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你想得美
    王御医研究了一会儿那中年女子给他们的解药,走过来说道:“唐大人,虽然还不确定此物到底有没有解毒的作用,但也不是什么毒药,就算服用,情况也不会更差了。”

    被唐宁留下来当人质的姑娘对那些人来说明显很重要,为了她的安全,那中年女子应该不会在解药上做文章,唐宁想了想,说道:“先按照她说的,两包药熬成一锅,找一个中毒最深的先试试,半个时辰以后,如果有所好转,再让大家服用。”

    王御医拱了拱手,说道:“还是唐大人考虑的周到,下官这就去做。”

    王御医离开之后,陆腾便看向他,说道:“十里林中的匪首,已经全都被拿下了,应该怎么处置他们?”

    唐宁拍了拍手,说道:“先过去看看吧。”

    陆腾想了想,又道:“那这女子?”

    唐宁看了看她,说道:“送到我的帐中,我一会儿有话要问她。”..

    陆腾点了点头,看向身后一人,说道:“把她送到唐大人的帐中。”

    那人看了看那草原女子,又看了看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敬仰之色,点头道:“领命!”

    其实对于那女子,唐宁也是心情复杂。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一路上和他们颇有缘分的野蛮姑娘,竟然是想要破坏两国联姻的刺客,立场不同,自然就不能再讲什么情分了。

    营地之外,另一处空地上,封州守军将千余贼匪团团围住,十余名贼首被五花大绑,团坐在地。

    他们的人数其实不少,但被禁卫和守军围住的时候,很快就乱了方寸,其中绝大部分人又无心反抗,因此陆腾这边的一战,只有极少数人负伤,便轻易的取得了胜利。

    “这位将军,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那女人给我们下了毒,我们要是不听她的话,就只有一个死字!”

    “是啊是啊,我们其实也不想的,我们都没有反抗,还请将军放我们一条生路……”

    “我们身上的毒还没有解,求将军让那女人交出解药……”

    ……

    唐宁走过去的时候,几名贼头还在哭嚎。

    “唐大人。”

    “刘将军。”

    唐宁和守军将领打了一个招呼,那将领看着他,说道:“这些人应该怎么处置?”

    十里林已经是封州之外,虽说还是属于封州的管辖范围,但只要这些流寇不聚集起来攻打丰州城,守军也懒得剿灭他们,真要把他们全都抓回去,不仅大牢里装不下,封州城里还可能会乱套。

    唐宁知道他们的顾虑,看了看那些贼寇,说道:“他们就交给我吧。”

    他迈步走过去,便有贼首大声喊道:“这位大人,那女人抓住了吗?”

    唐宁看着他们,说道:“走了。”

    “走,走了?”所有贼首都大惊失色,脱口道:“那我们的毒怎么办?”

    “完了,明天天亮,我们所有人都要肠穿肚烂,吐血而亡了!”

    “该死的女人,你害我们害的好惨!”

    难怪平日里十里林中各自为营的流寇都聚集起来了,原来是那女子给这些贼首都下了毒,唐宁看着一人,问道:“她给你们下的什么毒?”

    “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毒。”那人想了想,说道:“只知道毒发之时,五脏六腑都会绞在一起,简直是生不如死……”

    唐宁想了想,问道:“她给你们服下的,是不是一种红色的粉末?”

    那人怔了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毒发之前,肚子总是胀胀的?”

    “你,你……”

    刚才打开那女子所给的解药时,唐宁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些成分有些熟悉,根本就是用蛊虫尸体磨成的粉末,这虽然区别于老乞丐教他的毒术,但却和苏媚教他的毒蛊之术极为相似。

    他看着那人,又问道:“那种红色的粉末,闻起来是不是还有一种甜香,但服下之后,口齿间却是一种恶臭?”

    那人点头如小鸡啄米:“就是的,那东西闻着香,尝起来却和大粪一样!”

    “算你们幸运。”唐宁看了看他们,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包,借着火光找了找之后,挑出了一个蓝色的瓷瓶,扔给他们,说道:“这是解药。”

    一人急忙伸手接过,打开之后,从中倒出一颗极小的药丸,看了看唐宁,质疑道:“这真是解药?”

    “你不吃我吃!”忽有一人一把从那人的手中夺过药丸,扔进嘴里,说道:“左右都是一个死,现在被毒死和明天被毒死,有什么区别?”

    他话音未落,面色便猛地一变,扶着地面,剧烈的呕吐起来,从口中呕出了大量的腥臭之物。

    众人震惊的看着他,原本跃跃欲试的几人,也立刻收回了手。

    片刻之后,那呕吐之人缓缓的坐起来,抬起袖子擦了擦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惊喜道:“我的肚子不胀了,我的毒解了!”

    众人见此,立刻眼冒绿光的哄抢起来。

    “给我一颗!”

    “拿过来,这是我的!”

    “畜生,给我留一颗!”

    ……

    服下解药之后,众人皆是双手伏地,吐的昏天黑地,原地腥臭一片。

    唐宁站远了一些,那女子精于毒术,这一路上,还是要小心些,中毒是一方面,被她用毒控制住的人,也是不小的麻烦。

    不多时,那些贼首才走过来,抱拳异口同声道:“多谢大人赐下解药!”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不用谢我,那些解药虽然能解你们所中的毒,但是也蕴含另外一种奇毒,只不过这种毒要等到一年后才会毒发,一年之内,要是你们遵纪守法,我到时候自然会让人给你送来解药,要是你们继续为非作歹,依然逃脱不了肠穿肚烂,五脏俱焚的下场。”

    噗通!

    数人闻言,双腿登时一软,跪倒在地。

    好不容易得来了解药,以为小命得保,谁知道这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你,你胡说……”一人指着他,颤声道:“这世上哪有这样的毒药!”

    “爱信不信。”

    唐宁看了看他们,转身径直离开。

    众贼首互相看了看,有人咬牙道:“他一定是骗我们的,你们谁听说过这种毒?”

    “他在唬我们!”

    “我也没听过!”

    有人舔了舔舌头,面色发白,问道:“万一呢?”

    唐宁走回去的时候,王御医走上前,说道:“唐大人,那女子给的药应该就是解药,将士们服用了之后,已经逐渐恢复了力气。”

    “那就好。”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观察观察为好。”

    他先去赵蔓的帐篷安慰了她一会儿,等到她睡下,才回到自己的帐篷。

    刚才让陆腾将那女子送过来,是有些话想要问她。

    包括她的具体身份,她们此行出动了多少人,还有什么计划和手段……,即便她已经成为了人质,这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好。

    他走进帐篷,然后便是一怔。

    那女子并没有在他的帐篷里,他心下一惊,难道让她跑了?

    下一刻,他便发现他的床上有什么东西一动一动的,他走过去,掀开被子,看到那女子躺在床上,嘴上塞着白布,身体一鼓一鼓的在挣扎。

    她身上的绳子没有解开,却换了一种绑法,看上去极有艺术感,当然也很羞耻。

    唐宁回头看了看,陆腾手下,居然还有这种绳艺人才?

    那女子看着他,美目圆睁,因为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哼哼哼的声音。

    唐宁去掉她嘴里的白布,她死死的瞪着唐宁,咬牙道:“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对你怎么样?”唐宁看了看她的平板身材,怪异的打扮,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摇了摇头,说道:“你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