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废物太子
    楚国的都城之内,只有一座王府,便是信王府。

    与陈国不同,楚国历代皇帝,都会早早的立下太子,其他的亲王,在成年之后,就要前往各自的封地,没有调令,不得回京,也不得在京中建府。

    但信王不同,作为当今陛下的胞弟,一国摄政王,早在陛下登基之时,便将信王从封地调回都城,并且委以重任,成为楚国数十年来唯一的特例。

    而信王也没有让陛下失望,这些年来,与陛下合力,攘内安外,使得楚国的国力蒸蒸日上,自陛下身体抱恙,远离朝堂之后,更是将朝堂内外打理的井井有条,人人心悦诚服。

    正因如此,信王也在楚国积攒下了无比的威望,比之太子还要远远超出,今太子昏庸,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都有让信王“取而代之”的声音。

    不过,除了帮助陛下打理朝政之外,信王并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反而时常教导太子,将朝政放权给他,如此一来,百姓和朝臣皆对信王更加敬佩,让他取代太子的呼声反而更高了……

    信王府内,当今楚国权势最高的男人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不屑道:“陈国的皇子,一个比一个废物,还想娶本王的女儿?”

    站在下方的青年脸上露出苦笑,说道:“王爷,此次陈国派出使臣前来求亲,怕是不好应付,且陈国已经将平阳公主嫁了过来,以两国的邦交,此事,便是陛下也不好拒绝。”

    信王冷哼一声,说道:“将平阳公主嫁过来,想要将本王的女儿娶回去,赵政这个老狐狸,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表面上假仁假义的,用自己的亲女儿做筹码时,手下可一点儿都不留情!”

    他走到门外,问道:“郡主呢?”

    那青年道:“在后花园。”

    因为王妃喜欢花草,所以信王府的后花园很大,此时正值三月中旬,花园中花开正艳,空气中弥漫着一阵甜香。

    白衣女子单手持剑,手中长剑如灵蛇飞舞,片刻后,她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看着站在亭中的中年男子,问道:“父王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中年男子道:“朝中无事,过来赏赏花,顺便告诉你两个消息。”

    李天澜将长剑归鞘,看着他,问道:“什么消息?”

    “陈国皇帝同意了我们的求亲,已经派人护送平阳公主出行,快则两月,慢则三月便会抵达京都。”

    李天澜看了看他,又问道:“还有一个呢?”

    中年男子道:“陈皇同时也派出了使团,想要向陛下求亲,让你嫁到陈国。”

    “不嫁。”李天澜干脆的说道。

    “当然不嫁。”信王摇了摇头,说道:“我女儿三元及第,文武双全,他们整个陈国,有谁配得上你?”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听说陈国去年倒是出了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倒也算是个人才,科考的时候你正好在京师,和那人熟不熟?”

    李天澜面色微动,说道:“一般熟。”

    “哪怕他也是三元及第,身份上也配不上你。”他望着李天澜,又道:“不过澜澜,这世上比你聪明,武功还比你好的男人不知道有没有,你真的不打算降低降低要求吗?”

    “再说吧。”李天澜挥了挥手,走出花园。

    中年男子望向身后,问那名青年道:“你刚才说,此次陈国派来的送婚使是谁?”

    那青年拱手道:“礼部郎中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唐宁。”

    ……

    太子府。

    殿内歌舞升平,一位青年躺在软塌之上,身边衣衫轻薄的女子将切好的蔬果一块块的放进他的口中。

    一道人影从殿外匆匆进来,说道:“殿下,有急报。”

    榻上的青年招了招手,便有一名女子端起酒杯凑上来,他接过酒杯漱了漱口,才道:“说。”

    那人道:“回殿下,陈国同意了联姻,平阳公主已经启程,六月前应该就到了。”

    “知道了。”青年望着殿中几名女子的美妙舞姿,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那人又道:“殿下,还有一事,您听了一定会高兴的。”

    青年看了看他,问道:“哦,何事?”

    那人笑着说道:“殿下,陈国使团此行不止是送亲的,他们还想求娶长宁郡主。”

    青年顿时来了精神,问道:“有此事?”

    “确有此事。”那人点头说道:“为了两国的邦交更加紧密,陈皇想要让长宁郡主嫁给陈国一位皇子,已经派遣求亲使过来了。”

    青年脸上露出笑容,对于他的这位堂妹,他心中不满已久了。

    姑娘家的不学女红刺绣,偏偏去科考,京中人人都知道长宁郡主文才武略,乃是当世一等一的奇女子,楚国无一男子能够及得上她,除此之外,后面其实还有一句,长宁郡主虽是女儿身,但却比那个废物太子强多了。

    而他就是那个废物太子。

    那些人说他不如信王也就算了,居然说他不如一个女人,有没有考虑到他这位太子的感受?

    青年身后有一人走上前,说道:“殿下,长宁郡主乃是信王的独女,怕是信王不会同意。”

    “不同意?”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信王王叔这么识大体,怎么会不同意,关乎两国邦交,两国百姓的大事,他怎么可能不同意?”

    他脸上露出冷笑,说道:“他要是真不同意,那可真是太好了。”

    ……

    陈国,北部某州,官道之上。

    数十辆马车缓缓前行,出京已经一个月,所有人都一身风尘,气氛却并不沉闷。

    这一路上,赶路并不着急,每日行进六个时辰,遇上城池,还会休憩上一日半日,大部分人的精神都很饱满。

    按照如今的行进速度,大概在半月之后,就会抵达封州,封州是陈国最北边的城市,出了封州再往前,就是楚国地界了。

    唐宁坐在一辆华贵的马车上,车帘底下,一只纤细的小手偷偷的伸出来,唐宁接过她递出来的蜜饯,放进嘴里。

    出京骑了三天的马,他的屁股就疼得受不了,之后便都坐在赵蔓的马车外面。

    她本来是想让唐宁进去休息的,但出京在外,这辆马车就是公主的香闺,他一个外臣自然不能进去。

    鸿胪寺丞何瑞就在后面的马车里盯着,巴不得他出什么事情,被人整天这么盯着也不舒服,唐宁本来想找个机会将他安排了,但何端此人行事谨慎,平时根本不出来见他,让他一时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一路上,陆腾倒是尽忠职守,防卫工作做的很好,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防的,近千人的队伍,八百人都是全副武装的禁军,别说小毛贼,无论哪个山贼大势力见了都得躲的远远的。

    在陈国境内,有八百禁卫在,不用担心任何安全问题,倒是何端和那些端王安排的使臣,时不时的在他眼前晃,看得人心烦。

    一道身影从前方走过来,对他拱了拱手,说道:“唐大人。”

    这次的队伍里除了杂役和护卫之外,还有两名御医,唐宁看着他,随口问道:“王御医,这是干什么去?”

    王御医道:“崔大人身体不适,下官去看看。”

    唐宁想了想,说道:“崔大人病了啊……,如果严重的话,就让他在这里养病吧,少一个人也没关系,身体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