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启程
    春天到了,唐夭夭发呆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尤其是上次去寺里求过签之后,整个人都变的呆头呆脑的。

    看着单手托着下巴坐在那里的唐夭夭,唐宁走过去,问道:“怎么了,你爹又逼你成亲了?”

    唐夭夭没有回答,看着他,问道:“你信命吗?”

    “我不信。”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命运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不要总是寄托在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之上,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想要的东西就去拿,喜欢的人就去追,就算失败了以后也不后悔。”

    唐夭夭重复着他的话:“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想要的东西就去拿,喜欢的人就去追……”

    唐宁和她并排坐在一起,说道:“说说吧,你有什么烦恼,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可是他做了一件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应该怎么办?”

    唐宁撇了撇嘴,说道:“这有什么好烦恼的,谁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就揍他,揍的他娘都认不出来,看他下次还敢不敢!”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唐夭夭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说说吧,你上次给我下药的事情应该怎么算?”

    唐宁吓了一跳,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这是不打自招,但既然唐夭夭这么问了,他再狡辩也没有什么用。

    唐夭夭道:“我看着你下的。”

    唐宁震惊道:“那你还喝!”

    “我想看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唐夭夭看着他,说道:“可惜你什么都没有干。”

    唐宁疑惑道:“可惜?”

    唐夭夭纠正道:“可是。”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明明听的是可惜。”

    唐夭夭恼羞成怒道:“我说可是就可是!”

    “就当是可是吧……”唐宁不敢也不屑于和她争辩,因为争不过她的时候她就会采取另一种措施,他看着唐夭夭,说道:“我只是试试,没想到你那么容易就中招了,我正要提醒你,一个女孩子家,要提高防范意识,外人递过来的水不要喝,外人递过来的东西也不要吃……”

    “你又不是外人。”唐夭夭瞥了瞥他,说道:“我信任你。”

    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不过就算她被迷晕了人事不知,唐宁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对得起她的信任。

    “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唐宁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看着她说道:“我走以后,小如和小意就拜托你照顾了。”

    琴棋书画虽然身手一般,但从老乞丐那里学来的奇门歪道可不少,她们再加上唐夭夭,小如和小意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你自己也保重。”唐夭夭看着他,说道:“不要以为远在楚国就可以沾花惹草,要是被我……,要是被小意知道,看你回来怎么交代!”

    当初从灵州到京师赶考的时候,唐夭夭也是如此叮嘱他的,唐宁看了看她,问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

    “了解。”唐夭夭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有贼心,也没有贼胆。”

    唐宁抄近路翻墙回去,唐夭夭站在院子里,秀儿从房间里跑出来,说道:“小姐,我查到了,我查到那句签文的意思了,凤去秦楼,云敛巫山,说的不是把生米煮成熟饭,而是两人不宜结合,应该另觅佳偶……”

    唐夭夭伸出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什么破签,一点儿都不准,喜欢的东西就去拿,喜欢的人就去追,自己的幸福,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

    定元初年,三月初三。

    宜嫁娶,宜出行。

    今日便是平阳公主出嫁的日子,送亲的队伍将从京师出发,一路往北,最终的目的地是楚国都城。

    街道之上,前来观看的百姓早已围满了街道两边,车队还未从宫门口启程,街道已被清理一空,两边都有各大官衙的衙役和宫中禁军维持秩序。

    宫门口处,更是人山人海,今日早朝取消,但百官还是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集合观礼。

    宫中的礼官按照皇室的礼仪规程,从早上开始,一条一条,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至今已有一个多时辰。

    广场的一边,某处帘幕房之中。

    方淑妃牵着赵蔓的手,说道:“蔓儿以后在楚国,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任性妄为了。”

    赵蔓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娘娘。”

    她脸上带着笑意,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广场的另一个方向。

    安阳郡主站在她的身边,目光望向同一个方向,在另一边的广场上,此行的一位送婚使,两位副使以及陈楚两国的使团,八百护卫,再加上一些杂役和仆从,近千人的队伍,已经集结完毕。

    “巧合吗?”她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望向赵蔓时,缓缓开口道:“唐大人……”

    赵蔓的目光立刻看向她。

    安阳郡主笑了笑,指着外面,说道:“礼部唐尚书上去了……”

    赵蔓的目光立刻从她身边移开,探头向外面望了望,喃喃道:“怎么还不走……”

    安阳郡主目光望向外面,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

    ……

    唐宁作为送婚使,站在一行近千人队伍的最前面。

    郑屠夫和丐帮的那二十名弟子,都被他编入了自己的护卫之中,便是此去楚国,他能动用和依靠的核心力量。

    站在他左侧的站的像是标杆一样的年轻人,是兵部尚书之子陆腾,统领八百禁卫,负责此行的安全。

    另一侧是鸿胪寺丞,作为副使,他的权力虽然没有唐宁大,但对唐宁也有监督和牵制的作用。

    根据唐宁的观察,此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和随行使团中的几人眉来眼去的,应该都是他的同党,唐宁将那些人的面孔一一记下。

    公主离京,皇室的亲族自然要来相送,赵圆刚才悄悄的跑过来送了他一盒点心,告诉他有一种胭脂很出名,只在楚国都城有卖,让他回来的时候帮他捎上十盒八盒。

    赵圆跑开之后,康王便微笑着从前方走过来。

    康王背着手站在他的身前,笑道:“唐大人此行又是送婚又是求亲的,辛苦了……”

    唐宁知道康王是在提醒他不要忘记了求亲一事,刚才端王过来的时候,也对鸿胪寺丞小声叮嘱了一番。

    端王这次虽然只占了一位副使,但随行的使团中可有不少他的人,康王心中不踏实也情有可原。

    前来送行的官员有不少,顾白崔琅等人都来和他打了招呼,萧珏走过来叮嘱了他两句,目光才望向陆腾,说道:“姓陆的,这一路上你可当心着点,公主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也不用回来了……”

    陆腾抬眼看了看他,说道:“闭上你的乌鸦嘴。”

    唐宁饶有兴趣的看着萧珏和陆腾吵架,一道人影缓缓的从前方走来。

    方哲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很想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方哲说了一句话就径直离开,唐宁看着手中多出来的一个信封,不动声色的将之收进袖中。

    前方,已经有宦官尖细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吉时已到,即刻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