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原来是你!
    洗了澡换了一身新衣服的完颜嫣赤着脚站在唐宁对面,就像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大声道:“我要杀了你!”

    不过就是强迫她洗香香了,还是让宫女伺候着的,唐宁不明白她的怨气来自哪里,摆了摆手道:“知道了,你现在不动手的话,我就要去睡觉了。”

    “我要杀了你!”完颜嫣看着唐宁,只说话不动手。

    瞪了唐宁一会儿,她才大声问道:“我的衣服呢!”

    唐宁道:“烧了。”

    她胸口起伏了几下,咬牙道:“我要杀了你!”

    唐宁不理会她了,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一个人饮酒赏月的兴致全被她糟蹋没了,现在有些困。

    两名已经全部湿身的宫女站在房门口,忐忑的说道:“大人,这姑娘一直不愿意洗……”

    唐宁看了看她们,说道:“行了,辛苦你们了,赶快换身衣服回去休息吧。”

    两名宫女离开之后,唐宁回到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洗漱之后,便上床睡下。

    他还真不相信会有不爱干净不爱美的女人,浑身臭烘烘的就连自己都受不了,一次不行,两次三次的她就喜欢上了。

    空无一人的院中,完颜嫣看着唐宁紧闭的房门,双拳紧握,险些咬碎银牙,最终也只是跺了跺脚,随后便因为被一块石头硌到而疼得龇牙咧嘴,一蹦一跳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重新洗了脚,她坐在床边,抬起双臂闻了闻,闻到的是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

    她表情一怔,以前洗澡的时候,也都是随便跳进去泡泡,从来没有在浴桶里放过花瓣,除了花瓣以外,刚才的那两位宫女,好像还放了很多香香的东西,让她现在整个人都变的香香的。

    身上穿着的汉人衣服,软软的滑滑的,衣服上也有香味,她以前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好像真的比她的衣服舒服多了。

    她看了看床上的一堆衣服,将之全部抱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汉人的地方,果然有很多她们草原上没有的好东西,就是汉人都太奸诈狡猾了,尤其是汉人男人,长得越好看就越狡猾!

    不过,这些漂亮衣服看起来还不错,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一件一件的试起来……

    唐宁躺在床上,已经快要入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重重的拍门声。

    他以为是有什么紧急情况,猛地从床上翻起来,手中已经握住了一个木盒,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完颜嫣站在门口。

    他愣愣的看着她,没好气道:“这么晚了,你干什么!”

    完颜嫣将一件衣服塞进唐宁手里,疑惑的问道:“这件衣服怎么穿?”

    唐宁看着手中的粉色肚兜,再抬头看了看她,将肚兜还给她,说道:“我明天让人教你。”

    “不行!”完颜嫣重新将肚兜塞给他,说道:“我现在就要学。”

    “别忘了你是俘虏。”唐宁提醒了她一句,便要重新关上门。

    “昨天明明是我自己要留下的!”

    她不仅没有作为一个俘虏的觉悟,还没有作为一个女人的觉悟,有哪个女子会大半夜的真空跑出来,问一个男人肚兜怎么穿?

    她堵在门口,唐宁睡不了觉,于是走进屋内,取出纸笔,给她画了一幅肚兜怎么穿的示意图。

    完颜嫣站在身旁,看懂了之后,一把抢过来,羞红着脸,大声道:“无耻之徒!”

    好在她骂了一句就自己跑了,唐宁打了个哈欠,关上门,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隔壁的院子,某处房间。

    赵蔓看着两名宫女,问道:“那小蛮子长得好看吗?”

    一名宫女道:“回公主,她就是脏了点了,邋遢了点,一点儿都不像咱们女子,洗干净了,看着还挺水灵的。”

    赵蔓皱了皱眉头,问道:“有我水灵吗?”

    “自然是没有。”那宫女立刻说道:“奴婢见过的女子中,就属殿下最漂亮了。”

    “可是他们住在一起啊……”赵蔓单手托着下巴,喃喃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不能让那个小蛮子抢了先……”

    ……

    可能是初到异国,还不太适应,唐宁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全是满天飞舞的粉色肚兜。..

    这让他早上起来的时候,精神有些不太好,用凉水洗了把脸,才感觉好多了。

    取出自制的牙刷,沾了精盐,站在院子里刷牙的时候,完颜嫣走过来,用手指沾了沾他放在盒子里的盐,放在嘴里尝了尝,震惊道:“你在干什么?”

    唐宁漱了漱口,看着她问道:“你们不刷牙吗?”

    她们应该不可能不刷牙,小蛮妞虽然皮肤黑了点,但牙齿却格外的白。

    “我们用树枝。”她看着唐宁,指了指放盐的盒子,说道:“这些上等盐,在我们那里,能换一头羊!”

    盐铁向来是国家高度控制的物资,也是草原稀缺的东西,有不少商人,便是靠着偷偷去草原上贩盐发家的,但在陈楚两国,虽然盐铁**,但贫民也是能吃得起的。

    唐宁将盒子收起来,说道:“你要是想要,等放你走的时候,送你一些。”

    完颜嫣对于唐宁的浪费行为耿耿于怀,回到自己的房间生闷气。

    唐宁洗漱完毕,便有人上前来报,辽州刺史、司马求见。

    辽州刺史走进房间,对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唐大人,真是久仰大名了。”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无名小卒,谈何久仰,刺史大人客气了。”

    辽州刺史看着他,笑道:“若是连三元状元都是无名小卒,那我们又算是什么?”

    唐宁有些诧异,连封州刺史都不知道他中状元的事情,辽州远在楚国,这位辽州刺史居然听过他?

    “我可不仅知道唐大人是三元状元,还知道唐大人对促成陈楚两国联盟一事,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暗中扶持术虎和夹谷两部,牵制完颜部的崛起,也是唐大人的主意。”他看着唐宁,说道:“唐大人的名声,可不止在陈国……”

    “都是外界夸大……”

    唐宁虽然话语客气,但辽州刺史居然对他的事情这么清楚,依然让他意外不已。

    辽州刺史客套一番之后,才看着他,说道:“我已派人将贵国使臣到来的消息快马送往京都,想必要不了多久,朝廷便会派迎亲使过来,公主殿下一路劳顿,可先在辽州休息几日。”

    其实他们一路上也没少休息,要是每到一州便要休息几日,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京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唐宁看着辽州刺史,说道:“还是不用了,我们明日一早便启程,早些完成使命,也能早些回去交差。”

    “那可真是遗憾。”辽州刺史摇了摇头,随后便笑道:“不过,本官和辽州的同僚为贵国使团准备了洗尘宴,就在今晚,唐大人可一定要赏脸。”

    唐宁想了想,便点头道:“麻烦刺史大人了。”

    辽州刺史笑道:“不麻烦,这是我们楚国的待客之道,要是怠慢了贵宾,想来朝廷也会怪罪的……”

    确定好了洗尘宴的事情,辽州刺史和司马便起身告辞。

    唐宁走出房门,看到完颜嫣站在门口,胸口起伏不已,满面怒容,像一只愤怒的小老虎。

    她死死的盯着唐宁,一字一顿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