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别有用心
    那女子在唐宁身前停下,唐宁看着她,问道:“姑娘,有事?”

    她看着唐宁,指了指来时的方向,问道:“豆腐花,秘方,你买了?”

    唐宁点了点头,问道:“你也想买?”

    那女子道:“很好吃,我也买。”

    唐宁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不去找那位姑娘买?”

    这毕竟是别人的秘方,他虽然买下来了,但没有经过那女子的同意,他也不好给别人。

    眼前的女子道:“她说卖给你了,就是你的,让我找你买。”

    她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伸出手,说道:“够不够?”

    既然那老板娘已经同意了,唐宁自然无所谓,他也不缺这几枚铜钱,将那秘方递给她,说道:“你拿去抄一份吧。”

    唐宁找了一处茶楼,给了那伙计两文钱,便从他那里借来了纸笔。

    看着那女子一只手握拳,将毛笔攥在手里,一笔一划的对着那秘方誊写,她虽然看起来很用心,但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的,连老郑家三岁女儿写的都不如。

    丑就算了,还奇慢,唐宁忍不住了,从她手里夺过笔,飞快的帮她誊好秘方。

    那女子拿着那张纸,看了看他,说道:“你的字,好看。”

    唐宁将自己的秘方收起来,站起身,说道:“我走了,有缘再见。”

    “等一等。”那女子叫住他,指着纸上,问道:“这是什么?”

    唐宁看了看,说道:“黄豆。”

    “黄豆?”女子看着她,疑惑道:“是什么?”

    “你不知道黄豆是什么?”

    那女子摇了摇头。

    唐宁有些怀疑,这姑娘到底是从哪个山沟沟里跑出来的,连黄豆都不知道是什么,要这豆腐花的秘方又有什么用……

    而且,连黄豆都没有的地方,该是有多偏?

    唐宁看着她,问道:“在你们家乡,人们都吃什么?”

    女子想了想,说道:“肉,牛肉,羊肉,还有抢来的粮食。”

    “抢来的粮食?”唐宁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要抢?”

    “不抢别人,别人抢。”女子的眼睛还盯着那秘方,说道:“粮食,别人抢走了,就会饿死。”

    姑且不论这姑娘的民族是什么样未开化的民族,她的汉话断句和表达实在是让唐宁听的头疼,他看着她,问道:“姑娘的汉话是和什么人学的?”

    “师父,是汉人。”那女子指了指纸上另一个词,问道:“这,又是什么?”

    “八角。”

    “八角的,是什么?”

    唐宁揉了揉眉心,好好的一个姑娘,说话听起来怎么就一股日本鬼子的味道。

    他深吸口气,问道:“姑娘的师父有没有教过你,不能这么说话?”

    对面的女子看着他,问道:“那,怎么说?”

    “想要说好汉话,就要先明白一句话的构成,最简单的便是主谓宾……”

    “就拿“你喜欢豆腐花”这句话来说,主语是你,谓语是喜欢,宾语是豆腐花,中间不用停顿……”

    “除了主谓宾之外,还有定状补,有句歌诀你记住了就不会错……”

    ……

    一个时辰之后,茶楼门口,那女子对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下次来我家乡,我请你喝马奶酒!”

    看着她甩着小辫子离开,唐宁站在茶楼门口,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他觉得自己真是闲的,花了一个时辰教她语法,只是因为听不惯她的鬼子式汉语。

    果然他骨子里还是一个愤青。

    不过,这一个时辰里,她的进步也很显著,起码不像之前那样一个词语一个词语的往外蹦,甚至连省略句都学会了,也让唐宁心中稍感安慰。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也该回驿站去了。

    另一处破旧的客栈,女子在房间的踱着步子,小声喃喃道:“主谓宾、定状补,主干枝叶分清楚。定语必居主宾前,谓前为状谓后补……”

    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位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她快步走上前,问道:“师父回来了,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消息了吗?”

    中年女子摇了摇头,说道:“驿站周围全是守卫,百丈之内都无法靠近,看来只能等到以后再下手了。”

    女子攥紧拳头,说道:“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得逞,一定要破坏陈楚两国的联姻,不能让他们去草原上抢我们的东西!”

    中年女子点了点头,随后便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她,诧异道:“嫣儿,你说话怎么……”

    “我的汉话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我还会说绕口令呢!”女子高兴的说道:“粉红墙上画凤凰,凤凰画在粉红墙。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花凤凰……”

    中年女子看着她,问道:“谁教你的?”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好人,是他教我的。”年轻女子道:“原来汉人也有好人,他还教我怎么说汉话,我今天学会了好多呢。”

    中年女子皱起眉头,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年轻女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才道:“他还送了秘方给我,我觉得他不是坏人。”

    中年女子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人心叵测,哪怕是朝夕相处,也无法看透人心,他与你初次见面,就如此热情,可能是别有什么用心,你以后与人相处,都要多留一个心眼……”

    女子不以为意,喃喃道:“他能有什么别的用心呢,他今天还救我们了……”

    “救你们?”中年女子皱起眉头,问道:“你们闯什么祸了?”

    年轻女子眼珠一转,说道:“师父,我今天还学了个绕口令,您要不听听……,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十十十……”

    ……..

    说是在云州停留三日,但其实只停留了两日,第三天早上,陆腾和何瑞便过来商议启程的事情了。

    这是因为生病的那两位使臣身体虽然有所好转,但仍然十分虚弱,没有十天半月的休养是不能上路的,整个队伍不能等他们十天半月,只能先将他们留在这里。

    除了何瑞之外,随行的使团中,有六人都是端王的棋子,到如今,唐宁的小本本上已经划上了四个“×”,算上何瑞,端王还有三人,但路程还未过半,使臣就折损了近一半,要是再折损一位,他作为主官,回去就不好向陈皇交代了。

    另外的两人还好,这何瑞一路上实在是碍眼,到了楚国,肯定会想办法给他捣乱,等到了楚国,还是找机会将他安排了才好。

    六位使臣去了四位,何瑞心中正郁闷之极,忽然感受到一道视线,抬头望去,只见唐宁正看着他,面露思忖之色,这目光看的他心底发寒,忍不住便打了一个哆嗦。

    陆腾铺开一张巨大的地图,指着上面的一条线路,说道:“从这里到楚国的路不止一条,但最终都要经过封州,封州便是陈国最北边的州府了,过了封州,再行一日,只要翻越两条山岭,便是楚国地界。”

    他指着其中一条线路,说道:“此路线最为安全,走这一条路,大概半月时间,便能抵达封州,两位大人觉得如何?”

    唐宁的视线从何瑞的身上移开,点头道:“陆统领觉得可以,那边选择那一条吧。”

    何瑞也没有什么异议,点了点头之后,见唐宁的目光又望过来,忍不住问道:“唐大人,为何一直看着本官?”

    唐宁瞥了他一眼,说道:“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