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委任,升官
    礼部的风水看来真的有问题,唐宁可以对天发誓,撞伤祠部郎中肇事逃逸的马车,绝对不是他雇佣的。

    他还没来得急那么做。

    他将地上的包子捡起来,走出门,一脸可惜的将之扔掉。

    虽然包子的馅有点咸,但好歹是小小第一次学着做的,就这么扔掉,他还有些舍不得。

    走回去的时候,路过某处值房,行至窗口处,听到有人在小声说话。

    “都听说了没有,刘郎中今早出门被马车撞了!”

    “早听说了,这才三天,四司郎中就有三位都出了事,真他娘的邪门!”

    “你们有没有发现,三位大人都是当了送婚使以后才出事的,这差事,落谁头上谁倒霉,哪里是送婚使,简直是送命使!”

    “你们别总是盯着送婚使啊,你们想想,唐主事来礼部三天,每天都有一位郎中出事,看来外面的那些传言,一点儿都不假。”

    “户部和刑部折的都是侍郎,刘侍郎没事,怕不是三位郎中为他挡了灾……”

    ……

    “咳!”唐宁在窗外重重的咳了一声,里面立刻就没有声息了。

    背黑锅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他可以摸着良心发誓,祠部郎中的车祸,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撞了人还逃逸,简直是败坏社会风气。

    不过,那人也算是帮了他的忙,如今四司郎中已经去了三个,只剩下一个膳部,唐淮还没有具体安排,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把他们全都干掉之后,怎么才能保证唐淮会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膳部司。

    “你说什么,刘郎中早上出门被马车撞了?”膳部郎中得知这个消息,整个人愣在原地。

    一名小吏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真的,侍郎大人已经前往刘郎中家中探望了。”

    膳部郎中有些失神的坐回原位,主客司,礼部司,祠部司郎中在三天内接连出事,要说这是巧合,打死他都不信,礼部四司中,可就只剩他一位郎中了,虽然现在他还好好的坐在衙门里,心里却一阵阵的发虚。

    他左右看了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你,把那水壶拿远点。”

    “那张柜子有些晃,去把它垫好。”

    “谁让你们把剪刀放在这里的,拿走拿走!”

    ……

    尚书房,礼部侍郎刘风从外面回来,敲了敲门,走进来。

    唐淮抬起头,问道:“刘郎中怎么了?”..

    “被马车撞到了腰,大夫说至少要在家中躺上百日才好。”刘风有些庆幸的说道:“幸亏我们还没有将他的名字报上去,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唐淮沉吟片刻,问道:“撞他的马车找到了吗?”

    刘风摇了摇头,说道:“已经让人去查了,暂时还没有消息。”

    他语气顿了顿,说道:“主客司、礼部司、祠部司郎中接连出事,这绝非偶然,怕是康王不想让我们好过,撞伤刘郎中之人,有九成的可能,是康王指使的。”

    唐淮道:“若是如此,无论是换成膳部郎中还是你,都会步那几人的后尘。”

    “除非能抓到康王的把柄。”刘风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说道:“否则仅凭猜测,陛下也不会相信。”

    唐淮目光望向门外,说道:“公主大婚的礼仪筹备,不可再拖,送婚使的人选,也必须尽快指定。”

    “可送婚使至少也要有正六品官职,除了膳部郎中和下官之外,这礼部,便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唐淮看着他,问道:“谁说没有?”

    刘风怔了怔,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亮光,拱手躬身,敬佩道:“大人英明!”

    ……

    礼部郎中进了大牢,主客郎中和祠部郎中一个病一个伤,在朝廷没有正式任命之前,礼部的人手显然有些不太够用。

    唐宁在祠部衙转了一圈,又去巡视了一遍主客司。

    仅存的膳部司郎中同时执掌礼部司,半个时辰之前,礼部侍郎刘风亲自过来,让他暂时接手祠部司和主客司。

    主客司最近的责任重大,不容松懈,没了郎中,司内的事务还是井井有条,唐宁坐在主客郎中的位置上,翻了翻桌上的典籍,已经三天了,这位尚书大人终于想起来,他们礼部,还有一个可以被推出去当送亲使的主事。

    唐淮要是早有这个觉悟,他就不用浪费那些药,也不用出卖**和尊严去换取情报了。

    与此同时,宫中。

    “唐宁?”陈皇手中拿着一封折子,望向下方,问道:“这是礼部的决定?”

    礼部侍郎躬身道:“回陛下,礼部四司中,主客郎中重病,礼部郎中被查,祠部郎中今早出门被马车撞伤,只有唐主事能够胜任送婚使的重任。”

    陈皇皱起眉头,他虽然想让唐宁去礼部历练,却没有想过让他当送婚使出使楚国,问道:“你们礼部便没有其他人了吗?”

    礼部侍郎继续道:“陛下,唐主事博学多才,通晓经典,送婚使之职关乎我陈国颜面,非六品以上官员不可担任,有资格担任此职,又具有此等能力的,礼部之中,无人比唐主事更适合了。”

    陈皇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唐宁能够担任送婚使的重任,他是一点儿都不怀疑的,但礼部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将唐宁驱离礼部,甚至驱离京师,这虽违背了他的本意,但对初入官场的年轻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出使楚国,要远比在六部中历练要艰难的多,却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机会。

    他想了想,说道:“宣唐宁进宫。”

    唐宁原本以为那件事情至少要等到早朝之后,没想到礼部的动作倒是挺快,他收拾东西准备下衙的时候,便得到了皇帝召见的命令。

    御书房内,陈皇看着他,问道:“礼部推举你为送婚使,你可愿意?”

    他站在殿中,拱了拱手,说道:“臣愿意。”

    陈皇看着他,问道:“此次作为送婚使,跟着公主出使楚国,最少也要半年才能回来,你可考虑清楚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一些都听陛下和朝廷安排。”

    礼部侍郎刘风看着这一幕,站在原地,有些发懵。

    他对于尚书大人的决定,其实是很敬佩的,尚书大人这一手,一举除去了礼部的眼中钉,若是康王还想动手,正好可以借助康王之手除去他,若是康王偃旗息鼓,他便要作为送婚使前往楚国,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不吃亏。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遭到唐宁强烈反对的准备,到时候,他便会在陛下面前,劝说他以国家为重,以大义为重,若是他再反对,便是不识大体,可能会招致陛下的厌恶……

    但谁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这让刘风将已经吐到喉咙的话又咽了回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难受至极。

    “既然如此,礼部的提议,朕便准了。”陈皇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从现在起,你便担任公主的送婚使,负责婚事筹备事宜。”

    他说完之后,又想了想,继续道:“一个六品的礼部主事,担任送婚使,还是有些不够,说不定楚国会因此怀疑我们的诚意……”

    他沉吟片刻,说道:“魏间,命翰林院拟旨,擢翰林修撰唐宁为礼部郎中,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暂任平阳公主送婚使,筹备联姻一应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