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一十章 求问姻缘
    兴安寺在京师郊外,平日里香火鼎盛,是京畿最大的寺庙之一。

    庙内供奉着不少神佛,常年香火不断,百姓们进庙祈福求运,问病消灾,不知从何时起,民间有传言道,兴安寺求姻缘十分灵验,女子若是诚心的奉上香火,一年之内,必定觅得如意郎君。

    也正因此,往来兴安寺的香客中,以未婚的妙龄女子居多,就连皇室的公主,以及京中权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会来此求签问姻缘。

    每年的正月初一,是兴安寺的庙会之日,也是香客最多的日子,若是来的晚了,少不得要排一个时辰的长队。

    此刻,庙门前整齐的队伍却忽然散开,众人围成一圈,对里面的几道人影指指点点。

    几位明显身份不凡的年轻人倒在地上,身前站着十余位护卫模样的男子,他们的对面,乃是一名女子,女子不曾带着兵器,却让对面的十余人如临大敌。

    刚才所有人都看的清楚,这几名年轻人对从庙里出来的一名女子拉拉扯扯的时候,这位女侠路见不平,几脚就将他们踢翻在地,这才有了现在的僵持情况。

    一名年轻公子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掉身上的尘土,指着那身材高挑的女子,踹了身前的护卫一脚,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她们给我拿下!”

    “佛门清净之地,这成何体统……”

    “她们这么胆大妄为,就不怕佛祖降罪!”

    “嘘,小声点,这些人我们可都得罪不起!”

    ……

    众人小声议论间,那些护卫已经逼上前来,唐夭夭回头看了方小月和那陌生女子一眼,说道:“你们站在后面。”

    年轻公子见那些护卫抽出兵器缓缓逼近,立刻道:“都把兵器收起来,伤了美人,我唯你们是问!”

    让拔刀的是他,让收起兵器的也是他,众护卫心中暗骂一句,但还是老实的将兵器归鞘。

    一名护卫飞快的冲过去,又以更快的速度飞回来。

    唐宁一脚将那名护卫踹飞之后,站在唐夭夭和方小月的身前。

    唐夭夭双手环抱,走到他的身前,小声道:“你行不行?”

    一对十真刀真枪的打,唐宁自然是打不过的,但真要放开了打,再来十个唐宁也不怕,老乞丐教他的毒术,可不止能让萧珏拉肚子。

    他看了唐夭夭一眼,说道:“你站到后面去。”

    “你们住手!”那些护卫还没有来得及再动,身后便忽然传来一道声音,那年轻人走上前,看着唐宁,问道:“唐大人认识这位姑娘?”

    唐宁皱眉看着他,问道:“你是?”

    年轻人拱手道:“家父延平侯。”

    唐宁摇了摇头:“不认识。”

    年轻人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说道:“上次在康王殿下的宴会上,我与唐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他看了唐夭夭一眼,又望向唐宁,说道:“一场误会,既然是唐大人的朋友,此事就这么算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几人灰溜溜的从人群中走出去,唐夭夭看着唐宁,问道:“你朋友?”

    “不熟。”唐宁摇了摇头,康王的宴会上,他倒是认识了不少人,但的确不认识这几个,看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唐夭夭身后的素衣女子看着她,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姑娘和公子相救。”

    唐夭夭挥了挥手,说道:“那几个家伙说不定还没走,你要不在这里等一会儿,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队伍又恢复了正常,唐宁本来想在外面等她们,但唐夭夭非要拉着他一起排队,他一个已婚人士,还求什么姻缘,但考虑到唐妖精的性子,万一他走了以后,她再惹出什么麻烦来,唐宁还是站在他的前面。

    周围的人群,还在议论刚才的事情。

    “刚才那个,好像是延平侯的小儿子。”

    “长兴侯和永川伯的小儿子也在……”

