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与众不同
    在刑部查案比唐宁想象的还要顺利的多,案情并不复杂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无论是证人的传唤,还是证据的搜集都十分的顺利,几乎没有出什么差错,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就像是有人将这一切都安排好了,每一次都在他需要的时候,递到他手里。

    如果京师这样的好人再多一些,刑部的破案效率,还能再上好几个台阶。

    人证物证俱在,犯人认不认罪,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作为刑部主事的唐宁,只需要将调查结果如实的奏上,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十几件案子,唐宁只用了两天多的时间,就全部结案。

    虽然不知道陈皇会怎么处置那些权贵,但身为刑部侍郎,不为百姓申冤做主,反倒包庇罪犯,肯定不是罚俸那么简单。

    唐宁有些唏嘘,本以为能在刑部安稳的待完这最后的十天,到头来,却还是摆脱不了扫把星克上司的帽子。

    上面对于这些人的处置,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一点。

    刑部侍郎许程,利用职务之便,包庇人犯,即刻除去刑部侍郎一职,等候查办。

    左司郎中韩栋,包庇的程度虽然比许程轻上一些,却也被除去左司郎中之位,虽然不至于无官可做,但降职是免不了的……

    靖边侯被削去爵位,贬为庶民,成为这一年来,第二位被直接削去爵位的权贵。

    延平侯永川伯等人,教子无方,即便没有被削去爵位,却也被罚了一笔重金,补偿受害百姓,除此之外,延平侯等人之子,也被判处充军流放,此生不能进京。

    权贵到底是权贵,除非是谋逆造反,或是犯下了某种超出朝廷容忍界限的大罪,不然是不会丢掉性命的。

    但对于这些从小锦衣玉食的纨绔而言,抛弃优渥的生活,充军流放,从某种程度上说,比死还难受。

    涉案的诸多权贵,遭受到的损失和影响,还要远远超过表面上看到的这些,原本有望延续辉煌的家族,经此一事,有可能在近几年内,便迅速的衰落下去。

    康王府。

    陛下惩处的是京中权贵,康王并未受到什么直接的影响,但此刻的康王府中,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这些官员权贵,无一不和康王有着紧密的联系,仅目前为止,他们就损失了一位左司郎中,一位刚刚投靠过来的刑部侍郎,更别说还有那些惨遭削弱的权贵……

    这还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康王在朝堂上的声望,在权贵中的人心,经此一事,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这一年来,在和端王的斗争中所建立的优势,一朝尽失。

    议事厅内,自从得到宫内的消息之后,康王已经沉默了小半个时辰,他身边之人,也都一言不发,生怕惊扰了一夕之间从峰顶掉到谷底的康王,无辜受到迁怒。

    “殿下,朝堂如战场,胜败常有之,切不可一蹶不振啊。”最先打破沉默的是一位中年人。

    有人接口道:“是啊,殿下,比之端王,我们如今还有一些优势,殿下不能颓靡。”

    康王单手握拳,重重的砸在桌上,咬牙道:“本王不甘心啊!”

    拳头砸在桌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众人的心头也是一紧。

    何止康王不甘心,就连他们也不甘心。

    好不容易在夺嫡之路上将端王远远的甩开,距离东宫之位只有半步之遥,又眼睁睁的看着己方退回和端王同等的位置,如何能够甘心?

    自此康王在朝堂上的声望大降,也失去了不少权贵的人心,陛下虽然没有直接针对康王,但这每一项重罚,几乎都是在削减他的羽翼。

    有人想了想,开口道:“陛下让刑部负责此案,唐大人竟是一点儿都不留情面,也不遣人来告知殿下一声……”

    徐姓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此案乃是陛下亲自下旨,御史台监督,唐大人也只能秉公办事,若是连他都包庇,不仅自身难保,说不定会让殿下也陷进去,此事,唐大人做的对。”

    那人争辩道:“就算他不能包庇,难道就不能手下稍稍留情,此人到底和我们是不是一条心,还未可知……”

    康王虽然没有说话,但眉头却轻微的蹙了起来。

    徐姓中年人看了看康王,心中暗叹口气,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皇宫,陈皇放下刑部的奏章,背着手走到殿中,说道:“一位户部侍郎,一位刑部侍郎,朕和朝臣们在忙着治理天下,他们两个却在忙着蛀空朝廷,魏间啊,你说说,他们两个要是当了皇帝,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陈皇说完许久,殿内都没有传来回应,他回过头,看到靠在柱子上打盹的魏间,轻咳一声。

    “啊……”魏间立刻睁开眼睛,说道:“先是户部侍郎,现在又是刑部侍郎,依老奴看,唐大人这扫把星克上司的帽子,怕是摘不掉了……”

    “扫把星?”陈皇目光望着窗外,开口道:“人人都说他是克上司的扫把星,但又有谁曾想过,他所做的,都是分内之事,克的都是贪官污吏,若是这朝中都是像他一样的扫把星,朕可以省下多少心力?”

    魏间微微躬身,说道:“唐大人,的确与众不同。”

    “朕原本以为,他与方哲是同一类人,现在才明白,他与任何人都不同……”陈皇重新坐桌前,说道:“朕希望,他能一直这么不同下去。”

    ……

    “大人大恩大德,小女子感激不尽,此生无以为报,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大人的大恩!”

    客栈之中,一对母女面对唐宁,双膝跪下,颤声开口。

    唐宁急忙将怜儿姑娘母女扶起来,说道:“你们不必如此,这是本官的分内之事。”

    怜儿姑娘身旁的老妪语气坚定的说道:“不,若不是大人,那些恶人还会一直逍遥法外,我们母女一辈子都记得大人的恩情!”

    唐宁还是不太善于应付这样的场面,安慰了她们几句,便走出客栈。

    阶级自古以来就存在,并且永不消亡。权贵便是权贵,有着普通百姓所不具备的特权,在如今这样的时代,更是如此。

    若不是唐家在背后推波助澜,将事态扩大,并且在朝堂上引爆,这些受害的百姓,大抵是讨不到一个公道的。

    而唐家的本意,亦不是帮这些百姓讨回公道,他们只是将这当成是一个工具,一个打击康王的工具。

    刑部的实习,马上就要到头了,唐宁暂时还不知道下家是哪里,不过想来在户部和刑部之后,怕是其他几部也都将他加入了黑名单,下一次祸害哪个部,就看皇帝的心情了。

    他走回家的时候,看到赵蔓坐在院内的亭中。

    这两天唐宁都没有怎么见到她,不知道她在府中忙些什么,走到亭中,赵蔓回过头看着他,说道:“康王兄心胸狭隘,虽然你是奉命行事,但那些权贵们也都是你亲自审的,我担心他会记恨你。”

    唐宁对此不以为意,却还是点头道:“多谢公主提醒,我知道了。”

    “以后一定要小心。”赵蔓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他,说道:“这个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