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外频生
    “应该不严重。”王御医怔了怔,说道:“崔大人他们都是文官,这一路上车马颠簸,身体不适很正常,晚上好好歇息一夜,明日应该就好了。”

    唐宁跳下马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王御医啊,你刚进太医院不久吧?”

    唐宁的动作让王御医受宠若惊,连忙道:“下官刚刚进入太医院两年。”

    太医院虽然和朝廷各部不是一个体系,但眼前之人不仅是天子近臣,还是太医丞凌大人的师叔,又是陈太医令的座上宾,他们整个太医院都受过他的恩惠,王御医对这位比他年轻的多的官员,颇为尊敬。

    唐宁看着他,郑重的说道:“这车马劳顿看起来不严重,其实非常严重,你想想,同样一路走过来,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就连千金之躯的公主殿下都相安无事,为何偏偏崔大人就病了?”

    王御医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崔大人的身体虚。”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这身体虚的人,和我们可不一样,此行还有近两个月的路程,万一崔大人病死在路上,可是朝廷的损失,王御医和本官都难辞其咎。”

    “病死……,应该不至于吧。”王御医看了看他,怔了怔,脸上忽然露出恍然之色,点头道:“大人放心,下官懂了。”

    片刻后,车队之中,一辆马车里面,鸿胪寺丞何瑞望着王御医,急忙道:“王御医,崔大人他怎么样了?”

    “崔大人的身体,不容乐观。”王御医摇了摇头,说道:“若是再继续下去,恐怕有性命之忧。”

    何瑞面色一变,问道:“什么,这么严重吗?”

    坐在马车里的一名官员身体颤了颤,难以置信道:“王御医,你不会是把错脉了吧,本官,本官只是有些头晕恶心而已……”

    王御医摇了摇头,说道:“大病之始,也无非都是些小患,崔大人不妨想想,一路同行,为何何大人没有头晕恶心,郑大人没有头晕恶心,唯独崔大人你身体不适?”

    崔姓官员闻言,脸色登时便白了几分。

    王御医继续道:“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遇到下一个城镇的时候,崔大人能停下来,休养几天,避免劳顿,否则,以崔大人的身体,连一个月都撑不过。”

    何瑞看着王御医,皱眉道:“何大人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马车颠簸,头晕恶心乃是人之常情,本官昨日身体也不舒服,休养了一天便好……”

    “怎么了?”唐宁从前方走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御医道:“崔大人身体有些不适,下官建议他停下休养,否则便会有性命之忧。”

    何瑞道:“王御医说的太过严重了,此行责任重大,又怎么能因为这些头疼脑热的小事耽搁?”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何大人说的对,轻伤不下战场,这是在外面,不是在京师,哪能想歇就歇……,崔大人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这责任本官担着。”

    何瑞闻言一怔,没想到唐宁居然会顺着他说,难道他不是视他们这些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个个的除掉吗?

    唐宁望着崔姓官员,问道:“崔大人怕是也不愿意耽搁送亲大事吧,放心吧,崔大人要是真的出了意外,朝廷一定会善待你的家眷的。”

    崔姓官员面色一白,送亲重要,但再怎么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送婚使唐宁将他们几人当成是眼中钉,连王御医都说了,他需要好好休息,他还硬要让自己赶路,这不是想要害死他吗?

    到时候,只需要扣上一个车马劳顿、水土不服的帽子,朝廷又会拿他们怎么样?

    崔姓官员心念急转,下一刻,便捂着胸口,眉头拧起,说道:“唐大人,何大人,下官,下官忽然觉得心口疼得厉害,这头也更晕了……,还是让下官在下一个城镇停下吧,以免拖累了送亲队伍……”

    唐宁皱起眉头,说道:“崔大人的病真的这么严重吗,不如再挺一挺,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本官和何大人一定会为崔府家眷多争取一些抚恤银……”

    “咳,咳!”崔姓官员已经确定这唐宁是想要他的命,重重的咳了几声,喘息道:“两位,两位大人,崔某性命事小,若是让同行的几位大人也染上了病,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唐宁看着他,想了想,目光望向何瑞,说道:“何大人觉得呢?”

    虽然他才是一把手,但遇到事情,问一问二把手的意见,也是对对方的尊重。

    何瑞想了想,才咬牙道:“既然如此,到了下一城的时候,崔大人便先好好养病吧……”

    虽然他心里也是一百个不愿意,但这个时候若还是坚持,崔大人心中或许会对他有什么别的想法。

    崔姓官员心中松了口气,拱手道:“多谢唐大人,多谢何大人。”

    唐宁回到马车上,从马车角落里取出一个小本本,在某崔姓官员的名字上划了一个“x”。

    这次陈国随行的使团,都是为了求亲的,在路上弄走一个就少一个------唐宁自己也没有搞明白,他为什么要弄走求亲的使者。

    或许是因为坏人婚姻这种事情做多了上瘾的缘故。

    一颗脑袋从马车里探出来,赵蔓看着他,好奇道:“你在干什么?”

    唐宁将那本子合上,又将她的脑袋推了回去,说道:“你是公主,鬼鬼祟祟的成何体统?”

    马车里面有人影动了动,然后唐宁就发现赵蔓隔着帘子靠在他的身上,蹭了两下,才说道:“整天呆在马车里好无聊啊,我们能不能出去玩玩啊?”

    这一路上虽然多有停留,但她除了在驿站休息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马车上,可能也快憋坏了,唐宁想了想,说道:“等下次进了城,就带你出去。”

    “一言为定!”马车里面,赵蔓立刻来了精神,不一会儿,就有一小碟切好的水果被递了出来,她扯了扯唐宁的衣服,说道:“要不,我们歇两天再走?”

    ……

    他们每天行进的时间并不长,遇到有驿站的地方便居住在驿站,没有驿站的地方就在天黑之前原地扎营,到达稍大一点的某州州城时,已是两天之后了。

    这两天里,当真是意外频生,除了生病的崔姓官员之外,还有一位使臣拉肚子拉到虚脱,唐宁无奈之下,只能也将他留在了中途的某个城镇,拜托两人看着。

    今天又有一位使臣高烧不退,估计是不能和他们继续前行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唐宁也打算让他在这里养病。

    驿站之内。

    何瑞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虚弱至极的官员,阴沉道:“才走了一个月,就有三人被留在了路上,还怎么完成殿下交代的大事?”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人从门外快步走进来,焦急道:“何大人,您快出去看看吧,张大人不知道被什么毒虫咬了,手臂肿的有大腿粗呢!”

    “什么?”

    何瑞身体晃了晃,险些晕倒。

    唐宁在房间里喝着茶,有人上前来报,何瑞何副使求见。

    唐宁放下茶杯,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何瑞,问道:“何大人,怎么了,难道又有哪位大人病了?”

    何瑞看着他,硬着头皮道:“陈大人染了风寒,张大人被毒虫咬伤,使团的人数本就不够,我想在这里休息几日,待他们养好了伤再走……”

    唐宁看着他,皱眉道:“何大人,这怕是有些不符合规定啊。”

    何瑞咬着牙道:“下官觉得,我们出京也有一月有余,再往前便是北边边境,将士们也需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才能应对接下来的路程……”

    “这么说,也有点道理。”唐宁看着他,点了点头道:“那就休息三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