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七十三章 放肆!
    平安县衙。

    唐宁一个人在后衙,让彭琛安排衙役们一件件的取证,有个能干的姐姐就是好,以后要对苏狐狸再好一点,抱紧她的大腿,说不得日后还有求到她的地方。

    前衙,几件案子的卷宗堆叠在一起,钟明礼一桩一桩的整理,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衙役们也没有闲着,堂里堂外,跑前跑后。

    县丞衙,赵县丞看着一名捕快,问道:“你说钟明礼查出头绪了,哪件案子有头绪了?”

    那捕快道:“是去年徐书吏的案子。”

    “徐书吏的案子?”赵县丞想了想,说道:“那就让他去查吧,刑部都查不出来的案子,他还真当他是青天大老爷了。”

    去年八月,京师出了一件命案,死者是平安县衙的一名小吏,被烧死在家中,当时受到连累的,还有十几间屋舍,又死了几个平民,在京师的影响不小。

    刑部对于徐书吏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还没有定论,他钟明礼仅仅凭借一些卷宗,就能将此案查一个水落石出?

    他用这县丞的官帽担保,这一次,钟明礼只会成为整个县衙的笑话。

    他看了郑县尉一眼,说道:“郑大人,该你下了。”

    郑县尉落子的同时,几道人影走到了县衙门口。

    若是有心人留意之下,可以看到县衙之前的街道上,行人比平时多了许多,对县衙大门形成合围之势。

    一名青年走上前,对县衙门口的衙役说了几句,那衙役的身体晃了晃,随后便立刻站直,任由那几人走进去。

    最前方的中年男子站在衙门的院子里看了看,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意外。

    像平安县衙这种的小官衙,差役下人们的给人的感觉出乎预料的好。

    且不说他们的衣装要比他去过的大部分官衙干净周整,精气神也要好上一些,走起路来,昂首挺胸的,看起来亦是没有偷懒,衙前衙后里外忙碌。

    一名衙役发现了他们,走过来,问道:“你们是……”

    凌云亮出一块腰牌,说道:“你们忙你们的,我们在县衙随便看看。”

    “这是什么东西?”那衙役瞥了一眼他的腰牌,说道:“你们当县衙是什么地方,想看就看啊……”

    凌云:“……”

    那年轻衙差正要再问,冷不防被人一脚揣在屁股上。一名年长的衙役走上前,陪笑道:“新来的不懂事,还请大人不要怪罪,我这就去通报县令大人……”

    “不用了。”凌云对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在县衙里随便看看,你就跟在我们身边。”

    前衙,钟明礼伏案查看卷宗,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问道:“你们是何人?”

    ……

    唐宁从后面走出来,看到站在堂内的几道人影,怔了怔,正要开口,钟明礼看着他,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刑部的赵大人。”

    唐宁看着穿着一身便装的陈皇,以及站在陈皇身后对他挤眉弄眼,男装打扮的赵蔓,不知道他们这唱的是哪一出……

    魏间对他使了个眼色,唐宁立刻回过神,拱手道:“赵大人。”

    钟明礼看着他,说道:“我这里还有些卷宗要整理,你先带赵大人去偏房坐坐。”

    唐宁伸出手,说道:“赵大人,请。”

    他刚刚走出衙门,赵蔓就看着他,问道:“你不是说你病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咳,咳!”唐宁重重的咳了几声,对陈皇拱了拱手,说道:“回陛下,臣虽然病了,但在家里实在是闲不住,适逢县衙近日繁忙,陛下也知道,钟县令是臣的岳父,臣便想着来县衙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出些力。”

    陈皇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既然病了,就该在家好好休养,县衙的事情,自有地方官员操心。”

    赵蔓走到他身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我看你脸色很好啊,你不会是装病的吧?”

    “咳,咳!”唐宁对着她的脸,又重重的咳了两声,虚弱道:“大夫说我的病是会传染的,公主殿下还是离我远一些。”

    “你口水都喷到我脸上了!”赵蔓瞪了他一眼,立刻躲的远远的。

    陈皇看着院内来来去去的差役捕快,问道:“县衙最近很忙?”

    唐宁点头道:“刑部下了公文,命县衙将去年的几件积案尽快结案,近几天县衙上上下下都在为此事忙碌,臣在家里闲不住,于是就来看看。”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你既然在这里,就带朕四处看看,这平安县衙,朕倒是第一次来。”

    唐宁想了想,说道:“那臣先带陛下去县丞衙看看。”

    县衙之内,除了县令的官衙之外,还有县丞衙,主簿衙,县尉衙,分别是其他官员办公的地方。

    县丞衙,郑县尉喝了口茶,说道:“此次钟明礼将你我的人全都替换掉,若是查不出个什么名堂,我二人可联名弹劾他身为县令,独断专行,排除异己,到时候,大人再让上面的人施施力,说不定他这县令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要挪个地方了。”

    赵县尉表情平静,淡淡的说道:“一个外州县令,虽然不知道他走了什么运,能连升数级,坐到这平安县令的位置,但这个位置可不是这么好坐的,连背景深厚的常县令都栽了,他在京中无甚背景,靠什么站住脚,难道就靠他那个在翰林院的女婿?”

    唐宁走进县丞衙,看到赵县丞和郑县尉正在悠闲的下着棋,和那衙役报告的一般无二。

    他走到堂中,看着二人,意外的说道:“县衙如此忙碌,两位大人居然还有心思下棋?”

    赵县丞是认识他的,站起身,不慌不忙的说道:“唐翰林不在翰林院,来我们县衙做什么?”

    虽说唐宁是状元,但在这县丞衙,他才是主官,翰林院的手,还伸不到这么远。

    唐宁看着他,问道:“赵大人的意思是,本官在多管闲事了?”

    赵县丞摇了摇头,说道:“唐翰林要这么想,本官也没有办法。”

    陈皇的心情原本不错,平安县衙上到县令,下到差役,皆是没有偷懒懈怠的,但没想到前衙和这县丞衙居然相差如此之大,做县令的亲力亲为,连一点儿时间都抽不出来,这做县丞的,居然还有心思下棋喝茶?

    他走上前,沉声问道:“你们吃的朝廷俸禄,难道就是来县衙喝茶下棋的?”

    郑县尉站起身,指着他,质问道:“你是何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魏间上前一步,怒道:“放肆!”

    郑县尉站起身,说道:“放肆个屁,说话男不男女不女的,这里是县丞衙,谁让你们进来的!”

    唐宁静静的退到一边,他原本还想着怎么将赵县丞收受贿赂,徇私舞弊的事情不漏痕迹的透露出去,现在看来,连这一步都省了。

    陈皇看着二人,面色逐渐沉下来。

    各大县衙,偷懒的官吏不少,他心情好的时候,最轻只是口头上训斥几句。

    而这平安县衙,县令忙碌的毫无县衙,县丞不仅有心思下棋,居然还如此的嚣张跋扈,他作为皇帝,又岂能不知这其中的猫腻?

    他回头看了看凌云,说道:“将他们两个全都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