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八十八章 暗幕
    “度支衙这次惨了,每次的核账本来就时间紧任务重,陈郎中带走了一半计史,这一次,他们怕是得住在衙门里才能算完。”

    “听说他们到现在也还没有开始清算,不知道唐主事心里怎么想的?”

    “这些人可真可怜,幸亏我们不在度支衙……”

    “管他怎么想的,午膳时间到了,希望今天不要再吃萝卜白菜了,那东西吃多了总是放屁……”

    ……

    户部衙门之内,也不是整日忙碌,半个时辰的午膳时间,众人聚集在膳堂中,谈天说地,也算难得的休憩。

    户部的饭菜实在是一言难尽,因此,不少官员都是早上从家中带饭。

    事实上,各大官衙的午膳味道都不怎么样,众官员想不通,朝廷雇几个厨艺稍微好些的厨子又不会死人,每日都是清汤寡水,没点荤腥,各大官衙都上奏反映过此事,但最终却都不了了之。

    上面只是说,身为朝中官员,要以身作则,勤俭节约,不仅不帮他们改善伙食,反而下了命令,各衙官吏,不可浪费粮食,一经发现,轻则训诫,重则罚俸……

    一名官员坐在桌前,左右望了望,筷子伸向身旁官员的食盒,笑道:“老张,分我一根鸡腿,明天我分你半条鱼怎么样……”

    “滚滚滚,算起来你都欠我八条鱼了,吃你的白菜去吧!”

    “哎,我们两人的关系,难道还抵不过一只鸡腿?”

    “滚!”

    ……

    尚书大人和侍郎大人不常在膳堂吃饭,众官吏也放的开一些,有人望向角落的两张桌子,问道:“度支衙的人今天怎么没来?”

    有人啃了一口馒头,说道:“他们啊,估计现在正焦头烂额呢,这笔账算不完,谁吃得下饭?”

    一人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要是再不来,可就连馒头都没得啃了……”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十数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咦,他们来了!”

    众人看到当先走进来的身影,立刻起身道:“见过唐主事。”

    主事之上,一般不会来这里,平日里膳堂都是他们这些低级官吏,见状心中微微诧异,这度支衙的唐主事,竟是愿意和这些普通官吏一起挤膳堂……

    只是他们来的太晚,锅里只剩一点儿残羹,连白菜豆腐都快没有了。

    唐宁挥了挥手,便坐在了最里面的一处桌旁。

    度支衙的计史们近乎人手一个食盒,将里面的饭菜摆出来。

    这几天度支衙的所有人都会很辛苦,自然不能让他们整日里吃白菜萝卜,唐宁特意让人去天然居订了一桌酒菜,先犒劳犒劳众人。

    看着度支衙众人摆在桌上的菜肴,膳堂内一阵筷子落地的声音。

    “葫芦鸡……,那不是天然居的招牌菜吗!”

    “这酱肘子……,也是天然居的招牌!”

    “竟然还有桂花鸭,红烧鱼……,一,二,三,四……,八菜一汤……”

    看着度支衙的官吏大快朵颐,一名仓部小吏面露羡慕之色,猛吸一口香气,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

    众官吏闻着香味,目光时不时的瞥向角落,面露羡慕和妒忌,只觉得手里的馒头吃起来似乎更香了……

    ……

    “尚书大人,这,这太不像话了!”郑主事站在户部尚书下方,一脸为难道:“所有人都粗茶淡饭,唯独度支衙大鱼大肉,竟然把外面酒楼的饭菜带到了户部,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户部尚书钱硕看了看他,问道:“户部或是朝廷可有不允许外带饭菜的规定?”

    郑主事怔了怔,摇头道:“没有。”

    钱硕又问道:“那唐主事可有挪用公款吃喝?”

    郑主事嘴唇张了张,说道:“也没有……”

    钱硕头也没抬,问道:“那你管他做什么?”

    郑主事想了想,说道:“可,可这会给户部其他官员带来不好的影响!”

    “有何不好的影响?”钱硕抿了口茶,说道:“衙门的饭菜,的确有些简陋的过头了,他们愿意带饭菜进来,那是他们的事情,只要不耽搁事情就好。”

    郑主事道:“可这都一天过去了,他们竟然还没有开始清账,度支衙的人手本就不够……”

    钱硕放下茶杯,说道:“郑主事也知道度支衙的人手不够,要不,从你们仓部调一些人过去?”

    郑主事立刻拱手躬身:“大人,仓部还有些事情,属下告退!”

    唐宁站在度支衙门口,看着郑主事从户部尚书的衙房中走出来,偏过头,问一名书吏道:“这郑主事,你们熟悉吗?”

    两位唐主事的恩怨,户部上下人人皆知,那书吏自然知道他想问什么,立刻说道:“回大人,郑主事以前是魏侍郎身边的红人,魏侍郎呢,是京师唐家的人,后来魏侍郎被调走了,现在郑主事跟着的,是唐璟唐主事。”

    “原来是唐家的人。”唐宁看了看他,问道:“唐家在户部还有什么人吗?”

    那书吏想了想,说道:“属下只知道唐璟唐主事和郑主事。”

    郎中以上,才算是在户部有点儿能量,唐家以前在户部是有一位侍郎来着,后来被皇帝给端了,现在只剩唐璟和郑主事,再往下,那些计史掌固之类的,都是不入流的小吏,上不了台面。

    想想也是可怜,户部这种地方,油水充足,可谓是夺嫡必争之地,可怜唐家没傍上尚书也就罢了,现在连个侍郎都没有,还争什么争?

    他摇了摇头,看向那书吏,说道:“你去里面盯着点儿,吃饱喝足了,别让他们偷懒。”

    那书吏点了点头,说道:“大人放心,事情办不好,他们的饭碗都保不住,您就算不说,他们也会打起十二分小心的。”

    唐家。

    晚宴之上,唐昭吃到一半,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唐璟,问道:“大哥,听说那唐宁在户部遇到了一桩难事,现在怎么样了?”

    唐璟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也算不上是什么难事,他本就不会长留户部,差事办砸了,无非是丢脸而已。”

    “能看到他丢脸也好啊。”唐昭扯了扯嘴角,说道:“总不能让他一直都这么得意下去,要是不好好挫一挫他的锐气,以后他还不知道会得意成什么样子。”

    唐璟重新拿起筷子,说道:“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得意不起来的。”

    唐家家主唐淮始终未发一言,晚宴结束时,并未就寝,而是走回了书房。

    房内,有一道人影已经在等待。

    唐琦关上房门,走到桌前,问道:“户部没有问题吧?”

    那人笑了笑,说道:“这么多年都万无一失,这一次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不一样啊……”唐淮轻叹口气,说道:“那方哲,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方哲是聪明,但他又不是神仙,户部的账目,从账面上看不出任何问题,方家的手,也伸不到地方州府,你担心什么?”

    唐淮坐在椅子上,说道:“饶是如此,也不可不防。”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方哲那边,我会盯着的。”

    他顿了顿之后,又开口道:“你们唐家的那位麻烦,近些日子,似乎也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要不要我帮他添把柴加把火,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一些?”

    唐淮问道:“能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吗?”

    “那倒不能。”那人摇了摇头,说道:“但可以给他的履历上添上一个大大的污点,一辈子都抹不掉。”

    “那便算了。”唐淮摆了摆手,说道:“这局棋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当步步小心,若是为了一个小卒子满盘皆输,太不划算。”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便不管了。”

    唐淮端起茶杯,说道:“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人通知你,你在暗不在明,这唐府,还是少来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