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七十六章 青天县令
    皇帝亲自叮嘱过的事情,刑部的动作很快。

    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纵火案,最终的证据全都指向寿安伯府,寿安伯的爵位被直接削掉,寿安伯之子也被打入天牢,刑部从审案到复核,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

    八条人命,又引起了极大的舆论,根本平息不掉。

    按照时间来推算,今年的秋后处决名单,那位寿安伯之子是赶得上的。

    这自然是一件震动京师的大事。

    去年的那件案子,加上县衙的小吏,死了有八人之多,哪怕是在京师,这也是重大的案件,引得了无数人的关注。

    但此案虽然备受关注,最后却是不了了之,刑部不确定是失火还是纵火,案情便一直搁置了下来。

    百姓们再次听到此案的时候,案情已然告破。

    据知情者透露,此案乃是刚刚上任不久的平安县令,不畏寿安伯府的强权,以雷霆手段,镇压了县衙内和寿安伯勾搭成奸的县丞,力破此案,还徐书吏了一个清白。

    百姓对此无不拍手称快,而那位钟县令,经此一事之后,在百姓口中,便成了公正严明,不畏强权,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两日内,前往县衙报案的百姓都多了起来。

    唐宁原本担心这几件案子无法查下去,没想到陈皇居然随手就送出了那么一块牌子。

    寿安伯的案子不是这几件案子中最复杂的,但却是背景最深厚的,如今连他都被一撸到底,其他人自然不足为惧。

    有了这块牌子,便如同是有了一道保障,可以不用当一个憋屈县令,京师的诸多权贵豪族,县令的面子可以不给,却不能不给皇帝面子。

    唐府,唐淮站在桌前,提起笔,将“寿安伯”两个字划掉。

    唐琦叹了口气,说道:“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有预料到,陛下会去平安县衙,此次平安县丞入狱,寿安伯被削,刑部那边的安排也没有了作用,平安县衙铁桶一片,却是不好再渗透。”

    唐家自今年伊始,便一直流年不利,几乎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连向来不信运势之说的他,心中都有几分怀疑,他们唐家,莫非真是霉运当头?

    唐淮抬起头,说道:“陛下已经关注到他,暂且先不要去找平安县令的麻烦。”

    唐琦有些自嘲的笑笑,说道:“我一个国子学士,出了国子监,便什么都不是了,能找何人的麻烦?”

    天然居中,白发老妪将一叠卷宗烧掉,看了苏媚一眼,淡淡道:“下次再想送人情,你自己去想办法。”

    “小气……”苏媚瞥了她一眼,走回自己的房间,看到坐在桌前的唐宁时,揉了揉眼睛,惊喜道:“你今天没有去宫里?”

    “我请了几天假。”唐宁看着她,说道:“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了。”

    “我才不听谢谢,嘴上的谢谢有什么用,还不如身体上的谢谢。”苏媚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真想谢我,就陪我打几圈牌,再陪我睡一觉,就算是谢过我了。”

    苏媚是个现实主义者,所以唐宁今天来的时候,就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他一边摸牌,一边还得防着小桃偷看他的牌给苏媚通风报信,这小丫头片子一会儿过来偷瞄一眼,一会过来偷瞄一眼,难怪苏媚总是不点炮。

    唐宁打了一张东风,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掌握唐家的什么罪证……”

    苏媚看了他一眼,说道:“当然有,看你要什么程度的罪证了。”

    唐宁想了想,说道:“能把他们一举扳倒的。”

    苏媚看着他,问道:“扳倒唐家可不容易,你觉得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唐宁想了想,扳倒一个有着几十上百年的底蕴,在京师如日中天的家族,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怕是被她睡一辈子都无法偿还……

    “别做梦了。”苏媚瞥了瞥他,说道:“唐家要是能扳倒,也不会等到现在,你那小胳膊小腿的,最好不要打这样的主意。”

    连她都这么说了,看来时机的确未到,唐宁打了几圈麻将,说道:“我先去看娘,一会儿回来陪你。”

    小桃一边收拾床,一边说道:“小姐啊,你说唐公子他是不是也修行了什么媚术啊……”

    苏媚将那大布娃娃放在柜子里,说道:“胡说,男人怎么能修行媚术?”

    “他没有修行媚术,怎么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不过小姐啊,你也总不能这么偷偷摸摸的一辈子,以后唐夫人要是离开这里了,唐公子也不来了,你可怎么办?”

    “……”

    苏媚深吸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小桃,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唐宁这次来天然居,并没有碰到那名老妪。

    老乞丐已经和他解释了蛊术到底是怎么回事,揭开了那一层神秘的面纱之后,唐宁对此就不怎么害怕了。

    说是蛊术,其实就是他们养的毒虫,比起直接下毒,这种方法更加灵活隐蔽,不易察觉。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门道,唐宁暂时没有摸清,但老乞丐告诉他,那老婆子还没有到下蛊于无形的地步,只要不被她碰到,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修习这蛊术,有一些特殊的条件,唐宁暂时无法满足,也就只好将此事搁置了下来。

    他从天然居出来,没有回唐府,而是先去县衙接小意。

    赵县丞和郑县尉双双下狱,新的县丞和县尉还没有上任,衙门里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唐宁和钟意走出衙门的时候,看到赵芸儿和一名妇人背着包袱从县衙里走出来。

    那妇人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赵芸儿低下头,微微躬了躬身,走出大门。

    钟意上前一步,问道:“赵姐姐,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赵芸儿看着她,苦笑道:“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姐姐……”

    钟意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赵芸儿深吸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和娘打算回老家,以后不知道还没有机会再见面……,钟妹妹,唐公子,祝你们永远幸福。”

    她对两人挥了挥手,然后便转身离开,再不回头。

    赵县丞虽然倒台了,但他所犯罪行,祸不及家人,赵芸儿并没有受到什么牵连,只是她们在这京师,以后却是不好待下去了。

    钟意有些失落,唐宁能够理解。

    赵芸儿是她来京师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在赵县丞翻脸之前,她们的关系十分亲密,事情变成今日这样,并不是她们希望看到的。

    钟意握着他的手,喃喃道:“他们为什么要斗来斗去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朝堂是一个江湖,县衙也是一个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唐宁握紧了她的手,身处京师这个漩涡之中,他不能避免与人争斗,只能尽自己所能,让她们远离这些纷争……,那些阴谋诡计,肮脏的黑暗的所有的一切,他一个人抗下就好。

    “不想这些了。”唐宁牵着她的手,走出县衙,说道:“刚才忽然想到了一首诗,娘子回去帮我润色润色……,还有啊,我们下午吃什么,什锦砂锅怎么样,要多做一些,夭夭今天可能会过来蹭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