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章 宣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珏瞪大眼睛看着唐宁,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韩明的事情?”

    户部侍郎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六部之中,也只有吏部的实权能和户部比肩,户部侍郎被抓,对于整个朝堂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

    “我不知道啊。”唐宁摇了摇头,他并不想把这件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自然不会承认。

    萧珏不信道:“那你为何还不将礼物送去?”

    唐宁有些无奈道:“我请假了啊,本来打算过几天去户部问问,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这个时候还要给韩明送礼,除非康王傻了。

    不知道得知这个消息的康王心中是怎么想的,韩明贪污国库数百万两银子,别人避之不及,他却非要贴上去……

    晴儿从门外跳进来,说道:“姑爷,外面有一个姓康的找你。”

    唐宁疑惑道:“姓康的?”

    晴儿想了想,说道:“他说他叫康什么王……”

    想不到康王居然这么沉不住气,亲自前来,让唐宁有些诧异,仔细想想,又觉得正常。

    不管康王最近多么得意,一旦和这件案子扯上关系,哪怕他是亲王,不死也要脱层皮。

    若是陈皇铁了心严惩,削了他的亲王头衔,将他赶出京去,朝臣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至于康王身后的那些权贵官员,下场必定更惨。

    他迎出去的时候,康王正在前堂踱着步子,满面焦色,见到唐宁进来,急忙道:“本王命你送给韩明的重礼,你送了吗?”

    “还没有。”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最近身体有些不适,请假在家,还没有来得急送去。”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康王长舒了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

    “耽搁了殿下的事情,实在是抱歉。”唐宁歉意的看着他,说道:“殿下若是着急,我马上让人送去……”

    “别!”康王从椅子上弹起来,说道:“不用送了,不用送了……”

    他好不容易才躲过一劫,这礼要是送出去,连他都想象不到,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松了口气之后,他看向唐宁时,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说道:“唐大人,你可真是本王的福星……”

    “殿下谬赞了。”唐宁客气的说了一句,想了想,继续道:“既然这礼不用送了,那礼物殿下就拿回去吧。”

    康王挥了挥手,说道:“不必了,唐大人身体不适,这些礼物便算是本王的慰问,唐大人一定要早些养好身体……”

    唐宁为难道:“如此贵重的礼物,这不好吧……”

    康王摆了摆手,说道:“哎,本王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之礼,唐大人就不要推辞了。”

    虽然他心疼银钱,但也知道,要不是唐宁的病,现在的他,怕是已经被宗正寺拿去了,进了宗正寺,哪怕他是亲王,也要吃很多苦头。

    康王盛情难却,唐宁推辞不过,只好点头道:“那便谢过殿下了。”

    “不用谢。”康王站起身,挥了挥手,说道:“唐大人好好养伤,本王走了……”

    “殿下慢走……”

    康王是一个讲究人,礼数做的很周到,这份礼唐宁收的可谓是心安理得,毕竟就连康王自己都不知道,韩侍郎倒台了,对于端王将是多大的打击,一份重礼还一个户部侍郎,这波他绝对不亏。

    康王送的东西,很多都是唐宁自己用不到的,他走进内宅,招了招手,说道:“琴棋书画,小诗,酒儿,还有晴儿,别傻站着了,过来给你们挑礼物……”

    ……

    皇宫。

    由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御史大夫共同负责,对户部侍郎韩明的审问已经结束,期间并未动用什么刑罚,韩明对于贪污税银一事供认不讳,案情进展的十分顺利,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经审问结束。

    一名宦官走上前,对御史大夫小声说了一句,御史大夫点了点头,说道:“陛下有旨,将罪臣韩明,押至崇明殿。”

    他看了身穿白色囚衣,披头散发的韩明一眼,目光复杂,长叹口气。

    刑部尚书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曾经那个不畏强权,宁死不屈的韩御史,怎得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刑部尚书亦是叹了口气,遗憾道:“本官至今都不相信,韩明会行贪污之事,一代良臣,可惜了,可惜了……”

    御书房中,陈皇站在大殿正中,面色有些颓然。

    凌云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躬身道:“陛下,臣已经率人,将除户部右侍郎韩明之外,韩家主仆六人,全都打入刑部大牢。并且已经按照陛下的吩咐,押韩明去了崇明殿。”

    陈皇看着他,问道:“韩明官拜户部侍郎,家中便只有主仆六人?”

    凌云点了点头,说道:“韩明一妻一女,一位老仆,一名厨娘,外加两名家丁,只有六人。”

    陈皇看着他,问道:“在韩家搜出赃银了吗?”

    凌云道:“回陛下,在韩家共搜出银子六十三两七钱,除了早年陛下赐过的一条玉带之外,再无长物。”

    陈皇眉头皱起,问道:“韩明数年间,贪污税银两百三十余万两,每年的俸禄,折算成银两,也有数百两之多,缘何家中只有这么点儿银子,那两百多万两都去了哪里!”

    凌云躬身道:“微臣已经将韩家整个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藏银的地方,韩明与北区的贫民居住在一起,据他的邻居所言,韩家平日里生活简朴,还经常拿出银两粥饭,施舍乞丐……”

    陈皇沉默了片刻,沉声说道:“去崇明殿。”

    崇明殿内,韩明跪在地上,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抬头看了一眼,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说道:“罪臣韩明,叩见陛下。”

    陈皇站在他的身前,看着他,缓缓问道:“还记得你是怎么当上户部侍郎的吗?”

    韩明低着头,鲜血从额头流下,却默然无语。

    “你不记得,朕记得。”

    陈皇看着他,平静的说道:“十一年前,你还只是一位监察御史,当年奸相蔡成权倾朝野,蒙蔽天听,做下了许多天怒人怨的恶事,朝中百官摄于他的权势威严,敢怒不敢言,只有你韩明,不畏权势,不顾生死,直言进谏,罗列蔡成罪状二十八桩,在金殿上以头碰壁,以死直谏……”

    “六次当街刺杀,你不皱眉头。”

    “韩家唯一的嫡子死在蔡贼的报复之下,你没有退缩。”

    “他们绑了你年迈的母亲,逼你就范,你的母亲以死明志,不做你的拖累……”

    ……

    “你以一己之力,扳倒奸相一系,朕升你为户部侍郎,盼望你能为国效力……”陈皇看着他,一脸痛心,沉声道:“韩爱卿,朕的韩爱卿,你告诉朕,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

    “罪臣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

    韩明声音沙哑,再次俯身,将脑袋狠狠的磕在地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

    他的额头早已血肉模糊,却依旧磕个不停。

    “十一年前,朕欠你们韩家两条命。”陈皇长舒口气,看着他说道:“今日,朕还你六条。”

    陈皇注视着他,缓缓说道:“可朕也必须给百姓,给朝廷一个交代。”

    韩明拜倒在地,高声道:“谢陛下。”

    一名宦官,走上前,从玉盘中取出一个酒杯,递给韩明。

    韩明双手接过,最后看了陈皇一眼,笑道:“若有来世,韩明还愿做陛下的臣子。”

    他放下酒杯,跪直身体,对陈皇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头低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片刻之后,刑部尚书看着崇明殿中的一块白布,抬起头,说道:“陛下,韩侍郎就这么死了,他背后之人……”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韩明既已认罪,此案便到此为止,所有涉事官员,严惩不贷。”

    刑部尚书躬身道:“臣遵旨。”

    刑部尚书退出大殿之后,陈皇深吸口气,说道:“宣端王进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