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九十五章 尚书相召
    向来冷清寂寥的皇宫之中,今日却非同寻常的热闹。

    一声声哀嚎惨叫不绝于耳,宫中宦官宫女远远的看到一名内侍监和两名少监被侍卫从御书房拖出来当众杖刑,心中皆是惶恐至极。

    不知这三位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侍卫打了五十杖了还没有停下,看来陛下此次怒气不小,负责御书房值守的宦官更是早就提起了心,战战兢兢……

    赵圆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到御书房门前的时候,看到被杖刑的三人,眼珠转了转,又原路返了回去。

    他抱着盒子走到宫学之内,立刻便有一群女孩子围了过来。

    他从盒中捏了一个丸子扔进嘴里,将那盒子打开,说道:“一人只能拿一个。”

    “谢谢圆哥哥。”

    一群小姑娘争先恐后的从盒中取了丸子,一个娇滴滴的女孩才犹豫的走过来,缓缓伸出手。

    赵圆看到她,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她们只能吃一个,你可以全都吃了。”

    小姑娘只捏了两个,红着脸说道:“谢谢圆哥哥。”

    “不用谢。”赵圆擦了擦手,说道:“一会儿下学了,我再带你去御膳房吃好吃的……”

    方小月走过来,看着他问道:“我一会儿要去唐宁哥家里,你要去吗?”

    赵圆遗憾的说道:“父皇最近不让我随便离宫,我还是和王家妹妹去玩吧……”

    ……

    度支房的账目算完了,正好遇到休沐,唐宁将有关账目上的一切证据,全都交给了方哲。

    韩侍郎是端王的人,唐宁自然不希望他好过,但更不希望他好的人,却是方小胖的爹。

    韩侍郎在户部经营多年,除钱尚书外,大权独揽,很容易便将初来乍到的方哲架空,唐宁之前还在怀疑,以方哲的本事,应该不至于会被韩侍郎排挤成这样,现在才明白,他是不动则已,一动便是毁天灭地,让对方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陈皇对于贪污一事,深恶痛绝,据说昨日险些杖毙了内侍省的两名宦官,敢动国家税银的,自然没有好下场。

    今日无事,小意和晴儿回了县衙,唐宁和小如去街上的店铺。

    唐人斋负责源头的书籍,实际上赚钱的却是各种周边,他让小如闲着无聊了打理一间店铺,免得平日无聊。

    她们到店铺的时候,苏媚已经到了,小如走到另一道身影的身边,低下头,红着脸叫了一声娘。

    前面是店铺,后面是带着院子的住宅,她们两人去了后宅,苏媚留在店铺里,走到他身边,小声道:“端王在户部的暗子是户部右侍郎韩明,你在户部小心一些。”

    有一个胳膊肘超外拐的干姐姐就是好,当初他问那老妪的时候,对方居然不告诉他……,唐宁深深的觉得,那几声干姐姐没有白叫。

    “我知道。”唐宁在桌旁坐下,说道:“韩明利用职务之便,在几个州的赋税上动了手脚,是端王的钱袋子,隐藏在户部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发现。”

    “你说的是真的?”苏媚显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惊讶道:“我们虽然猜测韩明和端王之间有关系,但是也没想到,他居然胆大包天,竟敢直接在赋税上动手脚。”

    唐宁摇头道:“你是我姐,我敢骗你吗?”

    苏媚看着他,认真道:“这件事情牵扯太广,一旦披露,必定会引起端王强烈的反扑,你不要轻举妄动。”

    唐宁点头道:“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

    韩明一去,一半的户部就姓方了,方哲显然不想再像之前那样咸鱼下去,也不会容忍户部有韩明这样的对手,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唐宁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他了。

    门口传来脚步声,显然是又有客人来了。

    一名女子站在街头,对一对中年夫妇挥了挥手,说道:“爹,娘,你们先逛逛,我去这里面看看。”

    唐水走进店铺,目光望向唐宁,看到他身边的苏媚时,又闭上了嘴巴。

    “别担心,自己人。”唐宁看了看她,说道:“娘和小如在里面,你自己进去。”

    唐水看了看苏媚,快步走进去。

    唐宁看向苏媚,想了想,忍不住问道:“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你和那个老婆婆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天然居想要做什么?”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苏媚看着他,说道:“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害你。”

    这点唐宁倒是不怀疑,苏狐狸已经食髓知味,要是断了药,以后都别想睡好,她总不会牺牲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

    不过他还是好奇,想了想,问道:“你们不会是想要造反吧?”

