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密谋
    这两位姑娘当然不错,一位是他的干表姐,一位是他的干姐姐,虽然都不是亲的,但关键时刻都能靠得住。

    误会一场,唐宁解释清楚之后,苏媚将他拉到一边,问道:“你从哪里招揽到这样的高手的?”

    唐宁看着她问道:“很高吗?”

    苏媚郑重的说道:“很高。”

    “有多高?”

    “我和唐水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苏媚看了看一旁的郑屠夫,说道:“他身上的煞气很重,掩饰也掩饰不住,这样的人,手上必定沾染了无数条性命,我以为他要对你不利。”

    老郑杀了一辈子的猪,身上没有煞气是不可能的,手上也有无数条性命,不过不是人命,而是猪命。

    唐宁看了看苏媚,问道:“打不过他你还让我走?”

    苏媚白了他一眼:“废话,你是我弟弟,我不救你救谁?”

    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苏狐狸的一个白眼同样媚态横生,让人心神激荡。

    唐宁看向郑屠夫,解释道:“老郑是我们以前在灵州的邻居,杀猪的,这次要和我一起去楚国。”

    苏媚明显松了口气,说道:“有他在你身边,足以应付大部分的意外了,不过,你确定他不会对你不利?”

    “他以前也救过我的命。”唐宁笑了笑,说道:“要是想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

    “这我就放心了。”苏媚看了看他,说道:“你走吧,我会照顾好娘的。”

    “要到下个月初才出发,这句话到时候再说。”唐宁看了看她,说道:“走之前这段时间,我会多过来陪陪你们的。”

    苏媚看了他一眼,满意道:“算你有良心。”

    唐宁在天然居门口和唐水告别,然后和老郑一起回去。

    小院之中,苏媚放下手中的软剑,手心已满是汗水。

    一名老妪从后院走过来,看着她放在桌上的软剑,惊道:“怎么了,遇到强敌了?”

    “一场误会。”苏媚摇了摇头,喃喃道:“一个杀猪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重的煞气?”

    老妪皱眉道:“什么杀猪的?”

    片刻之后,听完她的描述,那老妪眉头皱起来,说道:“他便是杀一辈子猪,也不会让你看一眼就汗毛耸立,此人绝对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人屠,要不然,如他一般的高手,早就能够气息内敛,岂会这么容易的被你们察觉?”

    她看着苏媚,说道:“世界很大,你现在站着的位置,距离顶峰还远,不要小瞧了天下人……”

    ……

    苏媚说郑屠夫身上的煞气很重,唐宁却没有察觉到什么,反倒觉得他还挺和善,只是因为身材魁梧的原因,站在那里,无形中也会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回到家,晴儿才告诉他,萧珏已经在厅内等了很久了。

    唐宁迈步进去,发现厅中放置了几个大箱子,他随手打开一个,只见里面各种金银珠宝堆砌在一起,看着萧珏,惊讶道:“什么意思?”

    萧珏道:“送你的礼物。”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有话你直说就行了,我们之间用得着这些吗,太见外了你……”唐宁看着他,挥了挥说手道:“晴儿,快点让人把这些东西抬到库房里面去。”

    “这是康王送你的。”萧珏道:“我只是替他送过来而已。”

    唐宁瞥了他一眼,问道:“无缘无故的,康王送我这些干什么?”

    萧珏耸了耸肩:“这就要问你了。”

    康王那个吝啬鬼,这次送的东西可比之前贵重多了,当然不可能是提前十个月给他送年礼,此次前往楚国,他除了送婚之外,还担负着求亲的重任,康王在大殿上和端王关于此事争的面红耳赤,说明对此志在必得。

    直接让人过来送礼摆明了是贿赂收买,康王还没有蠢到这种地步,迂回曲折的通过萧珏给他送礼也不稀奇。

    作为送婚使兼求亲使,此行一切事宜都是由他负责,也是由他和楚国官方交涉,暗箱操作的空间很大。

    但无论是康王还是端王,都没什么戏,李姑娘和他们两个,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不过这些礼物还是得收下,搬来搬去的也不容易。

    “陛下居然让陆腾那小子担任送婚副使。”萧珏仰头灌了口茶,愤愤不平道:“那家伙死心眼,直肠子,能担任起如此重任吗?”

    这一次前往楚国,除了唐宁这位送婚使之外,还有两位副使,其中一位便是兵部尚书之子,和唐宁有过一点小过节的陆腾。

    说的准确一点,是唐宁和他有一点小过节,去年他被唐水痛殴,又被唐夭夭一脚踹飞,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是京师的笑柄。

    陆腾是武职,这次担任送婚副使,统领八百禁卫,负责此行的安全。

    还有一位副使,好像是鸿胪寺的官员,唐宁不太熟悉。

    除此之外,还有随行的使团,大概有不到十人的样子。

    萧珏说话的语气有些酸,唐宁看着他问道:“你想去?”

    “整天在宫里巡守有什么意思?”萧珏有些遗憾的说道:“好不容易有出京的机会,还被陆腾那小子抢先了……”

    唐宁倒是对陈皇如此安排很满意,将这么多人的安全交给萧珏负责,他心里还真没底。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就不一样了。”萧珏忽然看向他,说道:“此次两位副使,一位是和你有仇的陆腾,另一位是鸿胪寺丞,此人是端王的人,你这一路上都得多加小心。”

    唐宁虽然和陆腾没有打过几次交道,但直肠子一根筋的人反倒不记仇,上次他被唐夭夭踹飞的时候,他其实是来道歉的,唐宁并不担心他会在路上做什么手脚。

    倒是那位鸿胪寺丞,唐宁不怎么熟悉,既然他是端王的人,想来路上应该不会少给他添堵,如果到时候他真的太碍眼,就让老郑给他安排了,一路上危险这么多,副使因为拉肚子,摔断腿,中毒昏迷等原因被遣送回去也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阿嚏!阿嚏!阿嚏!”

    京中某处酒楼的包厢之中,一名中年人捂嘴连打了几个喷嚏。

    刘风放下酒杯,看着他,问道:“何大人,身体不适?”

    中年人揉了揉鼻子,说道:“没事,可能是因为今天穿的太过单薄了。”

    刘风看了看他,诧异道:“近来天气还好,何大人穿的也不算单薄啊。”

    中年人身旁有人道:“此去楚国,路途遥远,这一路上车马劳顿的,何大人肩负重任,可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还未出发就病倒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本官回去就多添一件衣服,诸位大人放心,一定不会耽搁端王殿下的大事。”

    刘风点了点头,又道:“此次随行的使团中,大部分都是我们的人,但你们仍要防范送婚使唐宁,如果本官所料不错,在求亲一事上,他一定会偏向康王,何大人,这一路之上,你要尝试着拉拢陆副使,至于那唐宁,如果有可能……”

    他目光看向中年人,没有再开口,只是轻轻做了一个手势。

    中年人看着他,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刘大人放心,此行危险重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