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进宫相见
    “……礼部郎中兼翰林院侍读学士……”

    空荡荡的大殿中,陈皇的声音还在回荡,礼部侍郎刘风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表情难以置信。

    翰林修撰乃是从六品虚职,礼部郎中和翰林院侍读学士,都是从五品的官职,虽说封他为礼部郎中,是为了让他做送婚使而破例提拔,但这也意味着,等到他从楚国回来,无论去哪一部,官职都不会低于从五品。

    从考中进士到现在,不过一年时间,便能由从六品虚职升为从五品的实职,若是细算起来,从他入职翰林院到如今,不过半年而已。

    要知道,新科进士是需要熬资历的,升职尤为艰难,昔年一甲第二名进士的他,一步步爬到礼部郎中的位置,用了整整十年……

    十年比之一年,想想还真是让人心酸。

    不过,他的礼部郎中,也只是暂代之职,这几个月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目前只要遵照尚书大人的吩咐,将此人送走即可。

    ……

    长宁宫。

    一名宫女哀求的看着面前的女官,说道:“崔尚仪,您就让公主歇息歇息吧,公主已经练习了一天了……”

    中年女官看了看她,冷声道:“公主若是不学好宫中礼仪,到了楚国,定会被人耻笑,到时候皇室颜面何存?”

    她目光望向前方咬着下唇,艰难挪着步子的少女,说道:“殿下,时间紧急,明日礼部便会来人,到时候要学的更多,劳烦您再多练习几遍吧……”

    少女的足踝已经被磨破,却浑然不顾,只是目光有些迷茫,只有抬头望向宫外那一平湛蓝的天空时,才偶尔会有光彩闪耀。

    ……

    唐淮最终会想到让他当送婚使,这在唐宁的预料之中,至于陈皇会将他提升两个官阶,直接让他坐上礼部郎中的位置,是唐宁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按照常理,等到他从楚国回来,再重回朝堂的时候,便是一个新的起点。

    他对于官阶的提升,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倒是小如的品级,现在也能从六品敕命提升到五品诰命,算是又一个收获。

    吃饭的时候,陈玉贤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问道:“陛下好好的,怎么会想到让你当送婚使呢,楚国那么远,这一来一回,怕是最少也要半年时间,若是再耽搁一些时日,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回来……”

    钟明礼放下筷子,说道:“这也是陛下对他的一种历练,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作为送婚使出使楚国,回来之后,见识会更加广博,以送婚使的身份,连跃两级,朝中官员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如若不然,他由从六品到从五品,至少也要需要五年以上的时间。”

    陈玉贤想到一件事情,忽然说道:“这么说,宁儿现在是从五品,只比你低了半级?”

    钟明礼尴尬的咳了一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他从一个外州县令,熬了近二十年才熬到现在的位置,但唐宁的升迁,却像是吃饭喝水一样随便,身为岳父,他不由有些脸热。

    让他更脸热的是,他能坐上平安县令的位置,也是沾了女婿的光……

    无论是被指定为送婚使,还是连升两级,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家宴过后,唐宁回到院子的时候,看到唐夭夭坐在墙头。

    时间刚刚进入二月,午后的微风已经不那么冷冽,带着一点春风应有的和煦。

    唐夭夭坐在墙头发呆,即将落山的夕阳就在她的背后,她的发丝被微风缭乱,又被从身后透过来的光染上了一层金色。

    “喂!”

    唐宁走到院子里,对着她喊了一声。

    唐夭夭身体晃了晃,明显被他吓了一跳,从墙头跳下来,怒道:“要死啊你!”

    唐宁看了看她,问道:“你发什么呆呢?”

    春天到了,外面的猫叫的更欢了,连唐夭夭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唐夭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问道:“你要去楚国了?”

    唐宁解释道:“这是朝廷的安排,我也没办法。”

    “小意都告诉我了。”唐夭夭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为了公主才去的。”

    “朋友有难,义不容辞。”唐宁看着她,说道:“上次你被逼婚,我不也帮你想办法了,以后要是你爹再逼你,你还找我,我保证整个陈国都没有人敢娶你。”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唐宁觉得自己有些败人品,净做这些毁人婚姻的事情,这次除了送婚使之外,按照朝廷安排,还要帮康王提亲,李姑娘是什么人,惊才绝艳,文武双全,康王他一个草包,配得上吗?

    这件事情,等他到了楚国,再亲自和她谈谈。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就为了公主吗,不想见见李天澜?”

    “说心里话,还是想见见的……”毕竟有大半年没见过她了,唐宁从心的说了一句,看着唐夭夭,又道:“当然,这次去楚国,我也会想你们的……”

    “谁稀罕!”

    唐夭夭撇了他一眼,踩着石桌飞回自己的院子。

    唐宁低头看了看,发现石桌边缘,已经多了几道裂纹,喃喃道:“跳墙就跳墙,用什么暗劲……”

    一墙之隔的地方,唐夭夭站在院子里,从荷包里取出一张叠着的纸张,打开。

    纸上写着一句签文。

    “便如凤去秦楼,云敛巫山。”

    她将那纸张揉成团,狠狠的丢在地上,怒道:“什么破签!”

    她有些气愤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走到一半,又折返回来,将地上的纸团捡起来,弄平褶皱重新叠好,再次放进荷包……

    ……

    礼部。

    礼部官吏早上来到衙门之后,第一时间便得到了两个消息。

    公主的送婚使一职,由新来的唐主事担任,陛下为了使他的官职和送婚使的身份相配,将他直接提拔为礼部郎中,一下子就成为了礼部的第三号人物。

    礼部之前指定的三位送婚使,一位突发疾病,一位被捉拿下狱,另一位在自家门口被马车撞成重伤,送婚使这三个字,在礼部已经和扫把星等同。

    如今扫把星遇到扫把星,不知道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礼部的不少人都在拭目以待。

    唐宁虽然已是礼部郎中,但主客司最近的事务更加繁忙,他刚到礼部,主客员外郎便敲了敲门走进来,躬身道:“唐大人,初步的礼仪规程,主客司已经制定好了,需要您进宫与公主府的女官交接,若是有不妥的地方,再行商议……”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放下吧。”

    长宁宫。

    小宫女坐在床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为赵蔓擦药,看着她磨破的足踝,气愤道:“殿下,崔尚仪太坏了,上次她打骂宫女被公主惩罚,她这次就是故意的,我们告诉陛下吧!”

    少女因为疼痛眉头微微蹙起,却还是摇头说道:“不用了,反正再过些日子,就见不到她了……”

    小宫女低下头,很快又抬起来,说道:“公主,一会儿我陪您去外面散散步好不好……”

    “不去了,宫里的路,已经走过好多好多遍了。”少女摇了摇头,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两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一名女官站在帐幔之外,说道:“殿下,礼部的人已经来了,是被陛下选为送婚使的礼部郎中唐大人,来商议礼仪规程的,公主……”

    “唐大人……”帐幔之内,少女精神微微一振,又很快颓靡下去,喃喃道:“礼部郎中……”

    她隔着帐幔,打断了那女官的话,望着那人影,说道:“让他和崔尚仪商量吧,我有些累了,你们先出去吧。”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殿下好好休息,臣告退。”

    听到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少女的身体一震,赤足从床上跳下来,唐宁抬起头时,便看到一颗脑袋从帐幔之后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