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狗官!
    说了一大堆都没有得到回应,萧珏看着唐宁,诧异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唐宁回头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楚国的长宁郡主叫什么名字?”

    “李天澜啊。”萧珏看着他,说道:“要不是她是楚国摄政王独女,我还以为她就是你的李姑娘呢……”

    萧珏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诧异的问道:“好像自从你大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李姑娘了,她去哪里了,离开京师了吗?”

    唐宁舒展舒展了手臂,将指节捏的嘎吱作响,问道:“康王和端王为什么要娶楚国的长宁郡主?”

    “这你都想不明白?”萧珏瞥了他一眼,说道:“他们本来是想娶一位楚国公主的,可惜楚国没有公主,只好退而求其次,这位摄政王虽然只是一位亲王,但和楚皇情同手足,楚皇病重这几年,国事皆是由他打理,由此可见其在楚国的地位……”

    “若是康王或端王有人能迎娶到长宁郡主,就有极大可能获得楚国的外部支持,端王想要扳回一局,康王想要扩大优势,联姻是最好的办法。”

    唐宁继续问道:“楚国使臣同意了?”

    “这倒没有。”萧珏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他们自然做不了主,应该是此次护送平阳公主到楚国的时候,当着楚皇的面求亲。”

    萧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康王得利总比端王得利要好,一旦康王上位,端王和唐家必倒,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夺嫡一事,即便要考虑朝堂上两方势力,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陈皇的心思。

    端王在之前的争夺中,已经败下阵来,陈皇没有选择扶持端王,而是继续偏向康王,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萧珏有些惊叹,说道:“你当初站在康王这一边,实在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唐宁看着他,问道:“谁说我站在康王一边了?”

    ……

    心中想着某件事情,唐宁吃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直到钟意拽了拽他的袖子,他才抬起头,疑惑道:“怎么了?”

    钟意小声道:“爹刚才问你话呢。”

    “啊?”唐宁的目光望向钟明礼,歉意道:“抱歉岳父大人,刚才有些走神……”

    “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钟明礼挥了挥手,说道:“开衙第一天,刑部便将各县衙的重案要案全都提了过去,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也无需着急,一件一件处理即可。”

    唐宁微微一怔:“竟有此事?”

    刑部对于各地官衙的疑难案件,向来避之不及,能躲则躲,怎么会主动过问?

    钟明礼也有些疑惑:“你不知道?”

    唐宁想了想,说道:“或许是还没有来得急呈交刑部衙。”

    钟明礼点点头,说道:“听说刑部在编纂一本书,上面记载了各种案件的审查和检验之法,编纂完毕之后,各大县衙都要以次为凭,规范审案……”

    唐宁点头道:“此书已经编纂完毕,只等陛下阅过之后,就会下发到各大衙门。”

    《洗冤集录》此书,将会作为官方的法医指导书,不能出什么纰漏,唐宁最后检查了一遍,才将一名书吏叫过来,说道:“将此书交给许侍郎吧。”

    那书吏接过书之后,唐宁又道:“今天没有新的卷宗送过来吗?”

    “回大人,没有。”那书吏躬身回道。

    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随后便挥了挥手,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刑部某房,刑部侍郎许程接过那本《洗冤集录》,随意翻看了两页,就将之放在一边,说道:“唐主事负责的事情,一般不会出什么疏漏,等到尚书大人回来,直接送到尚书大人那里吧。”

    那书吏离开之后,又有一人飞快的走进来,对许程耳语了几句。

    许程挥了挥手,说道:“刑部能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应该能处理好的。”

    那人点了点头,又问道:“大人,昨日从县衙提上来的那些案子……”

    许程想了想,说道:“先放着吧,等到杨郎中来衙门了,再转过去。”

    按照刑部规定,所有呈交刑部的案件,都要先经过刑部衙初审,如今刑部郎中养病在家,主事之人是唐宁,虽说这唐宁似乎也是康王的人,但却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以防万一,还是小心为妙。

    那人低声应了一声,走出去。

    在刑部的日子只有不到半个月,唐宁长舒了口气,整天对着这世间最阴暗最残酷的事情,便是连心情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放衙时间刚到,他便踱着步子,走出了刑部衙门。

    与往日不同,今日的衙门口处,显得有些骚乱。

    一名衙役站在门口,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怒道:“走走走,刑部衙门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再敢扰乱衙门秩序,棍棒伺候!”

    一名老妇跪在衙门口,扯着他的裤管,颤声道:“大人,我们有冤情啊……”

    “还不走!”刑部衙役脸上怒色更甚,猛地退后一步,那老妪摔倒在地,身旁的女子立刻去搀扶。

    那刑部衙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大声道:“来人,把她们赶远一点!”

    “慢着。”唐宁从衙门里走出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衙役回过头,立刻躬身道:“大人,这两个刁民在衙门口闹事,属下这就赶她们走。”

    唐宁目光望向那妇人和女子,视线在后者脸上扫过时,诧异道:“怜儿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

    延平侯府。

    “你们几个混账,这里是京师,别以为家里有点权势就能为所欲为!”延平侯看着跪在堂中的四名年轻人,沉声道:“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们,你们闯祸事小,若是连累了家族,你们死不足惜!”

    一人走上前,说道:“陈兄消消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多多约束自家小辈就好,犯不着动这么大的气。”

    另一人想了想,问道:“陈兄,李兄,此事真的万无一失吗?”

    延平侯脸色稍缓,说道:“以殿下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刑部侍郎许程还是知道进退的,此案到了刑部,总比在平安县衙要好,不过,要想万无一失,还要做的再彻底一些。”

    一人想了想,点头道:“交给我了。”

    ……

    唐府。

    唐宁看着那布衣女子,递过去一杯水,说道:“怜儿姑娘,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你怎么会去刑部衙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布衣荆裙的女子抽泣了两声,哽咽道:“那日他们闯入我家,想要轻薄于我,我抵死不从,父亲大人与他们周旋,他们就将父亲大人毒打一顿,还放火烧了我们的房子,父亲,父亲被他们活活烧死……”

    听她说完,连钟意和苏如脸上都露出了怒色,唐夭夭一拍桌子,怒道:“岂有此理,杀人偿命,你们没有报官抓他们吗?”

    女子低下头,抹了抹眼泪,说道:“官府抓了他们,后来又放了,说我们是不小心失火……”

    “狗官,一定是他们官官相护,草菅人命!”唐夭夭气的咬牙切齿,问道:“哪个官府?”

    那女子低声道:“刑部。”

    唐夭夭猛地转过头,目光望向唐宁。

    作为一个临时工,唐宁感觉很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