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他想得美!
    临行前的典礼持续了近两个时辰,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宫门口出发,一路走过去,耳边尽是百姓的欢呼声。

    此行有负责护卫的宫中禁卫八百人,公主的随从,运送嫁妆的杂役,两国使团,加起来近千人穿街过市,车马成行,锣鼓齐鸣,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唐宁骑在马上,走在最前面,倒是有一点打马御街的感觉,也像是娶亲时的阵仗,如果胸前再戴朵大红花,穿上一身喜袍,就更像了。

    行至城门口处的时候,他看到小如小意和唐夭夭站在某处,小小和方新月拼命的向他挥手,也看到了相隔不远的苏媚和母亲,以及独自一人站在远处,目送他离开的唐水。

    唐宁也只能骑在马上,向她们的方向挥挥手,每一次都能迎来人群更加热烈的欢呼。

    公主出嫁是举国欢庆的大事,但热闹也总有消减的时候,当一行人马出了城门,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围观的百姓逐渐散去,只留下零零散散的人影。

    唐琦站在城门外,望着远处的一道烟尘,淡淡道:“太子之争,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见分晓了。”

    唐昭冷哼一声,说道:“那家伙去了楚国,最好就别再回来了!”

    唐璟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说道:“虽然我们还有何大人以及随行的使团,人数上占着优势,但说到底,唐宁才是求亲使……,希望此行一切顺利。”

    唐靖目光望着前方,表情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唐水从远处走过来,说道:“爹,都走了,我们回去吧。”

    唐靖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回城的时候,目光望向不远处的一道身影,忽然一怔。..

    与此同时,唐琦也像是发现了什么,面色一变,大步的向某个方向走去。

    城门口处,苏媚挽着身旁的妇人,说道:“娘,我们回去吧。”

    “宁儿走了,你睡的就不安生了。”那妇人看了看她,说道:“他走之前,留了些安神的香料,据说是宫里的好东西,我回去之后缝在香包里,你随身带着。”

    苏媚脸上绽放出笑容,说道:“谢谢娘。”

    “小妤?”她们走进城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妇人的身体一颤,脚步微顿,下一瞬,便面色不变的向前走去。

    唐琦快步走到两人身前,目光望过去时,不由的一怔。

    苏媚看着唐琦,笑道:“原来是唐大人。”

    “苏姑娘。”唐琦去过不少次天然居,自然认识这位京师第一美人,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看着那妇人,问道:“这位是?”

    “我娘。”苏媚看了看他,问道:“唐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唐琦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苏姑娘的母亲,和本官的一位亲人很像。”

    “天下之大,样貌相似的人多了,不足为奇。”苏媚挽着妇人的手,说道:“唐大人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唐靖缓步走过来,看着前方的人影,说道:“那不是天然居的苏姑娘吗?”

    唐琦目光望向前方的两道身影,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她身边的那位女子,和小妤很像?”

    “没觉得。”唐靖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身材是有些相似,但样貌却并不像,这京师和小妤身材相似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苏姑娘的娘,怎么可能是小妤?”

    “是我想多了。”唐琦点了点头,说道:“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小妤在哪里,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唐琦上了马车,唐靖对他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去给水儿的娘买些蜜饯,自己走回去。”

    唐水从后方走过来,问道:“爹,你每次都给娘买同样的蜜饯,她都吃了这么多年了,不腻吗?”

    唐靖屈指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有些事情,是一辈子都不会腻的。”

    唐水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先回去哄娘吧,我晚些时候再回去。”

    “又去天然居?”唐靖望着前方,随口问了一句。

    唐水惊讶道:“爹你怎么知道?”

    唐靖看了看她,问道:“天然居的饭菜那么好吃,值得你天天去?还是你和苏媚姑娘很熟,比和安阳郡主都熟?”

    唐水抬头看着他,张了张嘴:“爹……”

    唐靖目光望向别处,说道:“要是真为你小姑好,就收敛一些。”

    “爹,你……”唐水跟在他的身后,唐靖挥了挥手,说道:“放心,他们还不知道。”

    唐水舒了口气,低下头,许久才道:“爹,康王和端王表兄,谁能当皇帝?”

    唐靖看着她,问道:“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唐水低声道:“如果是端王表兄当了皇帝,小姑和他们一家就无法在京师立足,如果是康王当了皇帝,小姑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可唐家……”

    “唐家就会遭到灭顶之灾。”唐靖补充了一句,随后又笑道:“谁说当皇帝的就一定是端王和康王了,或许是其他的什么王呢,事情没有最终定下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唐水抬起头,问道:“可他们都说,这一次谁能迎娶长宁郡主,便会稳坐太子之位。”

    “谁说的?”唐靖摇了摇头,说道:“嫁公主也好,娶郡主也罢,祸福难料……”

    唐水拽着他的胳膊,问道:“什么祸福难料的,爹,你就不能说清楚吗?”

    “陛下在赌。”唐靖舒了口气,说道:“他既赌楚国太子赢,又赌楚国摄政王赢,若是楚国太子胜了,娶了长宁郡主的皇子就无缘太子之位,若是楚国摄政王胜了,娶了长宁郡主的皇子便一步踏入了东宫,但是相应的,嫁过去的平阳公主,却会为之牺牲……”

    “陛下赌了两边,他们都只赌了一边,所以即便是求亲成功,对于他们来说,是福是祸,犹未可知。”

    唐水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这么说,支持楚国摄政王的人,便不会支持楚国太子迎娶平阳公主,他们这一路上有危险?”

    “远不止这些。”唐靖摇了摇头,说道:“还有人比他们更不希望看到陈楚两国联姻,他们这一路上,注定不会平静……”

    唐水愣在原地,缩在袖中的拳头紧握,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

    ……

    楚国。

    信王府。

    一名青年从门外大步走进来,走到堂中,拱手躬身,说道:“王爷,陈国来的急报,陈国已同意求亲,平阳公主启程的日子是三月初三。”

    “三月初三?”身穿青衣的中年人放下茶杯,说道:“这么说,他们已经启程好几天了?”

    青年点了点头,说道:“算算日子,他们在五天前就已经启程了。”

    中年人重新端起茶杯,说道:“如此说来,这边也要马上开始准备。”

    青年抬起头,又道:“王爷,还有一件事情。”

    中年人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那青年道:“据使者说,陈国皇帝有意让一位皇子迎娶长宁郡主,此次也派了使团前来求亲。”

    “想娶澜澜?”中年人重重的放下茶杯,冷声道:“他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