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烫手山芋
    朝堂之上。

    散朝之前,大殿上再次陷入了僵局。

    由侍御史申正牵头,十余命举足轻重的官员站出来,展开了对京中诸多权贵的弹劾,明面上是弹劾权贵的目无王法,暗中却将矛头直指康王。

    最先站出来的侍御史也怔在原地,丝毫没有预料到会是现在的情形。

    他回头看了看,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望向不远处的礼部尚书唐淮,目中异色闪动。

    没有人再站出来弹劾的时候,百官也已经大致捋清了此事的因果。

    这些弹劾,其实大致可以归类为三件事情。

    第一件,便是京中的某些权贵,在康王得势之后,的确太过嚣张,目无法纪,鱼肉百姓,犯下众怒,引得御史和朝臣争相弹劾。

    第二件,则是刑部侍郎许程,对这些人的包庇,使得百姓无处申冤,无处诉苦。

    最后一件,是因为某些弹劾的折子,递到尚书省之后,便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这件事的矛头指向了尚书省某些官员。

    这三件事联系起来,便是不得了的大事,连刑部和尚书省都被渗透,这不仅是鱼肉百姓,更是为祸朝堂。

    陈皇坐在上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望向刑部侍郎许程,问道:“可有此事?”

    许程的面色有些发白,自然不可能在此时承认,强自镇定道:“臣绝没有袒护包庇,请陛下明鉴!”

    陈皇想了想,说道:“既然有这么多人弹劾,刑部侍郎暂且停职,刑部尚书宋义,自查刑部,御史台为辅,若是有人目无法纪,鱼肉百姓,或行袒护包庇之事,绝不姑息!”

    “遵旨!”

    刑部尚书和御史大夫同声说道。

    早朝散去,百官从殿内走出,神色各异。

    谁也没有预料到,今日早朝之上,会有这么大的震动。

    端王颓靡之后,康王在朝堂上可谓是风生水起,而刚才那一幕,无疑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靖边侯延平侯等人,哪一位不是他的附庸,这一次,众人弹劾之事若是落实,哪怕不涉及到康王,对他也是一次极为沉重的打击。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端王与康王的间接较量,只不过,向来处于劣势的端王,此次终于走了一步好棋。

    此次如若弹劾成功,康王所遭受的损失,无法估量,朝堂之上,或许又要回到两王势力均衡的局面。

    御史台。

    御史中丞看着侍御史申正,面露震惊,问道:“申大人,如此大事,你为何不和我等商议?”

    方才在朝堂之上,由侍御史牵头,众人对康王一系群起而攻之,申正起的作用不可谓不大,不知情者,或许会认为此事是御史台对康王的打击。

    御史大夫走进来,说道:“怕是在背后促成此事的那些人,也没有和申大人商议。”

    申正对御史大夫躬了躬身,说道:“老夫愚钝,给御史台添麻烦了。”

    “也不算麻烦。”御史大夫摆了摆手,说道:“若是御史台没有人站出来,怕是过几日一个失察之罪是少不了的,陛下也会对御史台失望,你不站出来,也得有其他人站出来。”

    御史中丞上前一步,说道:“可是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将康王得罪狠了?”

    “监察百官权贵,奏别人不敢奏之事,本就是御史台的职责,又何来得罪之说?”御史大夫表情淡然,说道:“得罪了康王不可怕,若是陛下觉得御史台与朝中寻常官员已无区别,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看向御史中丞,说道:“不要急着站队,要知道,我们头顶不是端王,也不是康王,而是陛下……”

    康王府。

    “御史台,御史台想干什么!”刚刚回府的康王一脸暴怒,无论是谋士还是下人都不敢靠近。

    有一人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殿下,靖边侯和延平侯在后门等着,求见殿下……”

    “不见!”康王猛地挥了挥手,说道:“他们自己惹下的祸事,自己收拾,若是因为他们误了本王,本王饶不了他们!”

    一名谋士硬着头皮走上前,说道:“殿下,不能不见,靖边侯和延平侯他们,怎么说都是忠于殿下的,殿下若是此时对他们不管不顾,怕是会失了人心,况且,若是他们出事,我们也会损失不小的助力……”

    康王猛地转身:“你的意思是让本王插手?”

    那人点头道:“以殿下如今的地位,只需稍稍走动走动,虽然不能将此事消弭与无形,但却能降低影响……”

    “万万不可!”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有一名中年人站了出来。

    中年人看着康王,肃然说道:“殿下,此事绝不是偶然,必定是有人在背后谋划,依我看,他们一定还有后招,若是殿下亲自出手,便会泥潭深陷,再也无法全身而退了。”

    “徐先生说得对。”康王仔细思忖,点了点头,说道:“本王好不容易才爬上今天的位置,绝不能以身犯险……,来人,告诉靖边侯和延平侯他们,他们自己惹下的事情,自己解决!”

    进有风险,退失人心,想不到他竟然会陷入进退两难之地,康王的脸上露出怨恨之色,咬牙道:“唐家,一定是唐家!”

    唐家。

    唐琦长舒了口气,喃喃道:“局已经设好,就看康王是退还是进了,我倒希望他会进,可依照康王的性子,一定会选择保全自己……”

    唐淮端起茶杯又放下,说道:“他是退是进,陛下心中都有数,我担心的是,我们给康王设局,又何尝不是钻进了别人的局,那设局之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

    唐宁在调配一种药,据老乞丐说,人服食了这种药之后,会进入一种假死状态,他最近学了不少稀奇古怪的配方,有机会可以找萧珏探讨探讨。

    “今天在朝堂上,延平侯他们和刑部侍郎都被弹劾了,父皇下令刑部和御史台严查……”赵蔓从外面走进来,问道:“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吧?”

    唐宁回头看着她,说道:“算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关系……。”

    “你虽然聪明,但是朝堂之上,到处都是阴谋诡计,只要算错一次,就有可能满盘皆输……”赵蔓看着他,说道:“以后还是要小心,不要什么事情都想着揽到自己身上。”

    “我知道了,谢谢公主提醒。”唐宁对她善意的叮嘱表示感谢,再看向她时,表情微微一怔,问道:“公主的手怎么了?”

    她的左手食指上裹了一圈白纱,手上明显有浅浅的伤痕,她不用做饭,不会刺绣,也不干什么粗活,手上有伤口便显得很奇怪。

    “没什么,不小心伤到了。”赵蔓将手缩回衣袖,说道:“我回去了。”

    唐宁看着她走出院子,摇了摇头,回头继续配药。

    刑部。

    刑部尚书看着桌案上堆积的卷宗,揉了揉眉心,面露无奈。

    许程扣押的案子就堆积在这里,但要一件件查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涉及到的权贵太多,怕是其中也会遇到想象不到的阻力。

    哪怕他是刑部尚书,也觉得这是一个烫手山芋。

    他翻开一份卷宗,有小吏敲门进来,说道:“大人,唐主事回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