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九十二章 核算完毕
    度支衙的清账进度飞速,计史们的积极也超过了唐宁的预料,主动加班到深夜,照这样的速度,最迟明天下衙之前,第一遍的核算就会结束。

    少了最为繁琐的整理分类工作,以后的每一遍都会更快。

    这样一来,账目的事情,唐宁便不用太过操心,下衙之后,唐夭夭和秀儿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三人向天然居走去的时候,唐夭夭小声问道:“你觉得这个办法可以?”

    “应该可以。”唐宁点头道:“秀儿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秀儿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小姐,一定不会露馅的。”

    唐夭夭想了想,然后问道:“那以后岂不是可以将伯母接出来?”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只能偶尔出来一次。”

    若是唐府经常出入一位陌生人,哪怕是易容换面,也必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天然居,秀儿被送去后院,唐夭夭坐在苏媚的房间里,看着她床上的大布娃娃,问道:“这个娃娃怎么有些眼熟?”

    唐宁抿了口茶,走出院子,说道:“小桃,你的小青再借我玩玩……”

    院子里面不只有小桃,那名老妪也坐在石凳上。

    唐宁走在院子里,老妪看了他一眼,问道:“小子,听说你在户部遇到了些麻烦?”

    唐宁停下脚步,说道:“小麻烦,不碍事。”

    “小麻烦?”老妪瞥了他一眼,说道:“羊入虎口,也算是小麻烦?”

    唐宁目光望向她,问道:“什么意思?”

    老妪不屑道:“端王的人遍布户部,稍不小心,就有倾覆之灾,你居然以为是小麻烦?”

    唐宁想了想,说道:“老人家的消息未免有些过时,魏侍郎已经被调离,唐家最多不过是有两名主事,有什么倾覆之灾?”

    老妪冷笑一声,说道:“老婆子刚才说唐家了吗?”

    唐宁怔了怔,看着那老妪,问道:“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

    房间之内,苏媚抱着那娃娃,躺在床上,唐夭夭坐在桌前,看了她一眼,撇嘴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像个孩子……”

    苏媚笑了笑,说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也像个孩子?”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在唐夭夭的胸口扫过,唐夭夭怔了怔,忽的站起来,羞怒道:“你什么意思!”

    “小姐,你来看看……”这时,秀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语气中满是得意。

    唐夭夭走出房门,看着秀儿身旁的一个陌生妇人,有些难以置信道:“伯母,真的是你?”

    苏媚从房间里走出,神色也是一动,说道:“太神奇了,如果不是衣服,我差点就认不出娘了。”

    唐夭夭怔在原地,不确定道:“娘?”

    苏媚微笑的看着她,说道:“唐姑娘,你应该叫伯母的。”

    ……

    事实证明,秀儿是真的秀,唐宁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虽然没有像小说中的易容术一样化腐朽为神器,但经过她的双手,唐宁自己连亲妈都认不出来,更何况别人。

    就连唐夭夭都被秀儿震惊了,回去的路上,一直都没有说话。

    回到家中的时候,唐夭夭忽然看着他问道:“苏媚怎么会称呼伯母为娘的?”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我娘认她做了女儿,她现在是我的干姐姐。”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语气复杂:“你怎么这么多干姐姐?”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也有干妹妹啊,小小就是,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叫我一声哥哥……”

    “呸,谁要当你的干妹妹!”

    唐夭夭暗啐一口,脚尖一跺,轻飘飘的飞过了院墙。

    唐宁撇了撇嘴,她不想叫,他还不稀罕呢,谁要当她的干哥哥,非得被她折腾死不成……

    天然居,苏媚走出房间,看着院子里的老妪道:“你刚才和他说什么了?”

    “你担心什么?”老妪瞥了瞥她,说道:“我只不过是提醒他一句,户部还有一只猛虎,免得他大意了,折在户部。”

    苏媚皱起眉头,问道:“你是想提醒他还是想利用他?”