    “不是……”苏媚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别问了,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

    既然不是造反,为什么要等以后,唐宁没办法再问下去,因为苏媚已经起身走去了后宅。

    唐水在店里的时间太久会被人怀疑,一刻钟之后,她们便走了出来。

    唐水回头看了一眼,走出店铺。

    中年夫妇从另一间店铺出来,那妇人问道:“水儿买了什么东西?”

    唐水将手中之物晃了晃,说道:“一个钗子。”

    妇人摇头道:“这钗子长的怎么和蛇一样,歪歪扭扭的……”

    唐水忍不住笑道:“娘你不知道,这是这个月最流行的白蛇钗,我还买了一支青蛇款,我们一人一个……”

    那位中年男子没有说话,目光停留在从店铺内走出来的一位妇人身上,直到一行人的身影消失,都没有收回视线。

    “她长得漂亮吗?”身边陡然传来一道声音。

    中年男子回过头,笑道:“看了那么久,也没有找到她身上有什么地方比你好……”

    “咦……”唐水忍不住抱紧双臂,说道:“爹,娘,你们逛吧,我一个人去前面转转……”

    ……

    唐家,唐昭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什么,那家伙这么快就算完了!”

    唐琦看了他一眼,说道:“吃饭就好好吃饭,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真是走了狗屎运!”唐昭冷哼一声,大口扒饭。

    坐在他身旁的唐璟,拿起筷子,看了一眼唐昭,再看着桌上的饭菜,无法下筷。

    晚宴过后,书房之中,唐琦看着唐淮,说道:“如今方哲在户部,当提醒韩明,让他做事加倍小心,他若出事,对端王的影响太大了。”

    “放心,韩明心中有数。”唐淮站起身,走到窗边,说道:“即便方哲再有本事,在户部也只是一只没有牙的老虎,韩明在户部经营多年,早已根深蒂固,没那么容易被撼动。”

    户部某房。

    方哲合上手中的一本书,看着韩明说道:“韩大人,若是本官没有记错,河北道的赋税,好像应是左侍郎负责,早前魏大人远调,韩大人总揽诸道,怕是累的不轻吧,本官来户部也有些日子,韩大人肩上的担子,是时候放一放了。”

    韩明眼皮一跳,随后便笑道:“方大人有所不知,这河北道的赋税,一直都是本官在负责,本官对此早已熟稔,若是方大人贸然接手,怕是免不了一阵手忙脚乱,误了大事,方大人才刚刚来户部不久,还是先熟悉熟悉户部日常为好……”

    方哲笑了笑,说道:“多谢韩大人体谅。”

    韩明点头道:“应该的。”

    ……

    唐宁这两天都在关注方哲的动静,但他似乎一直都表现的很淡然,似乎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

    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他最看不透的人有两个,一个是苏媚,一个就是方哲,后者虽然看起来春风和煦,但总是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猜不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件事情,他只打算站在一旁看热闹。

    他无聊的拨弄着算盘,忽有一道身影走进来。

    他抬起头,看到多日不见的陈郎中快步走进值房,问道:“唐主事,账目核查的怎么样了,处理完那边的事情之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希望还来得急……”

    “陈郎中先喝杯茶。”唐宁等他坐下之后,才道:“陈大人放心,账目前两日就已经核算完毕了。”

    噗!

    唐宁一个灵敏的腾跃,躲开了从前方喷过来的茶水。

    陈郎中顾不得擦拭口水,震惊道:“什么,已经核算完了,这么快?”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前两日便完了。”

    不等陈郎中开口,忽有一人从门外走进来,看着唐宁,说道:“唐主事,尚书大人让您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