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玲珑骰子安红豆
    唐宁看着手中之物,喃喃道:“这……”

    “就当是临别礼物吧。”赵蔓抬头看了看他,目光停留了一会儿,才道:“我今天就要搬回宫去了。”

    唐宁诧异道:“这么快?”

    “父皇已经同意楚国的求亲了。”赵蔓看着他,说道:“一个月之后,我就要启程去楚国,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

    唐宁看着她,嘴唇张了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认识你很开心。”赵蔓脸上忽然露出笑容,说道:“这半个多月来,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日子,谢谢你们。”

    “替我向钟姐姐和苏姐姐告别。”她挥了挥手,回头走了两步,脚步又顿住。

    她在原地停留片刻,才缓缓转过身,抬头看着唐宁。

    她的视线停留在唐宁脸上,说道:“有句话想对你说。”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公主请说。”

    “我……”赵蔓嘴唇动了动,最终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还有机会见面,我再告诉你。”

    说完,她便转身向外面走去,再未回头。

    ……

    赵蔓只在公主府住了不到一个月,便又重新搬回了宫里。

    这是因为陈楚两国的联姻已经正式敲定,在此之前,皇室还要做许多礼仪上的准备,这期间,她便只能待在宫中,不能再见外人了。

    唐宁坐在墙头,看着已经人去宅空的公主府,将她的临行礼物收进怀里,从墙头跳回院子。

    他走到亭中坐下,目光望向前方,略微有些失神。

    “小宁哥。”

    苏如从外面走进来,将还冒着热气的碗递给他,说道:“你刚才没怎么吃东西,喝点儿粥吧。”

    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少,唐宁不怎么有食欲,却还是接过碗,小口小口的喝着。

    苏如看了看隔壁院子,问道:“公主搬走了吗?”

    赵蔓住在隔壁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和小如小意姐妹相称,早已熟悉。

    唐宁放下碗,说道:“朝廷马上要准备联姻一事,她不能再住在外面了。”

    苏如取出手帕,帮他擦了擦嘴,说道:“公主殿下心地善良,不知道楚国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希望她嫁到楚国以后能够幸福。”

    小如不知道楚国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唐宁却一清二楚,那是比康王和端王还要不堪入目的败类,赵蔓这次去楚国,便是跳进火坑了。

    喝了碗粥,他便走出府门,随便走走,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天然居中。

    “怎么,不开心?”苏媚在院子里荡秋千,看到他走进来,问道:“刑部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康王只要有一点点脑子,就不会因此记恨你,还有什么事情烦恼的?”

    “没事。”唐宁摆了摆手,说道:“闲着无聊,玩两把?”

    苏媚将白玉麻将拿出来,在盒子里找了找,说道:“骰子不见了,懒得去找,你先抓牌吧。”

    为了表示公平,他们一般会用骰子的奇偶点数来决定谁先抓牌,唐宁从怀里掏出一颗骰子,说道:“不用,我有。”

    他将那骰子扔在桌上,看了看,说道:“六,双数,你先抓。”

    苏媚伸出手,却并不是抓牌,而是将那骰子拿了起来。

    她仔细看了看那骰子,然后看着唐宁,问道:“这骰子哪里来的?”

    “别人送的。”唐宁看着苏媚手里的骰子,他也不知道赵蔓为什么会送他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祝他早日发大财的意思。

    苏媚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问道:“谁送的?”

    唐宁看着她,意识到应该有什么地方不对,问道:“怎么了?”

    苏媚眨了眨眼睛,问道:“是哪个女子送的吧?”

    唐宁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苏媚看了看手中那小巧精致的骰子,看着他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骰子。”

    “我当然知道这是骰子。”苏媚白了他一眼,将那骰子递给他,说道:“你仔细看看,这骰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就是一个骰子……”唐宁仔细看了看,诧异道:“骰子里面的红红的东西是什么?”

