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我喜欢你!
    “你怎么来了!”

    少女看着唐宁,声音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意外和惊喜,刚才那种仿佛将整个世界都抗拒在外的漠然,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宁看着她,拱了拱手,说道:“礼部郎中唐宁,见过公主。”

    赵蔓没有穿鞋袜,赤着脚从幔帐中走出来,呆呆的看着他,问道:“你,你是送婚使?”

    一道人影从殿外走进来,看到她时,面色大变,声音尖利道:“公主岂可在男子面前露出脚踝!”

    她目光望向两名小宫女,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公主进去!”

    赵蔓被两名宫女急忙扶了进去,那中年女官的目光才望向唐宁,问道:“是礼部郎中唐大人吗?”

    唐宁点了点头,那女官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是负责教授公主礼仪的尚仪,有关此次公主大婚的礼仪规程,还请唐大人移步详谈。”

    尚仪是公主女官职位,负责教授皇子公主皇家礼节,礼部制定的礼仪规程,还需要经过宫里的审核程序。

    唐宁将礼簿交给她,一个人在偏殿内等候。

    赵蔓已经穿上了鞋袜,步子却有些怪异,从殿外小心的溜进来。

    唐宁看了看她,问道:“公主的脚怎么了?”

    她身旁的一名小宫女撅了噘嘴,说道:“都是崔尚仪,公报私仇,一个劲的折磨公主,公主的脚都磨破了!”

    “不说这些了。”赵蔓挥了挥手,目光望向唐宁,问道:“你什么时候变成礼部郎中的,又怎么会变成送婚使的?”

    唐宁纠正她道:“我是先成为送婚使,然后才成为礼部郎中的。”

    赵蔓追问道:“可是你不是在刑部吗,怎么会到礼部,送婚使又是怎么回事?”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说来话长,有时间再慢慢解释。”

    他话音刚落,赵蔓还想再说些什么,崔尚仪从门外走进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公主,您该练习礼仪了。”

    赵蔓看着她,说道:“今天不练了。”

    崔尚仪眉头皱起,说道:“不行,这是……”

    “我说今天不练了!”赵蔓目光平静的望着她,说道:“出去!”

    崔尚仪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嘴唇张了张,还未开口,赵蔓继续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崔尚仪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许久才说道:“教公主礼仪,这是陛下交代的事情,我会将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陛下的。”

    扔下这句话之后,她就沉着脸走了出去。

    赵蔓身边的小宫女左右看了看,走到门口,殿内便只剩下唐宁和赵蔓了。

    唐宁目光望向门外,说道:“这个崔尚仪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重要。”赵蔓摇了摇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去请求父皇,不要让你做送婚使。”

    唐宁诧异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唐宁表情怔住。

    赵蔓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在心里发誓,如果还有再见面的机会,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虽然你凶我,烦我,总是惹我生气……,可我就是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为什么喜欢上一个坏人……”

    “我喜欢你,所以我不想你当送婚使,不想你陪我到楚国,我不想你看到我嫁给别人……”

    ……

    她抬头看着唐宁,眼中早已噙满泪水,少女第一次吐露心扉,声音很轻,却又重若万钧。

    其实唐宁也是第一次被人像这样的告白,赵蔓和小如小意年纪相仿,但她在唐宁心目中的形象,还一直停留在当初的那个嘤嘤公主,不过是一个刁纵任性的小丫头片子而已,哪里懂什么是喜欢?

    但她在还不懂什么是喜欢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唐宁又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去承受这些她本不该承受的东西。

    “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当送婚使。”唐宁帮她擦掉脸颊上的泪水,说道:“因为我也不想让你嫁给楚国太子。”

    赵蔓怔怔的看着他,喃喃道:“你,你说什么?”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唐宁扯了扯她的脸,说道:“脸哭花了就不可爱了,笑一笑,其他的事情,有我。”

    赵蔓呆愣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慌忙的说道:“你别做傻事……”

    “我不会做傻事的。”唐宁摇了摇头,只有这个傻姑娘才会做傻事,本就不是做粗活的手,非要自己刻一个玲珑骰子出来,手上的伤痕,到现在还没好。

    赵蔓看着他,说道:“还能再见你一面,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唐宁目光望向她,说道:“公主还小,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你可能只是喜欢我陪你玩,也可能喜欢我写的故事,或许再过几年,等到公主知道什么是喜欢的时候,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那就等到那时候再说吧。”赵蔓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至少这一刻,站在你面前的我是喜欢你的。”

    那名小宫女从门口走过来,说道:“公主,不能再说了,要不然别人会怀疑的……”

    赵蔓目光再次望向他,摇了摇头:“我不想你为了我冒险。”

    唐宁与她目光对视,问道:“公主相信我吗?”

    赵蔓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

    唐宁走到殿外,险些和正准备进来的崔尚仪撞到。

    崔尚仪看了看他,狐疑道:“公主和唐大人说了什么?”

    唐宁刚才在里面已经和那小宫女打听了这位崔尚仪的事情,她在宫里虽然地位不低,但到底只是一名女官,之所以对赵蔓如此苛刻,或许是存着嫁出去的公主泼出去的水,在她走之前,报一报往日结下的旧怨。

    他笑了笑,说道:“公主问了一些仪程的事情。”

    崔尚仪看着他,说道:“公主联姻不同于出嫁,礼部制定的仪程,有些地方还需要修改,都在礼簿上标注出来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再带回去修改修改,明日再来。”

    崔尚仪将礼簿交给他,望向殿内的目光,依旧带着一丝疑色。

    她忽然皱了皱眉,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着手心,却发现手心处空无一物,她挠了挠脖子,走进大殿,说道:“殿下,若是再不练习,到时候,您也无法和陛下交代。”

    赵蔓看着她,说道:“你先出去,我马上就去。”

    本以为又要费一番口舌的崔尚仪看着展露笑颜,和刚才判若两人的赵蔓,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有些莫名其妙的走出去。

    ……

    唐府。

    唐夭夭双手托腮,望着桌上的一张纸片发呆。

    秀儿从一旁走过来,好奇的看了看,问道:“小姐,这是什么?”

    唐夭夭张了张嘴,无精打采的说道:“签文。”

    “签文?”秀儿顿时来了兴趣,凑过来看了看,问道:“小姐,凤去秦楼,云敛巫山,这是什么意思?”

    唐夭夭闭上眼睛,说道:“不知道……”

    秀儿盯着那纸片看了看,忽然道:“小姐,我知道了,凤去秦楼,说的是意中人要走了,云敛巫山,巫山,云……,意思是不是说,意中人要走了,要想留住他,就在他走之前,两个人共赴巫山,**一番,把生米煮成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