,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热打铁,稳固势力。

    唐宁没有关注这些,几天前,从灵州寄过来了几瓶样酒,虽然整个酿酒过程还未结束,但这个阶段的酒,品质已经远超市面上所有的美酒了。

    这导致老乞丐这几天一直都是醉生梦死的,小小正好可以歇上一歇。

    岳母大人之前就说过,让他们不忙的时候,就来县衙吃饭,唐宁每隔几天就会和她们去一次。

    近来吃饭的时候,岳父大人露面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

    做平安县令,要比当初做永安县令忙碌的多,毕竟京师是人口重镇,每天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知道有多少,整个县衙都忙不过来,岳父大人的清闲就显得很奇怪。

    不仅清闲,他似乎还有心事,喝酒的频率比往日稍高。

    唐宁吃完饭,在县衙里消食的时候,正好碰上彭琛,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县令大人最近又遇到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