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零六章
    赵蔓捂着嘴,声音含糊的说道:“你,你怎么能写这么恶心的东西!”

    这一本《洗冤集录》的现实意义,要远在那些小说本子之上,赵嘤嘤不了解,唐宁不和她计较,将她手中的册子拿过来,他近几天的心血可都在这上面了。

    “有了这一本书,天下的捕快就知道应该怎么查案,仵作就知道应该怎么验尸,天底下不知道会减少多少的冤案……”唐宁看着她,问道:“那天被人杀害,做出自缢假象的妇人,公主还记得吧?”

    赵蔓脸色发白的点了点头。

    唐宁继续说道:“若是那天换做一个不懂得查案的捕快,一个学艺不精的仵作,这京师岂不是又会多一条冤魂,几十年来,京师的天上,不知道漂浮着多少冤魂,可能公主的长宁宫里也有,他们每天都飘在宫殿上方,不管什么时候都看着你……”

    “你别说了!”赵蔓惊恐的捂着他的嘴,慌张道:“我的长宁宫才没有鬼呢!”

    唐宁拿开她的手,说道:“我就是说说而已,公主不用当真。”

    “那,那你快写吧。”赵蔓脸色有些发白,看着他说道:“等你写好了,世上的冤案就少了,冤魂也就少了……”

    唐宁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可是我现在遇到难处了……”

    赵蔓立刻问道:“什么难处?”

    唐宁遇到的难处自然是他自己懂得的知识有限,但他一个户部主事,官阶微末,想要召集全京畿地区的仵作进京,让他们把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看家本事都献出来,难度还是有些大。

    “这有什么难的。”赵蔓看着他,说道:“我求父皇下一道圣旨,他们谁不来就打谁的板子,把他们屁股打肿,看他们来不来。”

    这倒是个好主意,唐宁作为刑部主事,是没有权力直接向皇帝上奏的,层层递上去又麻烦,远没有赵嘤嘤一句话来的方便快捷。

    他对赵蔓拱了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公主了。”

    赵蔓挥了挥手,说道:“不用谢我,我帮的是天下的百姓,又不是你……”

    ……

    御书房,陈皇听赵蔓说完了之后,略一思忖,便点头道:“有道理,若是官衙的人探案也都能像他一样,细致入微,这天下就会减少不少冤案。魏间,命翰林院拟旨,快马送到京畿道各地官衙,让各地官衙的仵作在半个月内前往京师,不得有误。”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道:“户部的新算法已经推行,以后的账目核算便会快捷许多,先是户部,又是刑部,看来朕当初让他行走六部,还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赵蔓闻言,撇了撇嘴,说道:“那个家伙,有那么厉害吗?”

    “他虽然不谙官场之道,但却总能提出治国的实策。”陈皇有些遗憾,说道:“他若是没有婚配,朕便可招他为驸马,这样不仅他与我皇室的联系会更加紧密,蔓儿你也能有一个好归宿,朕看你也挺喜欢他的……”

    “谁,谁喜欢他了!”赵蔓闻言,顿时红了脸,说道:“他那么好色,身边的女人一大堆,我才不愿意让他当驸马,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陈皇看着她问道:“不喜欢他还这么帮他?”

    “我,我这是为了百姓少受些冤屈。”赵蔓攥着衣角,说道:“而且,他都有两位娘子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回宫去了!”

    她一路小跑回宫,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不知是累的还是羞的。

    她趴在床上,将头埋在被子里,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虽然她很喜欢和那家伙一起玩一起说话,但要说到嫁给她……,她还没有仔细考虑过嫁人的事情,就算是真要嫁,也不可能嫁给有妇之夫的。

    她摇了摇头,将那道身影从脑海中挥去,然后便有些脸红的想着,她以后要嫁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他最好文武双全,长得俊俏,还要会写好看的故事,会陪她玩,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挺身而出来保护她……

    ……

    赵嘤嘤办事还是挺靠谱的,自唐宁将那件事情托付给她之后,就陆续的有仵作来刑部报道,因为是皇帝亲自下的命令,他们都十分的尽职尽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尤其是在知道他们可以在这部著作里面署名之后,积极性便更高了。

    这些人世代都是仵作,子承父业,代代相传,即便是还没有法医学的概念,但他们每一家千百年积累下来的经验,都是极具借鉴意义的宝贵财富。

    到刑部任职的一整个月,唐宁都在忙着编纂《洗冤集录》,和那些仵作讨论探究具体案例,这期间赵嘤嘤来了一次,听了一会儿他们聊的内容,然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这件事赵嘤嘤帮了他不少忙,唐宁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下次她在要求他陪她逛街陪她说话,他便不会拒绝了,也不让小桃再用蛇吓唬她……

    这一个月里,户部的大小官员,对那位新来唐主事的印象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都说他好惹事,尤其是喜欢和上司过不去,但从过去的这一个月来看,他都安安静静的待在值房里,需要他处理的公务,也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和外界的传言极为不符合。

    唐宁将所有的资料整理完毕之后,已是十二月中,这本书朝廷会出钱雕版印刷,也将会在各地官衙中推广,尤其是仵作,更是被要求必须学习。

    与之相对应,刑部的律法条陈中也要多增加几条条款,加重检验在审案过程中的权重,同时要建立完善的追责机制,等到这些完毕,应该就是年后的事情了。

    需要唐宁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他干脆向刑部尚书请了个假,理由是为编书寻找素材,刑部尚书批了他半个月,再加上初一到十五的法定假日,他便拥有了一整个月的假期。

    正好临近年关,小如和小意已经着手操办过年的诸多示意,唐宁忙碌了一个多月,终于有空闲好好休息休息。

    天然居,苏媚的住处。

    唐宁躺在后院的草坪上,苏媚坐在亭中,手中的洞箫声音清远,听之心旷神怡。

    她的乐声可以迷魂,被人称为“魔音”,但也可以舒缓心情,陶冶情操,让人暂时忘掉所有的烦恼,仿佛灵魂脱体,跟着她的乐声满世界的飘荡。

    一曲毕,唐宁睁开眼睛,问道:“除夕的时候,我想把娘接过去,你要一起过去吗?”

    苏媚放下手中的洞箫,说道:“除夕是你们一家团聚,我去做什么。”

    唐宁双手枕在脑后,说道:“干姐姐也是姐姐啊,别拿自己当外人。”

    “不是外人是什么?”苏媚瞥了他一眼,问道:“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