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章 舍不得他
    皇宫。

    满殿朝臣皆知当今陛下勤于政事,每日至少会有六个时辰在御书房度过,不过今日,陈皇罕见的没有在御书房批阅奏章,而是行走在略显萧瑟的御花园中,身边只有贴身宦官魏间陪着。

    “朕听说,楚国那位长宁郡主,以男儿身参加科举,十七岁之龄,三元及第,又文武兼修,虽是女儿身,但世间男子罕有及也。”他的目光望向远处,说道:“她的风采,甚至还要超过其父当年,楚国皇室,当真是人才辈出。”

    魏间笑着说道:“陛下忘了,我朝三元及第的状元就有两个,方大人和唐大人,都是少年成名,比起那长宁郡主,也不差在哪里。”

    “朕说的是皇室。”陈皇收回视线,说道:“端王和康王,只知争权夺利,能力平平又毫无担当,叫朕以后如何将江山交到他们的手里?”

    魏间呵呵一笑,说道:“陛下龙体康健,这江山至少还能在陛下手中延续数十年,两位皇子现在还年轻,终会有所改变……”

    “皇位坐的久了,谁都累啊……”陈皇叹息口气,问道:“朕的本意是让他们互相较量,互相成长,不曾想他们只着眼于眼前的权势,更有甚者,竟然将手伸到了国库之上……”

    陈皇咬着牙,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若是堂堂正正的承认也就罢了,为枭雄者,当有此魄力,可他连承认都不敢,朕对他失望之至……”

    魏间跟在陈皇身边,低头不语。

    “一人毫无魄力,一人一朝得势,便得意忘形,大结朋党,这些日子,御史台弹劾京中权贵的折子还少吗?”陈皇说着说着,呼吸便粗重起来,一巴掌拍在亭中石桌之上,怒道:“朕还没死呢,他们一个个的都在争什么!”

    魏间急忙上前,说道:“陛下息怒,息怒……”

    片刻后,陈皇的呼吸才恢复平静,问道:“蔓儿这些日子在做什么?”

    魏间道:“公主殿下这些日子由安阳郡主陪着,走遍了京师的许多地方……”

    平阳公主府。

    赵蔓看着安阳郡主,炫耀的说道:“安阳姐姐,你钓过鱼吗,我昨天去钓鱼了,钓了好多好多呢……”

    “没有……”安阳郡主摇了摇头,京中贵女自有她们的娱乐方式,垂钓这种事情,显然不在其列。

    她看了看赵蔓,忽然问道:“平阳妹妹和谁一起去的?”

    “和唐宁啊。”想到昨天的事情,赵蔓的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说道:“他笨死了,昨天我们比赛钓鱼,他一条都没有钓到……”

    安阳郡主看着她,目光微异,想了想,说道:“唐大人乃是三元及第,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计谋无双,妹妹你不想嫁到楚国,为何不让他帮你,或许他有办法让你不用嫁呢?”

    赵蔓笑了笑,说道:“关乎两国邦交,父皇和朝臣都同意的事情,他能有什么办法……”

    安阳郡主看着她,说道:“这可说不定。”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关乎两国邦交的大事,他若反对,陛下不会容他,朝廷也不会容他……”

    她看着安阳郡主,说道:“其实这些天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是公主,生在皇家是我的命,嫁到楚国也是我的命……”

    安阳郡主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那个从小与她一起长大,她再也熟悉不过的平阳妹妹,似乎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生在深宫,心性如一张白纸的小姑娘了。

    她目光望向别处,说道:“其实陛下也很疼你,只是两国邦交事大,陛下也必须以国事为重。”

    赵蔓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怪父皇。”

    两姐妹又在府中说了一会儿话,安阳郡主才起身告辞。

    赵蔓送她到门口,安阳郡主忽然看着她,问道:“马上就要去楚国了,一定很舍不得他吧?”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习惯了,就好了。”

    “我还没说那人是谁呢。”安阳郡主看着她,问道:“妹妹说的,又是谁呢?”

    赵蔓怔在原地,嘴唇紧咬,双手绞在一起。

    ……

    “咦,这是谁来了?”天然居,苏媚坐在一堆案牍之后,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唐宁,说道:“好久不见,你好像长高了……”

    唐宁还未走近,一股幽怨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他这些日子是没怎么过来天然居,主要是下衙之后,除了陪小如小意,其余的时间都在想办法让赵蔓开心,最后的一段日子,作为朋友,他希望留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我来过两次,可你都不在……”

    苏媚瞥了他一眼:“你来这里是看娘的还是看我的?”

    “有区别吗?”

    “没有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唐宁瞪不过她那一双足以魅惑众生的眼睛,移开视线,说道:“今天是来看你的。”

    片刻后,苏媚躺在床上,唐宁坐在床边,似是随意问道:“楚国太子求娶平阳公主,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吧?”

    苏媚撇了撇嘴,说道:“这件事情京师人尽皆知,你也太小瞧我们了。”

    唐宁随口问道:“楚国太子的秉性如何,你知道吗?”

    苏媚睁开眼睛,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宁解释道:“好奇,随口一问。”

    苏媚想了想,说道:“骄奢淫逸,荒唐无道,比起康王和端王也远远不如,他在楚国朝堂毫无影响力,楚国甚至有许多百姓和官员都认为,楚皇应该废掉太子,传位给胞弟信王------你现在知道他的秉性如何了吧?”

    唐宁怔了怔,楚国的事情,他并不清楚,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李天澜的郡主身份,更是不知道,楚国太子的秉性,居然比康王和端王都差。

    那可真是差到极点了。

    如果真是这样,赵嘤嘤嫁过去,不就是跳进了火坑?

    苏媚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他问道:“你在想什么?”

    唐宁回过神,急忙道:“没什么。”

    苏媚看着他,说道:“你在想其他的女人。”

    “……”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直觉,更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想另外的女人,要不然就会像唐宁一样,被点了睡穴,卷上被子,滚到床角,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没有思想的药人。

    ……

    康王府。

    康王坐在主位上,喃喃道:“谁知道这长宁郡主是高是矮,是美是丑,若是娶了她,本王的正妃便不能是别人了……”

    他身旁一名中年男子急忙说道:“殿下,如今陈楚两国正是重新建立紧密邦交的时候,不管这长宁郡主是高是矮,是美是丑,娶了她,都对您大有好处……”

    康王点了点头,正要再开口的时候,有人从门外快步走进来。

    “殿下,刑部许侍郎让人送了一封信过来。”

    康王接过信,看了看之后,说道:“靖边侯府占了百姓的地,平安伯之子玷污良家……,这都是什么?”

    那下人立刻道:“许侍郎让请示殿下,这些案子,应该怎么办……”

    “说了让他看着办!”康王拍了拍桌子,说道:“他们刑部吃饱了撑的,最近怎么这么多杂事……”

    刑部,刑部侍郎许程看着桌上的一叠卷宗,诧异道:“奇怪了,最近康王那边,怎么这么多案子……”

    一名刑部主事看着他,问道:“大人,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许程摆了摆手,说道:“全都压下去吧。”

    他将那些卷宗推到一边,站起身,喃喃道:“康王那边的权贵,也该约束约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