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训斥
    毁婚是个技术活,破坏公主的婚事,更是比拆十座庙要艰难得多。

    唐宁不愿意招惹麻烦,但这件事情,他必须得迎难而上,没有选择。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当上送婚使之前,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数套备用方案,留一套保底,具体应该如何施行,等到了楚国再见机行事。

    此去楚国,路途遥远,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说朝廷肯定会派足够的护卫护送,但异国他乡,难保不会有什么突发的危机,老乞丐要留下来教导小小,唐宁只好在临走之前,多向他讨教一些秘术绝招。

    这些日子来,他虽然有很多事情要忙,但也从未松懈过武学,有老乞丐指点,还有唐夭夭喂招,即便还算不上一个高手,但在面对武功远胜于他的人时,也未必没有自保之力。

    他攀上墙头看了看,见唐财主没有在唐夭夭的院子里,于是熟练的翻过院墙,走到唐夭夭门口,看到秀儿被她按在床上,撩起裙子打屁股。

    “巫山**?”

    “让你乱说!”

    “越大越没大没小!”

    “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

    唐宁背过身去,重重的咳了一声,房间才没了声音,秀儿捂着屁股从房间里面飞快的跑到院子里,还不忘将院门关上。

    唐宁走到房间里面,看了看唐夭夭,疑惑道:“秀儿怎么你了?”

    “没怎么!”唐夭夭坐在桌旁,脸色还有些发红,唐宁有些诧异秀儿刚才做了什么,居然将她气成这样。

    唐宁帮她倒了杯水,递过去,说道:“喝杯水消消气。”

    唐夭夭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问道:“找我什么事?”

    唐宁道:“我刚才又向老前辈学了几招,想找你练习练习。”

    找人切磋或是喂招,要想起到最大的作用,最好找那些武功远胜自己的,比如唐夭夭,比如苏媚,因为她们能够把握住一个限度,又不会伤到自己,真正起到喂招的作用。

    其实老乞丐刚才还给了他一种服用以后让人浑身酥软的药,只需要微量就能见效,他没敢下在唐夭夭的杯子里,因为一旦他这么做了,在药效过去之后,她一定会打的他浑身酥软。

    除了老乞丐之外,他还想从苏媚那里学一点儿东西,唐宁没怎么见过她和人动手,但她会的那些都很神奇,总是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们门派的功夫,传内不传外。”苏媚一句话便打消了唐宁的想法。

    “我算是外人吗?”

    “你算是内人吗?”

    既然是她们门派的规矩,唐宁就不难为她了,摇了摇头,说道:“再过些日子,我要出一趟远门,要半年以上才能回来。”

    苏媚看了他一眼,问道:“那颗玲珑骰子是平阳公主送给你的?”

    唐宁看着她,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苏媚撇了撇嘴:“你进入礼部,这么大费周章的成为送婚使,还不是为了她?”

    聪明的女人总是能一眼看到本质,唐宁不置可否,解释道:“朋友有难,袖手旁观的话,心中这辈子都难安。”

    “朋友?”苏媚看着他,问道:“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你们是朋友吗,还是她那只玲珑骰子只是刻着玩的?”

    唐宁没有和她争执,说道:“你也知道,楚国太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总不能看着她跳进火坑。”

    “所以你就陪着她一起跳进去?”苏媚伸出食指,在他的额头上重重点了点,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脑袋进水了吗,诱拐公主,破坏两国联姻,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名吗,一旦被人发现,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如果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苏媚怔了怔,问道:“如果被逼嫁人的是我,你也会为我这么做?”

    “会。”

    苏媚脸上露出笑容,不再提及送婚使的事情,抓着他的手腕,说道:“总算没有白疼你,跟我来,出门在外,要注意保护自己,姐姐送你几样东西……”

    ……

    长宁宫。

    赵蔓已经穿好了衣服,在殿内踱着步子,数次走到门外,向外面张望片刻,喃喃道:“怎么还不来?”

    “公主,公主……”一名小宫女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公主,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我都打听好了。”

    赵蔓看着她,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详细说。”

    小宫女拍了拍胸脯,喘了口气,说道:“唐大人是自己要求去礼部的,听说陛下让他自己选去哪一个部,他便选了礼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呢!”

    赵蔓又问道:“然后呢,他是怎么成为礼部郎中的,又是怎么当上送婚使的?”

    小宫女摇了摇头,说道:“唐大人是先成为送婚使,然后才成为礼部郎中的。”

    赵蔓抓着她的手,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说啊。”

    小宫女想了想,说道:“一开始的送婚使,好像是主客郎中来着,但是他当送婚使的第一天就病了,病的很严重,后来礼部又让礼部郎中做送婚使,可第二天礼部郎中就被抓紧了大牢,再然后,她们又选了祠部郎中,然后祠部郎中就被马车撞了……”

    小宫女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他们都说送婚使是扫把星,谁做谁倒霉,公主,我们要提醒唐大人,要他千万小心,最好去庙里请几个和尚,驱驱邪……”

    赵蔓脸上却丝毫没有担忧之色,反倒露出了一丝笑意,她扑到床上滚来滚去,心中似乎被什么暖暖的东西填满。

    小宫女站在殿内,左右看了看,疑惑道:“奇怪了,都到这个时候了,崔尚仪为什么还没有过来……”

    “公主,公主,太好了!”又一名小宫女从门外跑进来,高兴的说道:“公主,崔尚仪病了,今天不过来了!”

    “病了?”赵蔓从床上爬起来,问道:“怎么病的?”

    小宫女满脸都是笑容,说道:“不知道,反正病的很严重,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上吐下泻,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哼,这都是报应,谁让她平日里那么坏!”

    赵蔓坐在床边想了想,眼睛逐渐弯成了月牙儿。

    ……

    崔尚仪病了,大概十天半月都好不了,陈皇重新派了一名女官,明天才会过来。

    唐宁在殿内陪赵蔓下棋,她抬头看了看他,问道:“是你让崔尚仪生病的吧?”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谁让她欺负你……”

    她抿着嘴唇,嘴角含笑,问道:“你明天还来吗?”

    唐宁看着她,笑道:“我以后每天都来。”

    礼部制定的规程,需要和宫里达成一致,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敲定的,最起码,也要调整十天半个月才能最终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