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礼部冷遇
    “礼部?”

    陈皇看着唐宁,面露诧异。

    因为他刚才说的是“唐大人”并非“周大人”,所以陈皇确定他想要去的是“礼部”而不是“吏部”。

    唐宁与唐家的恩怨,他心中再也清楚不过,那是不可挽回的生死大仇。

    因此,在决定让唐宁行走六部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到,轮到礼部的时候,他或许会抗拒,到时候,便是跳过礼部也无妨,可他怎么都没有想过,他居然会主动提出进入礼部的要求。

    只是惊诧了一瞬,他的脸上就再次恢复了平静,点头道:“既然如此,唐尚书,便将他安排在你们礼部吧。”

    唐淮脸上表情平静,淡然道:“臣遵旨。”

    其余几部尚书看了看唐宁,又看了看唐淮,心中既疑又惊。

    直至众人退出大殿之后,稍稍落后的刑部尚书才看向一旁的吏部尚书,难以置信道:“他居然选了礼部,我刚才还以为听错了……”

    吏部尚书松了口气,说道:“我也险些听成了吏部,我们吏部,可经不起他这么折腾。”

    刑部尚书宋义感同身受,叹了口气,说道:“他这一走,本官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不知道现在唐淮心中是什么滋味,亲外甥成了大敌,唐家当年,可真是走了一步臭棋……,不过,礼部可是清贵衙门,他即便去了,也很难搅动起风浪,唐淮的把柄,岂是这么容易抓住的?”

    吏部尚书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他既然选择了礼部,就一定有所图。”

    宋义想了想,诧异道:“他还能图什么?”

    吏部尚书挥了挥手,说道:“不知道,不过本官相信,他必有什么目的,等着看热闹吧……”

    礼部。

    唐淮刚回礼部不久,尚书房中,礼部侍郎,四司郎中,面上皆露出惊诧之色。

    “尚书大人,那人下一个真的选了我们礼部?”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可不防!”

    “他来我们礼部,一定有什么目的,大家要加倍小心!”

    ……

    礼部侍郎刘风看了看四部郎中,皱眉道:“慌什么,礼部不是户部,也不是刑部,他来我们礼部,能闹出什么风浪?”

    四部郎中细想之后,才安静下来。

    礼部不掌国家钱粮,也不管官吏任免,不审案子,不事建造,更不领兵,礼部掌的是礼仪、祭享、贡举之政,十足的清水衙门,连御史都不愿意来这里,更何况,整个礼部铁桶一片,一个外人,能在这里翻出什么风浪?

    刘风看了看众人,目光再次望向唐淮,问道:“虽说我礼部不怕一个外人,但也不能任他乱来,如今公主即将出嫁,主客司负责承办,不能出丝毫差错,膳部容易被人动手脚,礼部司干系重大,祠部清闲,不如便让他去祠部吧。”

    唐淮对此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目光望向主客郎中,说道:“陛下有意在礼部选一名送婚使,公主的婚事既然由你们主客司承办,此次的送婚使,也就由你担任吧。”

    主客郎中拱手躬身,“下官遵命。”

    ……

    “礼部?”

    宫内某处,萧珏看着唐宁,诧异道:“你疯了,礼部是唐家的礼部,唐淮任礼部尚书多年,早已将礼部牢牢的掌控在手里,整个礼部铁桶一片,你去礼部干什么?”

    唐宁目光望向宫内某处,说道:“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扫把星吧?”萧珏看着他,说道:“户部侍郎和刑部侍郎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礼部又没有钱又没有权的,你去那里也没用啊,更何况,唐淮要是想在礼部对你动什么手脚,简直易如反掌……,依我看,你走完另外五部就可以了,这礼部,还是不去的好。”

    唐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他虽然不是扫把星,但他要是想当扫把星,一个礼部尚书还拦不住。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你继续忙吧,我回去了。”

    他走到某处宫墙处,停下脚步。

    这堵墙的另一面,便是后宫,后宫中居住的是皇帝的妃子以及未出阁的公主,未经允许,外人不得进入。

    他抬起头,望向宫墙另一面的天空,目光微动。

    一墙之隔的地方,少女停下脚步,抬起头,望着墙外的天空,轻轻的叹了口气。

    ……

    距离刑部的三月之期还有几天的时间,唐宁就离开了刑部,第二日便到礼部走马上任。

    刑部尚书高兴的表达出了对他的强烈不舍,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帮他办好了所有的手续。

    唐宁来礼部的第一天,没有见到唐淮,见到了礼部侍郎刘风。

    六部之中,户部,吏部,兵部都有两位侍郎,刑部,工部,礼部,因为平日里的公务不是多么繁忙,侍郎只有一位。

    “根据尚书大人安排,唐主事便在祠部任职吧。”刘风说了一句,便看向身后一人,说道:“刘郎中,带唐主事去祠部。”

    礼部对他的态度,远不如当初的户部,甚至连刑部都不如,不过唐宁并不在意,他来礼部本来就是来搞……,来学习的,不会被这些外界因素干扰。

    同其他几部一样,礼部之下,所属有四,一曰礼部,二曰祠部,三曰膳部,四曰主客。

    礼部司是礼部的主部,主要掌礼乐,贡举等,膳部司掌各种典礼上的酒膳,主客司主要是招待外宾的,这一次的楚国使团,就是他们在招待,同时也负责公主出嫁的各项事宜。

    唐宁所在的祠部,掌祠祀、享祭、天文、庙讳、僧尼等,平日里没什么活干,是闲的不能再闲的部门。

    其实他本来是想到主客司或者礼部司的,但从这个安排来看,礼部诸人应该都在防着他,安排了一个最清闲的衙门给他,要是安安稳稳的待在这里,可能三个月都没有什么活干。

    祠部郎中姓刘,在值房中为他安排了一个位置之后,就没有再理他了。

    祠部的小吏进进出出,也都远远的绕开他的位置,似乎在躲避瘟神一样。

    唐宁在这里坐了好几个时辰,居然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话,看来他是被选择性的忽视了。..

    他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无聊的用毛笔在纸上画着圈圈,忽有一人走进来,看着刘郎中,说道:“刘郎中,我记得你们祠部有几个对《陈典》比较熟悉的人,暂时先借我用用。”

    刘郎中看着他,诧异道:“你借这些人干什么?”

    “多找几个人,有备无患,此次联姻,事关的可是我陈国的颜面,要是哪里出了差错,本官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他看了刘郎中一眼,说道:“你快点让他们过来,主客司那边急着呢。”

    那人说完之后就转过头,冷不防见到身后多了一道人影,吓了一跳。

    唐宁看着祠部郎中,问道:“刘郎中,这位大人是?”

    刘郎中虽然不想主动和唐宁搭话,但他开口了,他也不能不理,站起身,笑道:“这位是主客郎中王大人,也是此次公主出嫁的送婚使。”

    “送婚使啊……”唐宁看着王郎中,拱了拱手,笑道:“幸会,幸会……”

    主客郎中此时已经猜出了这位陌生人的身份,随意的拱了拱手,抬头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却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从心底涌出一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