    “提醒也好,利用也罢……”老妪看着她,说道:“他占了我们这么大的便宜,也该补偿补偿,这世上哪有只借不还的道理?”

    苏媚不满道:“户部那只老狐狸,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马脚,他在户部才几天,怎么可能……”

    “你那位干弟弟有多大的本事,你难道不知道吗?”老妪瞥了她一眼,刻意将干弟弟这三个字咬的很重。

    ……

    唐宁坐在自己的值房中,此次要计算的上季账目,昨日已经有了结果,今天早上已经核算完了第二次,结果和第一次有些小小的差距,在第三次核算的时候,已经找到了原因,是一位计史算错了一个数据,纠正过来之后,又核算了一遍,准确无误。

    他对一名书吏挥了挥手,那书吏立刻走过来,唐宁将核算的册子递给他,说道:“拿去给两位侍郎吧。”

    那书吏点头称是,捧着账簿走出了值房。

    他走到另一座值房,看着一脸倦色的度支房计史,说道:“大家这几日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唐主事才辛苦!”

    “这次能这么早的算完,都是唐主事的功劳……”

    ……

    众计史立刻起身行礼,脸上满是崇敬和佩服。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这都是你们大家的功劳,今日我请客,下衙之后,请大家去天然居吃酒。”

    “谢大人!”

    “想不到我老陈这辈子,也能去天然居吃顿饭……”

    “这一次,咱也总算能见识到这天然居是什么样子了……”

    度支房计史门欢呼雀跃之时,另一处房中,户部右侍郎韩明惊讶的站起身,问道:“这么快就算完了?”

    往年同样的账目,度支房近二十名的计史,不分日夜的核算,要近十日才能完成差事,今次度支房的人手少了一半,时间不仅没有延长,反而缩短了一半,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他挥了挥手,说道:“拿过来我看看。”

    那书吏立刻捧上了账册。

    在正式上交之前,唐宁已经让他们将最后交付的册子又转成了陈国通用的汉字数字,韩明翻了翻,见这账册井井有条,喃喃道:“不可思议,当真是不可思议,唐主事也太快了……”

    他将账册递给方哲,问道:“方大人要看看吗?”

    方哲摆了摆手,说道:“韩大人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便好,我就不看了。”

    韩明道:“应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差别,税收和去年相差不多,出项有所减少,应是和水部拨银的缩减有关,说起来,这也是因为唐主事,朝廷才能省下这几十万两银子。”

    他看着方哲,说道:“若是方大人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本官便将此簿呈交给尚书大人了。”

    方哲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与此同时,户部其他值房,也已经沸腾起来。

    “度支部居然已经算完了,这才几天?”

    “这不是真的吧,陈郎中带走了一半计史,他们还能将时间缩短一半,这怎么可能?”

    “呵,你们忘记了,度支部可是有唐主事,你们以为三元及第的状元郎都和我们一样是吃干饭的?”

    “唐主事威武,果然不愧为户部最快的男人……”

    ……

    在整个户部都变的骚乱的同时,度支衙中,唐宁一边等下衙,一边想着事情。

    核算账目一事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唐宁心中却还有一件事情没有放下。

    那老妪到底没有告诉他户部那只老虎是谁,方哲不可能,韩侍郎看起来不像,钱尚书……,好像可能性也不大。

    按照那老妪所说的,端王居然如此的深藏不露,曾经的户部,一位尚书,两位侍郎,他至少三占其二,如此一来,这户部便如同他的后花园……,这么说来,他发现的那些东西,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户部这潭水可深得很,关乎国家钱粮,一般人是不好趟的,没有深厚的背景便轻举妄动,可能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唐宁不觉得他的背景有多深,小家小户的,也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大佬,兹事体大,在确定目标之前,他打算先按兵不动。

    估摸着下衙的时间快到了,他收拾好东西,在下衙的锣声响起之后,起身准备回去。

    便在这时,一名书吏匆忙走进来,说道:“唐主事,方侍郎让你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