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解围
    “是谁干的!”

    年轻公子的右手手背已经皮开肉绽,疼得脸色抽动,看着摊位上的众人,像是一头暴怒的野兽。

    摊位上的食客面色惶恐,距离远一些的,已经悄悄溜走。

    面容清秀的老板娘,更是吓得花容失色,满面苍白。

    年轻公子最终还是找到了他的目标,那位打扮古怪的女子,腰间便悬着一根红色的皮鞭。

    他捂着右手手背,咬牙道:“哪里来的蛮子,给我捉住她,先带回去!”

    年轻公子身后的两名随从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那女子自顾自的吃着豆腐花,她身边那巨汉却是站了起来。

    此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体型却格外庞大,足足比年轻公子的随从高了一个头还多,两人愣在原地的功夫,就被那巨汉一巴掌一个,扇倒在地。

    大汉望向年轻公子时,怔在原地的他立刻便一个激灵,飞快的跑到街上,大怒道:“你们给我等着,有本事别走!”

    大汉重新坐下,看着那女子,用同样蹩脚的汉话说道:“不让惹事的……”

    “闭嘴!”女子凶狠的瞪了他一眼,才看向老板娘,说道:“再来三碗。”

    老板娘慌忙道:“我不收你们的钱了,你们快走吧,他是县令大人的公子,等到他带人过来,你们就走不了了!”

    那女子不为所动,老板娘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最终还是咬咬牙,给她重新打了三碗豆腐花。

    唐宁忍不住再次瞥了身旁的方向一眼,这一男一女的装扮看起来就已经很奇怪了,一个壮硕,一个娇小的组合更为奇怪。

    尤其是这女子,看起来娇小玲珑的,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大的胃口,活像是没吃过豆腐花的土包子……

    那女子回过头,皱眉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下来!”

    “你看我吧,我不凶你。”赵蔓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她也没我好看。”

    以正常人来的审美来看,无论是长相还是衣着打扮,坐在唐宁另一边的女子和赵嘤嘤简直是云泥之别,这位普通话不标准的姑娘,像是从哪里的山林中跑出来的一样,虽说野性十足,但却一点儿女人味都没有。

    喜欢玩鞭子的女子,正常男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唐宁多看她两眼只是惊诧于她的胃口,既然让对方不喜欢了,不看她就是,看赵嘤嘤不比她养眼多了。

    “你们汉人,懂什么!”那汉子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小姐,我们家乡,第一美人!”

    这汉子说话虽然不连贯,但也不难猜出他的意思,无非是说这姑娘在他们家乡是什么第一美人……

    唐宁懒得和他争辩,对方可能是某个躲在山林里的族群,至于什么第一美人的,就让她活在自己的幻想里吧,唐家随便一个丫鬟拉出来,都比她美十倍百倍。

    当然,不排除他们族群有着不一样的审美,毕竟,狂野美也是一种美……

    唐宁专心的吃他的豆腐脑,这豆腐脑的味道还真不错,卤水中应该有什么独门配料。

    赵蔓刚才在路上已经吃了不少东西,吃完一碗之后,便揉了揉肚子,满足的说道:“好好吃,如果一路上都能吃到就好了……”

    唐宁和老郑早就吃完了,擦了擦嘴,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哈哈,你们还真的没走!”刚才逃跑的那位年轻公子,手上已经缠了一圈白布,领着十几名衙役跑过来,指着那一男一女,大声道:“还敢用鞭子抽我,你再抽一下试试?”

    啪!

    他话音刚落,眼前鞭影一闪,下一刻,脸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那古怪女子已经吃完了三碗豆腐花,站起身来,手中拿着那根红色的长鞭,昂首看着对面的衙役。

    年轻公子抹了抹火辣辣的脸,五官都拧在一起,大怒道:“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把她给我拿下,今天老子要用鞭子抽死她!”

    一名捕快走上前,大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当街伤人,还不快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啪!

    他话未说完,脸上便挨了一鞭子。

    他整个人愣在原地,捂着脸,下一刻便猛地后退,挥手道:“拿下!”

    身后的衙役们手握兵器,一拥而上。

    啪!

    啪!啪!

    啪!啪!啪!

    唐宁和赵蔓站在原地,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那红色的长鞭在那女子手中仿佛有了生命,每挥出去一次,就有一名衙役倒地。

    一般而言,江湖中的高手很少用软鞭当做武器,一是相比于刀枪剑戟,软鞭的杀伤力略小,而若是遇到了同等级的对手,用鞭便会处于天然劣势,一旦被近身,武器的优势便不复存在了。

    但鞭子也有好处,打击距离远,打击面广,遇到这种低级对手,便如同抽打牲畜一样,对方根本无法近身。

    赵蔓看得眼中异彩直冒,喃喃道:“好厉害……”

    唐宁如今对武学好歹有些认识,这小妞的实力其实不怎么样,对付这些人,其实是占着武器的便宜,如果有唐夭夭和李天澜或是苏媚的实力,这一鞭子下去,这些衙役哪还有命在?

    鞭伤虽然不致命,但疼痛却够人受的,没多久,在场的衙役就不敢上前,有一半以上都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那女子看了看他们,冷哼一声,正要离开,脚下的土地忽然一阵震动,一队整齐的披甲兵士忽然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最前方的一排弓箭手已经搭弓瞄准,那一对男女的面色首次大变。

    一名将领走上前,看了看一名捕快,问道:“怎么回事?”

    平阳公主今日已到云州城,刺史府下了死命令,这几天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命守城的将士日夜巡逻,听闻这边有人闹事,他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那捕快捂着脸上的两道血痕,指着前方,说道:“有,有两名暴徒……”

    那将领目光望过去,视线在那一对男女身上扫过,望向唐宁时,忽然一怔,快步走上前,拱手道:“末将参见大人!”..

    送亲的队伍每到一地,当地的地方官都会亲自出城相迎,唐宁今天早上才和云州的地方官见过面,对这位将领有一些印象。

    那将领看着他,问道:“大人,没事吧?”

    “没事。”唐宁挥了挥手,目光在那两人的身上扫过,说道:“这两人也不是什么暴徒,倒是那位县令公子,光天化日,调戏民女,你们可要好好管管。”

    “是!”那将领立刻躬身,说道:“此事末将会向刺史大人禀告的。”

    那将领又和唐宁说了几句,转身指了指那年轻公子,吩咐道:“把他带走!”

    这一群兵士离开之后,那女子才看着唐宁,惊异道:“你是官?”

    “小官。”唐宁随口说了一句,便和赵蔓离开了这处小摊。

    女子身旁的壮汉看着她,说道:“回去,晚了,要受罚。”

    “走吧。”那女子收起鞭子,走到街上的时候,又买了一个糖葫芦,一口咬掉一个,说道:“这里的人不怎么样,东西真好吃!”

    巨汉脸上露出笑容,拍了拍腰间的一个皮囊,说道:“酒,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