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万事俱备
    唐宁将《洗冤集录》递上去之后,过了三天,宫里才传来消息,命唐人斋先印发一千册,印好之后,朝廷会派人发放到各地官衙。

    区区一千册,没有什么利润,但作为京师第一家官方授权的书坊,这种意义是银子所不能取代的。

    作为首印书坊,日后《洗冤集录》的修正和陆续编撰,以及与之配套的《案中案》,《案情调研》,《五年县令三年破案》,都会由唐人斋负责编撰印刷。

    自此以后,唐人斋便有了官方背景,以后想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阻力也会小上许多。

    此外,借着这股春风,唐人斋还会陆续推出《我做刑部尚书那些年》,《一个刑部侍郎的自我修养》与《神捕是怎么炼成的》此类公案小说。

    其中,《我做刑部尚书那些年》前两卷已经售出,讲的是一位名叫宋慈的刑部尚书,在任期间,为民做主,屡破奇案,与朝中各种黑恶势力做斗争的故事,满满的主流正能量,符合当今朝廷一直以来所宣扬的核心价值观。

    此前市面上并没有此类公案小说,唐宁还担心这种类型的书籍没有销量,没想到百姓对于这种新形式的公案小说抱有极大的热情,甚至彻底扭转了唐人斋自建立以来,女性读者一直都占据半边天的局面。

    明日便是休沐日,放衙锣声响起,唐宁走出刑部衙,正好看到刑部侍郎从里面走出来。

    唐宁主动和他打了一个招呼:“许侍郎。”

    “《洗冤集录》的编纂,辛苦唐主事了。”许侍郎看着他,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说道:“唐主事这些天好好休息,刑部的那些案件,可暂时放一放。”

    唐宁拱了拱手:“多谢许侍郎关心。”

    事实上上面这几天并没有给他派发什么案子,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越不平静,就说明事情越不简单。

    唐家和端王已经风雨飘摇了,稍不留神,就会成为康王成功路上的踏脚石,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在等,不击则已,一击必中,算一算时间,他们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大动作,看来康王这一次,怕是也得脱一层皮下来。

    “许侍郎再见。”

    “唐主事再见。”

    和唐宁告别,许程脸上的笑容消失,脸上露出忧心之色。

    决心和康王拉近距离之后,这几日,他压下了不少案子,可他最初以为,只会牵扯到延平侯的那一件案子,没有料到那居然只是一个开始,如此一来,风险也要比之前大了许多。

    但他如今俨然已经无法回头,若是对此不管不顾,那么之前的努力便都白费,为今之计,只能跟着康王,一条路走到底。

    ……

    休沐总是让人开心,或许是上辈子每天重复的生活让他感觉到厌烦,唐宁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每天上班打卡的日子。

    能每天陪着家人,到处走走,钓钓鱼做做菜,哪怕是看唐夭夭拎着剑跳上跳下,也要比整天算计来算计去要好得多。

    唐妖精今天似乎有心事,练剑的时候心不在焉的,连唐宁都看出了几处破绽。

    没一会儿,她就收起剑走过来,欲言又止。

    唐宁还在脑海中推演,以她的刚才状态,自己用什么招式能打赢她,看到她走过来,抬起头,问道:“有事?”

    “怜儿姑娘……”

    唐宁看着她说道:“你别急,这件事情,很快就有结果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我听公主说,那些人的背景深厚,你和他们作对,会不会有事……”

    唐宁瞥了她一眼,现在知道担心他了,前几天还义愤填膺的骂刑部的狗官……

    这件事情,不管是发生在她们的朋友还是普通人身上,身为刑部主事的他不管不顾,良心上便过不去,只不过他不会像唐妖精那样做事仅凭冲动,不会用自己,用家人作为赌注。

    他看了看唐夭夭,说道:“大不了不做官了呗,反正也饿不死。”

    唐夭夭面色一变,“有这么严重?”

    “延平侯,长兴侯,永川伯,会宁伯……,这些人里面,哪一个不比我们家有权有势,更何况他们背后还有康王,现在的朝堂上,还有谁的权势能大过康王?”

    唐夭夭脸色有些发白,问道:“那,那怎么办?”

    “不知道……”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康王以后是要当皇帝的,就算这次我们赢了,以后他也会报复回来,削官罢职是轻的,还有可能抄家流放……”

    看着唐夭夭发白的脸色,唐宁瞥了她一眼:“现在知道怕了吧?”

    唐夭夭嘴唇颤了颤,说道:“对不起,我,我……”

    “骗你的!”唐宁忍不住笑出来,看着她,说道:“我怎么会用小意她们去赌,那些人很快就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你们就等着看吧。”

    唐夭夭表情怔住,深吸口气,看着他,问道:“很好笑吗?”

    看着她将手指骨节捏的咯吱作响,唐宁脸色肃然,说道:“不好笑。”

    唐夭夭揽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到我房间里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唐宁抓住石桌一角,问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唐夭夭掰开他的手,说道:“在这里,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看到?”

    “听到!”

    ……

    休沐的这天,唐宁哪里也没有去,昨天不小心扭到了腰,行动不便,只能待在家里。

    好在赵蔓今天也没有来找他,想想她昨天也没有来,不知道她在府里干什么,未免她会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唐宁吃过饭后便去找她。

    “你,你怎么来了?”

    唐宁走进房间的时候,她的神色明显有些慌乱,不知道刚才在干什么,眼神若有若无的看向一旁,如果唐宁没有猜错,那里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她不想让自己看到。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们晚上要去听戏,公主要不要一起去?”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些累了,想要早些休息,你们去吧。”

    唐宁目光望向她,最终摇了摇头,说道:“那我走了。”

    他离开之后,赵蔓才松了口气,将藏在被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名侍女走上前,小声道:“公主,还是让我来吧,您要是不小心伤着了可怎么办……”

    “不用了。”赵蔓摇了摇头,说道:“反正也就只做这一次,我想亲自动手,亲手送给他……”

    ……

    唐家。

    夜色已深,唐琦走到某间书房门前,敲了敲门,推门而入,看到唐淮坐在里面,沉默片刻,开口问道:“差不多了吧?”

    唐淮想了想,说道:“万事俱备,只差康王。”

    唐琦道:“那我便通知璟儿了,御史弹劾的折子递上去,康王便不得不出面了。”

    唐淮点了点头。

    唐琦想了想,又道:“周青的级别太低,便是弹劾,折子也要走尚书省,左司郎中郑栋负责六部事务,他本就是康王一系,折子到了他那里,可能过不去。”

    “他那里当然过不去。”唐淮丝毫不以为意,说道:“周青不够资格,但他可还有一个侍御史的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