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算盘精
    郑主事慌忙的擦拭衣襟上的茶水,问道:“什么?”

    他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自己都不知道刚才那问题的答案,也知道那些数字加起来拨算盘都有一会,根本不相信这位度支衙的小吏能一口报出。

    唐宁看着他,说道:“从一到百,逐个相加,答案是五千又五十。”

    “还想蒙混!”郑主事看了看他,冷哼一声,转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一人,说道:“你来算!”

    那人拿起算盘,立刻噼里啪啦的算起来。

    唐宁坐回自己的位置,端起茶杯,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那户部小吏算盘打的飞快,唐宁看得有些眼花缭乱,如果比速度,他还真比不过这些把玩了一辈子算盘的老手,但算术算术,除了算之外,还有术,虽然他算盘打得好,但他懂等差数列吗?

    他也是读过书科考过的人,陈国的数学水平如何,他心里很有逼数。

    一杯茶喝完,那人才放下算盘,额头冒汗,手指颤抖,看着郑主事,说道:“大人,算出来了,结果是五千又五十。”

    “嘶……”郑主事倒吸口气,有些难以置信,却也不想在手下面前丢脸,看着唐宁,说道:“从一到一千,你若是还能算出来……”

    “五十万又五百。”

    郑主事话还未说完便戛然而止,目光望向那小吏时,小吏身体哆嗦一下,说道:“大人,我盏茶功夫算不出来。”

    “本官还就不信了。”郑主事看着他,说道:“三十六,二十四,七十八,九十五……,一百三十六,这些数加起来是多少?”

    “三千六百七十一。”

    唐宁看了他说了一句,放衙的锣声响起。

    他站起身,看着陈郎中,说道:“陈大人,明天见。”

    郑主事看着那小吏,怒道:“还愣着干什么,算啊!”

    小吏拿起算盘,说道:“大人,您在说一遍。”

    “三十六,二十四,七十……”郑主事想了想,说道:“我刚才说七十几来着?”

    唐宁走出度支衙的时候,发现门外居然围了不少人。

    那些官吏见他出来,纷纷让开一条通道,看他的眼神十分奇怪。

    方小月从旁边跳出来,高兴道:“唐宁哥,我刚才在外面都听到了,你好厉害!那个人说的数字我都没记住,你一下子就算出来了!”

    其实郑主事刚才说的那一串数字,唐宁也没记住,但他觉得郑主事也记不住,于是就随便报了一个数字。

    唐宁摸了摸她的脑袋,问道:“你在这里等你爹?”

    “我爹今天要很晚才回去。”方小月挽着他的胳膊,说道:“我和你一起回去,昨天就和小小约好了,今天去花园里捉蝴蝶……”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走出度支衙,围在门口的众多官吏才开始哗然。

    “这,他算数都不用想的吗?”

    “是啊,他也太快了!”

    “度支衙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位人物!”

    “这哪里是人,我看倒像是算盘成了精!”

    ……

    众人震惊议论间,郑主事沉着脸,说道:“上官还未走,下官便先行离衙,陈郎中,你们度支衙的这位新人架子不小啊。”

    陈郎中摇了摇头,说道:“郑主事误会了,唐主事的上官可不是我,你要是有意见,可以找两位侍郎或是尚书大人……”

    郑主事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陈郎中看着他,说道:“他就是新来的唐主事。”

    郑主事大惊道:“什么,他就是唐宁!”

    ……

    唐宁在户部的第一天,其实也还算平静。

    只不过要是让他算两天的帐还可以,让他算三个月的帐,唐宁觉得他会崩溃。

    其他的事情暂且不说,他得先找唐夭夭学会打算盘。

    今天虽然蒙混过去了,但以后应该还是会遇到用算盘的情况,要是被人发现他连这种基本的技能都不会,面子上抹不开。

    他曾经见过唐夭夭打算盘,虽然她没什么文化,但算盘打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快到唐宁都看不清她手上的动作。

    正在房间里面看账本的唐夭夭抬头瞥了他一眼,问道:“你连算盘都不会?”

    “……”

    唐宁想了想,说道:“其实我本来是会的,但是后来被你砸了那么一下之后就忘了,这件事情,你得负责。”

    唐女侠义薄云天,敢作敢当,干脆利落的将她的白玉小算盘拿出来。

    “我先教你指法,一般是三指拨珠,三指是拇指食指和中指……,你那不是拨珠手法,那是鸡爪子……,小指自然弯曲,拇指拨下珠靠梁,食指拨下珠离梁……”

    算盘看似简单,但唐宁第一次上手,手指的活动还是有些不协调,唐夭夭皱起眉头,抓着他的手,说道:“说了多少次了,这才是正确姿势……”

    虽然整天舞刀弄枪拨算盘,但唐妖精的手指还是格外的光滑细腻,不仅如此,还凉丝丝的。

    “嗯哼!”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唐财主重重的咳了一声,说道:“夭夭,你出来一下,关于酒肆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唐宁一个人在房间里拨弄了一会儿算盘,唐夭夭再次走进来,说道:“你有时间吗,一起去酒肆看看。”

    “好啊。”唐宁站起身,和她走出唐府的时候,看着院子里的唐财主,说道:“唐伯父要是喉咙不舒服,可以吃点儿雪梨,能润肺消痰,降火清热……”

    唐财主瞪了他一眼,大声道:“老夫又没有上火,降什么降!”

    唐宁瞥了他一眼,说话像是吃了火药一样,还说没火,雪梨至少得吃两颗……

    和唐夭夭看了看即将开门的酒肆,她留在铺子里,唐宁一个人回来,路过天然居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想了想之后才走进去。

    他走到苏媚的院门前,敲了敲门,小桃的脑袋从里面透出来,面无表情,回过头道:“小姐,你的药又来了!”

    上次是没有时间搭理她,这次就不能让她再乱说了,唐宁走进院子,看着她,说道:“小桃,你站住。”

    小桃回过头,淡然的看着他。

    唐宁看着她,认真道:“我是人,不是药。”

    小桃摆了摆手,说道:“都一样,你喜欢叫什么就是什么了……”

    “站住。”唐宁走上前,看着她,说道:“你这样很不尊重人,也很没有礼貌。”

    小桃看着他,理所当然道:“可是,有你在身边,小姐才睡的好,你不是她的药是什么?”

    唐宁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脸,说道:“小桃姑娘,你要是再这么没礼貌,我就要惩罚你了。”

    小桃看着他,说道:“小青,有人欺负我。”

    唐宁左右看了看,问道:“什么小青?”

    “嘶……”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唐宁低下头,看到一条青蛇从她的袖中爬出来,沿着她的手臂爬到她的肩膀上,对他吐着蛇信。

    唐宁松开捏着她脸颊的手,一边向苏媚的房间走去,一边笑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人生在世,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苏媚坐在桌前,见他进来,问道:“你刚才和小桃说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教了她一些做人的道理。”唐宁走过来,在桌前坐下,问道:“她一个女孩子,随身居然带着一条蛇,多危险,你也不管管,万一咬着人了多不好……”

    “你说她的小青?”苏媚站起身,说道:“小青是翠青蛇,没毒的,不咬人。”

    唐宁怔了怔,说道:“就算是不咬人,吓到人也不好……”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看着苏媚,警惕的退后两步,说道:“你身上不会也有蛇啊蝎子什么毒虫吧?”

    他可是知道,苏媚懂得不止是媚术,她的蛊术一样厉害。

    苏媚白了他一眼,问道:“我身上有没有这些东西,你还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