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零五章 洗冤集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皇仔细琢磨了一番,亦是觉得唐宁说的也有些道理,看了看他,问道:“你怎么连这些也懂?”

    如果连这些都不懂的话,他那些遍《少年包青天》和《大宋提刑官》就白看了,他以前还买过一本《洗冤集录》,虽然只是翻了几页,但还是记住了一些内容。

    唐宁看着陈皇,笑道:“大人忘了,下官也是一名大夫。”

    “你不说朕……,我倒还真忘了……”陈皇目光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实在是因为他的身份太多,新科状元,诗疯子,翰林修撰,户部主事,刑部主事……

    这么多身份也就罢了,他还干一行专一行,科考连中三元,写诗无人超越,在翰林院时是最博学的翰林,在户部时能提出治贪新法,在刑部又对查案这么精通……,这种情况下,谁还能想起来他除了这些身份之外,还是太医丞的师叔……

    听了这些话,那胡姓富商早已涕泗横流,瘫倒在地,恸哭道:“大人,您要替小民做主,替小民的娘子做主啊!”

    唐宁毕竟不是神探,询问了胡府丫鬟下人的情况之后,也没有得到什么太有用的信息,只能命刑部先备案查访。

    从胡府出来的时候,陈皇随口说道:“你在户部教给计史的那些妙法,方侍郎已经向朕提出推行的申请了,朕觉得此法对朝廷大有益处,已经准奏,若是方侍郎找你,你要协助他将此法推行下去。”

    唐宁在心里暗骂方哲这个无耻之徒,在户部时利用了自己不说,现在他已经离开户部了,居然还给他找事……

    他心里骂着方哲,脸上却还得露出笑容,点头道:“臣遵旨。”

    陈皇没有再回户部,半路上就回了宫,赵嘤嘤也跟着他回去了,回去的时候,唐宁见她脸色有些发白,这小妞胆子这么小,估计这次是几天都吃不下饭了。

    唐宁走回自己的值房,一名小吏走到许侍郎的值房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许侍郎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案子结了?”

    “没结……”那小吏看了他一眼,说道:“唐主事断定那不是自杀案,而是他杀案,命刑部衙的人去调查了。”

    “他杀案?”许侍郎重新抬起头,问道:“他怎么断定的?”

    那小吏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再次叙述了一遍。

    许侍郎怔了怔,随后便挥手道:“算了,那就让刑部衙的人去查吧。”

    一般来说,自杀案和他杀案的处理方法全然不同,前者只需要在刑部备案之后,就可以留档不管了,后者则要麻烦的多,这种案件十件中难破一件,刑部积压了太多太多,再多一件也无妨……

    他想到一件事情,说道:“上个月各地需要复核的案子,都送来了吗?”

    那小吏点了点头,说道:“都送来了,只是刑部衙还没有审核。”

    许侍郎看着他,说道:“那就先拿去刑部衙复核吧。”

    唐宁坐在值房之中,本来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但早上才见过尸体,他虽然没有像赵嘤嘤一样被吓的脸色发白,却还是有些吃不下饭。

    一名小吏将一大叠卷宗抱进来,说道:“大人,这是各地送来的案件卷宗,侍郎大人请您尽快审核。”

    “放下吧。”反正也没有什么食欲,唐宁干脆翻开一份卷宗看了起来。

    朝廷对于人命还是很看重的,哪怕是犯了死刑的人犯,也要经过刑部审核,再由皇帝亲自审核之后,才会下最终的判决。

    而在刑部,这些卷宗至少也要经过刑部衙和刑部侍郎两道关卡,只要任何一人觉得案件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便会打回重审。

    这些卷宗里面包括证人的证词,仵作的验尸报告,以及地方县衙的记录文书等。

    十一份卷宗他一一看完,只留了两份,将其他九份堆叠在一起,叫来了那名小吏,说道:“这几份打下去重审。”

    那小吏看着他,诧异道:“这些……全都打下去重审?”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全都打下去。”

    这些卷宗除了这两份之外,其余几份,要么是证据不足,要么是尸检报告有问题,若是其他的案件也罢,但这都是人命大案,他的手指动一动,就有一人活不过明年秋天,容不得有丝毫疏忽。

    或许刑部的人不觉得,但作为六部之中,唯一一个直接掌握百姓生杀大权的部门,更是要谨慎的行使手中的权力。

    那小吏看了看唐宁,点头道:“属下遵命。”

    唐宁对于县衙的审案流程其实已经十分熟悉了,深知如今各地官衙在查案上的缺陷在哪里。

    《洗冤集录》上有这么一句话,“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唐宁对这句话记忆比较深。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所有案件中,没有比人命案子更重要的,命案探查时也没有比查清初始案情更重要的事情,要查清初始案情,检验又是最重要的一环。

    陈国可没有《洗冤集录》,仵作验尸也处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类似于今天早上的案情,放在任何一个地方县衙,怕都会简单的判定为自缢,这样对于官府来说是足够省事了,但民间却多了大量的冤案,甚至会有不少无辜的人因此而死。

    他虽然咸鱼了一点儿,属于需要被人推着走的那种,但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打算主动做点儿什么。

    《洗冤集录》他当时没有看完,主要是内容太过劲爆,看多了吃不下饭,现在虽然有些后悔,但也为时已晚,他只能先将自己看过的内容写出来。

    限于当时条件和思想认识的局限,《洗冤集录》中,也有一些不科学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些小小的瑕疵,掩盖不了此书的价值。

    唐宁对于法医的认识,仅限于在电视剧上看到的那些,可要著一本系统的法医著作,这还远远不够。

    写完了他看过的《洗冤集录》内容,又零零散散的记了一些电视剧中看过的,他放下笔,招来一名小吏,吩咐道:“将京畿道各衙的仵作名单,给我抄录一份。”

    那小吏虽然不知唐宁要仵作名单干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属下马上去办。”

    要论验尸经验,他自然是不能和这些仵作相比的,他们都是世代相传,每个人可能都有些独门秘技,将这些综合汇总,再加以甄别筛选,要比他一个人起到的作用大多了。

    这是一件造福天下的大事,唐宁罕见的没有偷懒,将看过的各种探案剧再回忆了一遍,这是很耗费心神的事情,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但他这两天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只能强迫自己吃下去许多东西。

    《施公奇案》看到一半,他去后厨偷了两个馒头,准备回去补完后一半,走进值房就看到赵蔓坐在他的位置上,见他进来,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最近又写了什么故事,居然不告诉我……”

    她手中拿了一本薄册,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唐宁有些诧异,赵嘤嘤还是有几分胆气的,那种重口味的内容都能看得津津有味。

    他咬了一口馒头,赵蔓抬头看着他,脸色发白,看到他手中的馒头时,面色更白,捂着胸口,“呕……”

    唐宁近些天吃东西本就勉强,听到她的声音,顿觉胃中一阵翻滚,“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