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七十一章 下不为例
    “姐。”

    唐宁看着苏媚,毫不犹豫的说道。

    能用一声“姐”就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累死累活的查卷宗找线索,一年前都没有破的案子,指望他们在短时间里破掉,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着。”

    苏媚风情款款的看了他一眼,走出房间。

    唐宁坐在桌前,倒了杯茶,左右看了看,发现苏媚的房间比他之前见到的干净整洁多了。

    看来小桃这个懒丫鬟,终于明白做丫鬟的职责,不是整天在院子里踢藤球。

    上次送她的布娃娃还躺在她的床上,作为自己的替代品,唐宁看到那个布娃娃,总是有些奇怪的感觉。

    他抿了口茶,耐心的等待。

    苏媚走进后院的一处房间,轻轻转动搁置在书柜上的一只花瓶,正前方的一堵墙壁也缓缓的转动起来。

    她走到墙壁之后,转动另一只花瓶,墙壁又迅速的合拢。

    墙壁之后,是一处极为宽阔的房间,房间里面摆满了书架,书架上尽是书籍卷宗,数名女子在房间之内穿梭忙碌,见她进来,立刻躬身道:“见过姑娘。”

    苏媚看着其中一人,说道:“帮我找几份卷宗。”

    不多时,房间之内的女子,便在书架之上寻找起来。

    一名老妪从前方走来,问道:“你找这几件案子的卷宗做什么?”

    苏媚说道:“我有用处。”

    老妪眉头皱起:“又是为了那个小子?”

    苏媚撇了撇嘴,说道:“他可是我弟弟,做姐姐的,帮弟弟点小忙怎么了?”

    “这是小忙吗,你难道不知道,为了搜集这些东西,我们耗费了多少力气,就被你这么白白的送给他?”老妪眉头拧起来,怒道:“你少拿弟弟当幌子,有帮弟弟的忙帮到床上去的吗?”

    苏媚看着她,说道:“你个为老不尊的,说什么呢?”

    老妪沉声道:“你应该知道,那些人留着,以后对我们有用,你这次做了人情,折损的是我们的力量。”

    苏媚道:“这些还不是我辛辛苦苦,呕心沥血才查到,整理出来的,我们也不缺这一桩两桩的……”

    老妪看了她许久,才转过身,沉声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苏媚吐了吐舌头:“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老妪回头道:“你说什么?”

    苏媚立刻道:“我说……谢谢师父!”

    唐宁已经喝了两杯茶,过程中发现苏媚的床头摆着一本精装版的《天仙配》。

    连她这样的奇女子都不能免俗,看来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对私定终身的戏码十分喜欢,对爱情怀有自由美好的憧憬,正是应了那句古话。

    苏媚从外面走进来,将一个信封递给他,说道:“都在这里了。”

    唐宁接过信封,打开看了看,然后将信封放下,走到床前,将那只布娃娃扔到床脚,脱了鞋子爬上床,说道:“来吧。”

    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从苏媚房里出来,没有看到老乞丐等在院外,走进天然居主楼的时候,发现他还在雅阁里大吃大喝。

    自从灵州的酒运过来之后,老乞丐就再也不喝其他的酒了,也不满足于一边喝酒一边抠脚丫子,有酒必须有菜,最不济也得有一盘猪头肉。

    走出主楼,老乞丐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道:“还是那杀猪的切得猪头肉好吃,别人都没有他的那一份刀工……”

    唐宁走出十几步远,忽然有一道人影从前方撞过来,他急忙将摔倒在地的老妪扶起来,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没事。”那老妪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径直离开。

    唐宁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由的在心中暗叹,这个时代,人们大抵还是知廉耻的,这老人家虽然态度不太好,但也没有趁机讹他,走在路上,遇到摔倒老人,几乎都是可以放心扶的。

    “别动。”

    他刚刚讨迈开步子,耳边忽然传来了老乞丐的声音。

    他的脚步立刻停住。

    老乞丐走上前,伸手在他后颈上摸了摸,唐宁注意到他手上多了一个小虫子。

    这虫子体型不大,像是什么甲虫,大概只有两个米粒大小,唐宁从来没有见过,惊讶道:“这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一个小虫子而已。”老乞丐摇了摇头,手指轻轻一捻,结束了那虫子的虫生,然后灌了口酒,回头看了一眼,喃喃道:“奇怪,奇怪啊……”

    两人向天然居门口的方向走去时,刚才撞上唐宁的那名老妪,站在湖边的一棵柳树下,随手取了一片柳叶,放在嘴边吹奏了起来。

    几乎是在这乐声响起的下一个瞬间,便有一道身影匆匆忙忙的从小院里冲出来。

    苏媚飞快的跑到树下,看着老妪,恼怒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老妪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什么,让他吃点苦头而已,也让他知道,天然居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你……”苏媚恨恨的瞪了她一眼,飞快的向外面跑去。

    此时天然居主楼之外的人影虽然不多,但也还有几位,见到苏媚苏姑娘连鞋子都没有穿,不顾仪态的在路上狂奔,皆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唐宁快要走出天然居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了动静。

    他回过头,看着苏梅光着脚跑过来,惊讶道:“你怎么了?”

    苏媚没有回答他,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转了个圈,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才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唐宁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出来连鞋子都不穿?”

    苏媚再次打量了他一番,问道:“真没事?”

    唐宁无奈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小桃从远处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道:“小姐,鞋子!”

    苏媚用小桃带来的毛巾擦了擦脚,这才穿上鞋子。

    唐宁注意到,苏媚的脚小巧纤细,也没有像京中其他女子一样,习惯涂蔻丹,也没有将指甲染成红色,有一种纯天然的美感。

    虽然他们同床异枕了许多次,但她和他同睡一张床的时候,都是穿着足衣的,这还是唐宁第一次看到她的脚。

    苏媚见他真的没事,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看什么?”

    唐宁收回视线,说道:“以后哪怕再紧急的事情,也记得穿上鞋子,女孩子的脚,外人看不得的。”

    苏媚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我们家乡没有这样的规矩,被人看到了脚就要死要活的,多愚蠢……”

    唐宁纠正道:“也不一定要死要活,还可能嫁给那个人。”

    “嫁给你?”苏媚看着他,提醒道:“想不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我可是你姐,这是乱*!”

    果然他是调戏不过狐狸姐姐的,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你回去再睡会吧,我走了。”

    他和老乞丐走到街上,忽然问道:“前辈刚才捏死的那只虫子,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老乞丐灌了口酒,咂了咂嘴,说道:“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懂养蛊之术,只可惜道行不够,老夫年轻时候认识的那几位蛊道高手,有哪一位不是下蛊于无形……”

    “蛊术?”

    唐宁闻言,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虽未见过这种带有传奇色彩的东西,但在影视剧和小说中却屡见不鲜,人们将之传的神乎其神,闻之色变,想不到有一天居然被他给遇到了。

    那个老妇人,竟然如此恶毒,自己不过是撞了她一下,还是她主动撞上来的,就对他下这样的狠手,苏媚好像也知道一些东西,下次要找她好好问问清楚。

    不过,蛊术这东西,听起来就很厉害,要是能学会,岂不是可以以弱胜强,不用武功高过唐夭夭,就能把她按在地上摩擦?

    唐宁眼中光彩大放,目光望向老乞丐。

    老乞丐摆了摆手,说道:“别看我,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