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建宁与嘤嘤
    “这是什么,没见过,买回去尝尝。”

    “这个看起来很好吃。”

    “这些,还有这个,都买了……”

    ……

    衣着打扮都很奇特的女子和壮汉行在街上,自是引来了无数人的注目。

    她对此丝毫不顾,将街边摊位上的小吃买了个遍,最后才走进了某间偏僻的客栈。

    客栈看起来很破败,大门半掩着,她推门而入,屋内的几道人影立刻站起身,两只手叠放在胸前,微微躬身,叽哩哇啦的说了几句,似乎是什么不知名的语言。

    女子用同样的语言问了一句,其中一人立刻指了指楼上。

    跟着她走进来的巨汉将腰间的皮囊打开,和屋内的几人炫耀之时,女子已经上了楼梯,走到某处房门前时,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一名中年女子坐在桌前,她走过去的时候,中年女子开口问道:“打听到了吗?”

    那女子站在原地,怔了怔,问道:“打听,什么?”

    中年女子看着她手里还剩下的一颗糖葫芦,问道:“让你们打听陈国使团的事情,是不是又只顾着买东西吃了?”

    “忘记了,不过汉人的东西真的好吃……”那女子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芦,有些不舍的递过去,说道:“你吃吗?”

    “陈国护送平阳公主前往楚国联姻的车队已经到云州了。”中年女子看着她,说道:“一旦陈国和楚国完成联姻,就会亲如一家,到时候两国举兵攻入草原,你们的牛羊就会被他们抢去,战马被他们抢去,女人和孩子都会被抢去!”

    那女子闻言,脸上露出愤愤之色,咬牙道:“狡猾的汉人,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得……,那句汉话怎么说的?”

    中年女子看了看她,说道:“去将“得逞”两个字抄一百遍。”

    女子的脸色立刻垮下来。

    ……

    三四月的天气是最舒服的,天气逐渐变暖,微风中又夹杂着一丝凉意,赵蔓脱了鞋袜,坐在溪边的石头上,扬起脚,拍打的水花四溅,一会儿又光着脚跑到草地上,因为捉到了一只蝴蝶而高兴不已。

    草地上铺了一块干净的白布,上面放着刚才从街上买来的各种小吃。

    唐宁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草地上,望着天上的白云悠悠飘过。

    离京已一月有余,但此行的路程还未过半,大概还有半月,才会进入楚国境内。

    再往前行,便是陈国的最北边了,越往北,朝廷对于地方的控制力便越弱,自然也就越乱,如果有人想要阻拦联姻,必定会选择在这一段动手。

    虽然这些人和他有着同样的目的,但却不能让他们得逞。

    名义上他还是此行的送婚使,责任便是将公主安全的送到楚国都城,这一路上出了任何问题,他都得负主要责任,这是逃不掉的。

    不过,等到了楚国,他的任务就完成了,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不管是抢人也好,偷人也罢,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而是楚国朝廷的责任了。

    他躺在草地上闭目眼神晒太阳,忽而听到空气中传来“咻”“咻”的破风声音。

    他坐起来,看到赵蔓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了一根藤条,正挥舞的起劲。

    她拎着藤条走过来,说道:“今天遇到的那个小姐姐好厉害,我也想学甩鞭子,等我学会了,那个死桃子要是还用她的蛇吓我,我就用鞭子抽她!”

    赵嘤嘤还对小桃用蛇吓她的事情耿耿于怀,似乎是想到了那女子刚才威风凛凛的样子,脸上露出憧憬和期待之色。

    唐宁站起身,从她手上夺过鞭子,说道:“女孩子家的,不要玩鞭子……”

    她年纪还小,三观还未完全树立,最好不要碰鞭子呀蜡烛啊之类的东西……

    喜好鞭子的女人,多少都有一点女王情节,以后谁要是娶了那鞭法纯熟的女子,下半辈子可就热闹了。

    “可是也没什么玩了啊……”赵蔓拍了拍手,躺在唐宁身边,说道:“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好久都没有听故事了。”

    只要她不玩鞭子,什么都好,唐宁点了点头,说道:“那你想听什么?”

    赵蔓躺在草地上,侧着脸看着他,说道:“你讲的我都喜欢听。”

    唐宁想了想,说道:“那就讲一个《鹿鼎记》吧。”

    虽说联姻是国家大事,但事无绝对,还是要让她减掉一些心理压力。

    郑屠夫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杀猪刀放在旁边,望着远处,目光深邃。

    溪边的草地上,年轻男女双手枕在脑后,并排躺在一起,溪边凉风阵阵,天上白云悠悠,唐宁翻动着记忆,娓娓道来一段传奇故事,赵蔓口中哼着轻盈的曲调,一脸满足。

    小说原文一百多万字,唐宁当然不能全部讲完,只是讲清楚了故事脉络,尤其着重讲了建宁公主出嫁的部分,目的便是让赵蔓找回一点信心。

    他讲着讲着,忽然觉得身旁没了动静,转过头,看到赵蔓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想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唐宁,问道:“建宁公主是说我吗?”

    唐宁瞥了瞥她,问道:“你觉得你像吗?”

    “不像。”赵蔓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比她淑女多了……”

    她又想了想,忽然问道:“你说,我要是把楚国太子也咔嚓了,不就不能联姻了吗?”

    “不行。”唐宁无情的击碎了她的幻想。

    楚国就只有那么一位太子,要是太子变成了太监,估计楚国会立刻和陈国撕破脸皮,势不两立,这一次前往楚国的使团,也别想再回来了。

    “那我听你的。”赵蔓坐起来,又道:“可为什么韦小宝要娶那么多女子,他太色了!”

    这就要问作者了,除了韦小宝之外,他知道一个姓李的前辈,也娶了不少,看来喜欢这个调调的作者不在少数。

    唐宁没有回答,赵蔓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低着头,脸色变得红彤彤的。

    建宁公主虽然是公主,但最后还是嫁给了小宝,他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呢,虽然父皇不会同意,但他们也可以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快乐的在一起……

    ……

    讲完了故事,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的时候,赵蔓似乎有什么心事,魂不守舍的,唐宁带着她回去,也没有人发现,如无意外,公主所在的房间,是不会有人进入的。

    送她回来之后,他又折返回了街上。

    卖豆腐花的姑娘正在收拾摊位,唐宁走过去,那女子看到他,立刻道:“民女见过大人!”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老板娘,你这豆腐花的秘方卖不卖,我想将你的秘方买下来。”

    那女子连忙道:“大人要是喜欢,小女子将秘方送您就是了,反正小女子马上就要离开云州,留着这秘方也没有用。”

    她说着,就弯腰从桌椅下拖出一个小箱子,打开之后,从最里面取出一张泛黄的纸张,说道:“这秘方是小女子家中祖传的,如果大人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来吧。”

    唐宁接过纸张,打开看了看,才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说道:“这些钱是买秘方的,姑娘收好了。”

    那姑娘看着桌上的一百两银票,立刻道:“大人,这使不得,使不得……”

    “这豆腐花的味道我很喜欢,既然你要离开云州,这银票还是收下吧,到了另一个地方还能另谋生计。”唐宁说了一句之后,就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家传秘方是别人谋生的手段,许多人将之看的比性命还要重要,买别人秘方的事情本就有些过分,但奈何赵嘤嘤喜欢,唐宁也只能给她一笔较为丰厚的补偿。

    他走在街上,某一刻,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站住!”

    他转过头,看到今天见过的那名异族女子快步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