    “红豆。”苏媚看着他,解释道:“王维有诗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所以红豆也叫做相思豆,红豆入骰,便是相思入骨,所以你老实告诉姐姐,这是哪个女子送你的定情信物?”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唐宁怔在原地,脑海中立刻回想出温庭筠的一句诗来。

    自古以来,红豆骰子都多见女子送给男子的定情信物,经苏媚提醒过之后,他立刻就想起来了,但……

    他手中的骰子掉在桌上,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

    从天然居走回去的时候,唐宁心中还是有些不信,他走到唐府门口,有一道人影走过来,说道:“唐大人,我家主人有请。”

    唐宁看着那少女:“你家主人?”

    少女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马车,说道:“我家主人就在那里。”

    这里便是唐府门前,唐宁也不担心是刺客什么的,走到那马车前面,一道人影从马车上下来。

    唐宁看着那人影,诧异道:“安阳郡主……”

    安阳郡主看着他,笑了笑,说道:“唐大人,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红袖阁。

    唐宁坐下之后,抬头问道:“不知郡主找我,可是有何要事?”

    安阳郡主看着他,说道:“我是为平阳公主而来。”

    “公主,公主怎么了?”

    “公主喜欢你,你知道吗?”

    “咳,咳!”唐宁被一口茶水呛到,捂着嘴,剧烈的咳嗽。

    安阳郡主望向他,问道:“没事吧?”

    唐宁咳嗽了一阵,拍了拍胸口,说道:“抱歉,在郡主面前失态了。”

    安阳郡主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她看着唐宁,继续说道:“其实我和唐大人一样,一开始也不相信,平阳从小性子单纯,贪玩任性,哪里知道什么是喜欢?”

    唐宁擦了擦嘴角,摇头道:“公主还是个孩子,没有经历过什么,可能会将某些感情,误认为是喜欢。”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安阳郡主看着他,说道:“可小孩子总会长大的,我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但我知道,她宁愿自己嫁到楚国,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也不愿意连累你,甚至不愿意告诉你这些,她把你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唐大人认为这是什么感情呢?”

    唐宁抿了口茶,没有回答。

    安阳郡主站起身,说道:“我今日告诉你这些,并不是希望你为她做些什么,只是觉得,这些事情,你应该知道。”

    ……

    唐宁觉得,他今天得到的信息量,要比翰林院整整一箱子书还要多。

    赵嘤嘤喜欢他,开什么玩笑,她……她怎么可能喜欢他?

    “小丫头片子……”

    他坐在院子里,看着手中的玲珑骰子,哭笑不得。

    一道身影从院外走进来,看着他,说道:“唐大人,陛下召见。”

    今天还真是让人一刻都不得清闲,唐宁刚刚回家没一会儿,就又坐上了进宫的马车。

    陈皇召见他的地点在御书房,除了他之外,刑部尚书和户部尚书也在,礼部尚书唐淮同样在列,不用猜,其余三位,应该就是另外三部的尚书了。

    唐宁走进去的时候,陈皇正在训斥刑部尚书宋义。

    “身为刑部尚书,手下的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袒护包庇,你看不到吗,刑部是为百姓伸冤的地方,不是让百姓蒙冤的地方……”陈皇训斥了一通,语气才逐渐缓和下来,说道:“刑部侍郎一职,尽快推举出一位补上。”

    刑部尚书宋义连忙道:“臣遵旨。”

    陈皇点了点头,又看向唐淮,说道:“公主出嫁一事,礼部要尽快开始准备,事关我陈国颜面,各项礼仪都不能出任何差错,一个月内,必须筹备完毕,另外,送婚使的人选,也从你们礼部选吧……”

    唐淮抱拳躬身,说道:“臣遵旨。”

    陈皇又和六部尚书商讨了几件事,目光才望向在一旁等待已久的唐宁,问道:“六部之中,你已走完了户部和刑部,下一部你想去哪里?”

    陈皇此话一出,六部尚书中,除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之外,其余四人皆是面露异色。

    唐宁的视线在几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一人身上。

    “唐大人,接下来,怕是要给礼部添麻烦了。”

    他对唐淮拱了拱手,手心攥着一颗玲珑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