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十里林
    对面的异装女子来自草原,这是唐宁那天在茶楼和她聊天的时候就确定的事情。..

    陈楚两国和草原摩擦颇大,但也有两国商人为了利益,不顾性命的来往两国之间,尤其是在两国靠近草原的边境,见到他们并不稀奇。

    相较而言,她不像是商人,更像是游侠一般,上次为了卖豆腐花的老板娘出手相助,这次也是为了一位卖艺的女子路见不平,虽然她没有就抢的价值观有些不对,但也不可否认她身上的侠气。

    门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没多久,董存义便缓步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管家。

    “犬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唐大人,我已经严惩过他了。”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让那管家将手中的托盘递过来,说道:“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就当是给唐大人赔罪了,还请唐大人务必收下。”

    托盘上面盖着的红布卷起了一角,唐宁看到了下面的一叠银票。

    唐宁不缺钱,小意给他准备的银票他还没有用过,收下了这些银票,万一姓董的反手一个举报,他岂不是自找麻烦?

    更何况,为了区区几百上千两银子,不值得。

    他没有看那托盘,目光望向董存义,问道:“本官像是收受贿赂的人吗?”

    董存义连忙道:“大人误会了,这只是赔罪,赔罪……”

    “这银子我是不会收的。”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董大人虽然远在封州,朝廷顾及不到,但平时也要约束自家子弟,万一被监察御史奏报上去,这封州刺史的位置,怕是也坐不安稳。”

    董存义拱手道:“唐大人教训的是……”

    如果不是担心在街上和董明俊起了冲突,引来城内巡防的守卫,暴露了赵蔓,唐宁根本懒得来刺史府和他说这些。

    走出刺史府,唐宁望向那女子,问道:“能在这种地方再遇到,也算是缘分,不知姑娘姓名?”

    “我叫完……宛嫣。”那女子将小皮鞭收起来,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宁。”互相通报姓名之后,名叫宛嫣的女子道:“我是偷跑出来的,现在要回去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也要回去了,那便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那女子离开之后,赵蔓抬起头,问道:“你还想着和她再见啊?”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客气话,说是再见,说不定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我还以为你喜欢像她那样的草原女子呢。”赵蔓看着刚才那女子消失的方向,说道:“出门在外的,我可要帮小如姐姐和小意姐姐看住你……”

    “好了好了,快回去吧,再晚他们就要起疑了……”

    又在街上逛了逛,回去的时候,虽然陆腾多看了他两眼,但明显没有起什么疑心。

    唐宁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吩咐门外的守卫道:“去拿一张封州的地图给我。”

    刺史府。

    某处房间之内,董明俊趴在床上,一名妇人心疼的在他的屁股上上药,听着他惨呼的声音,回头看着董存义,幽怨道:“老爷,你好狠的心啊,这可是我们的亲儿子!”

    董存义沉着脸道:“他如果不是我的亲儿子,你以为我今天会留下他的两条腿?”

    那妇人道:“不是说那人只是一个从五品的小官吗,你一个正四品的刺史,连他也怕?”

    “说的轻巧,京师和封州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能一样?”董存义道:“如果他愿意,我倒是想用这正四品的刺史去换他的从五品小官!”

    那妇人面色惊色,问道:“他真的这么可怕?”

    “他才当官多久,就爬到礼部郎中的位置,以后的成就一定不低。”董存义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辈子也没有什么奢望了,在封州再待十年,就辞官回乡,我可不想以后在天牢里养老……”

    “此人早已跃过龙门,不是当年钟家那个傻姑爷。”他一巴掌拍在董明俊的屁股上,怒道:“所以你这个孽障让我省省心,再这样下去,你就给我回老家去吧!”

    房间内陡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哀嚎,让门外的下人全都揪起了心。

    ……

    封州驿站。

    自抵达封州的那一日算起,车队已经在封州休息了三日。

    唐宁早上刚刚起床,陆腾便走进来,说道:“唐大人,将士们已经休息好了,粮食也已经补充完毕,我们明日一早便启程吧。”

    在封州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唐宁看着他,问道:“路线定好了吗?”

    陆腾道:“出了封州,一路往北,少则两日,多则三日,便到楚国的辽州,到时候,自会有楚国官员接应我们。”

    只要进入了楚国,安全问题便是楚国地方官府的责任,便如同楚国使臣在灵州遇刺,灵州刺史被远谪封州一样,陈国使臣在楚国出事,丢的也是楚国的脸面,直接影响的便是地方官府,因此进入楚国之后,对于他们的安全,楚国地方官府要比陆腾还上心,如果有人想要搞什么小动作,那是难上加难。

    如果不希望陈楚顺利联姻的是唐宁,他也会选择在使团进入楚国前动手,也就是说,从封州到辽州的这段路程,怕是会凶险异常。

    陆腾走到桌前,在地图上用手指划出一条路线,说道:“穿过这一片山林,两日后,便到辽州。”

    唐宁想了想,问道:“这片山林里面安全吗?”

    陆腾道:“据封州的地方官员说,此林绵延数十里,里面的确有一些匪盗,但都是些流寇,最大的一股势力不过数十人,不成气候,遇到我们,只会远远的躲开。”

    唐宁对于禁卫的实力不怀疑,八百禁卫,全副武装,正常情况下,对上两千流寇,也占有优势,但若是真有那么多敌人,就算是胜了也是惨胜,是唐宁所不能接受的损失。

    唐宁看着他,说道:“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

    陆腾道:“唐大人尽可放心,我已经派人前去探查了,一有异状,会立刻回来禀告。”

    唐宁点头道:“那便通知下去,明日一早启程。”

    ……

    出了封州,向北十余里,有一片山林,名为十里林。

    虽名为十里林,但山林绵延远不止十里,林中盗匪丛生,极少有人深入,往来陈楚两国的商队,只有结伴而行,才敢从十里林中穿过。

    十里林位置特殊,也因此成了藏污纳垢之所,许多在陈楚两国被通缉的盗匪,在这里拉帮结派,组成了一股股势力。

    只不过,这里的势力虽多,但都十分分散,彼此之间摩擦不小,为了利益大打出手,刀兵相见之事屡见不鲜。

    今日,十里林中大大小小的盗匪头子,却都老实的站在林中某处茅屋之外。

    某一刻,茅屋的门打开,数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女子,此外,便是几名衣着奇特的人,几人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便有一名年轻女子走出来,看着他们,说道:“你们的人都带来了吗?”

    为首的一名疤脸汉子抬起头,颤声说道:“女侠,他们是朝廷的人,我们只有两千人,上去就是送死……”

    中年女子走上前,说道:“不是让你们送死,你们只要在外面制造出一些混乱,其他的,不用你们管。”

    疤脸汉子面有难色的开口:“这位女侠……”

    中年女子看着他,问道:“不想要解药了吗?”

    想到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疤脸汉子身体颤了颤,咬牙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