    “这些权贵人家,真是无法无天,佛门圣地,众目睽睽之下,调戏民女,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哎,你不知道,如今这朝堂,都以康王为尊,他们家里拥护的也都是康王,还哪里用管什么王法……”

    唐宁排在队伍中,自然也听到了这些纷杂的声音。

    这段日子,随着康王在朝中地位的水涨船高,康王一系的权贵官员,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做事少了诸多顾忌,哪怕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朝中官员也都会给康王一个面子,不多做计较。

    反观拥护端王,拥护唐家那些人,则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一旦被人捉住把柄,痛打落水狗的人也就会接踵而至。

    这个世道,便是谁得志谁猖狂,端王和康王,从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庙外某处,一名年轻男子吐了口气,愤愤的说道:“吃了这么大的亏,就这么算了吗?”

    刚才开口的年轻公子挥了挥手,说道:“还能怎么样,康王殿下对那姓唐的十分器重,得罪了他没什么,要是惹得康王殿下不满,回家有你们受的。”

    那年轻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那小娘子长得挺标致,青楼里可找不到这种类型的。”

    年轻公子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不远处排队的人群,说道:“你不就是喜欢清纯的吗,这里不还有这么多,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说的你不喜欢似的,青楼里的姑娘玩腻了,你难道就不想换换口味……”

    ……

    “到了到了,你先去抽支签。”前方排队的人很多,好不容易排到,唐夭夭便飞快簇拥他进去。

    不知道唐妖精为什么对求签这么感兴趣,踏入殿内,立刻便安静了许多,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熏香的味道,一名小和尚站在前面,笑问道:“请问施主是问前程,还是求姻缘?”

    唐夭夭抢在唐宁之前回道:“求姻缘。”

    小和尚伸手指了指左边,说道:“求姻缘请到这边来。”

    几人走到一个签筒签,一名老和尚看着他,说道:“请施主从筒中抽一根签出来。”

    唐宁自是不用求姻缘的,给唐夭夭让开位置,说道:“你来吧。”

    唐夭夭摆了摆手,说道:“你先抽一个。”

    唐宁本就无所谓,随手抽了一支,目光望上去。

    “佳偶耶?神仙美眷也。夫复何求?”他看了看签上的数字,望向那老和尚,问道:“此签何解?”

    老和尚怔了怔,随后便双手合十,说道:“施主真是福缘深厚,此签乃是签中之王,抽中此签者,对对佳偶,神仙美眷,百年偕老,无须再觅良缘。”

    唐宁现在生活美满,婚姻幸福,这签应在他身上倒是挺准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一旁的功德箱中。

    “我也要抽!”方小月有些期待的跑上前,从签筒中抽出一根,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宁哥,这签是什么意思?”

    “想不到小施主也是福缘深厚之人。”老和尚脸上露出错愕之色,很快便恢复正常,说道:“此乃第一签,是上上大吉签,春木宿鸟,正好追求,男婚女嫁,月老牵成,问缘分,则是难得之良缘。问婚姻,则白头偕老。”

    唐夭夭迫不及待的抽出一根签,看了看之后,问道:“便如凤去秦楼,云敛巫山……”

    老和尚看了看她,说道:“凤去秦楼,伊人去矣,巫山之云亦敛,姑娘的意中人即将远行,婚姻一事,还需看后缘。”

    “什么意思?”唐夭夭看着他,问道:“这是什么签?”

    老和尚合十道:“此乃下签。”

    唐夭夭皱起眉头,说道:“我再抽一根!”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女施主有所不知,求签之事,以首签为准,再抽就没有意义了。”

    从庙里出来的时候,唐夭夭的情绪有些不太高,设身处地的想想,换做唐宁自己,可能也不太高兴。

    签筒中的下签不过十分之一,她一次就抽中下签,运势非常人所及。

    看着她一脸颓然的样子,唐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那老和尚说的话不用全信,他要是真懂姻缘,也不会在庙里做和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