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章 急病
    辽州,城门口。

    唐宁骑在马上,对辽州刺史挥了挥手,说道:“诸位,就送到这里吧。”

    在辽州待了一日,也该到了启程的时候。

    辽州刺史拱了拱手,说道:“公主殿下一路平安,回程之时,再和唐大人把酒言欢。”

    唐宁挥了挥手:“再会。”

    楚国地方官府的待客之道值得赞扬,不知道再往前遇到的州府,是不是也是辽州一样。

    虽然只在辽州停留了一天,但通过昨日的洗尘宴,唐宁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仅以辽州为例,辽州城内的地方官员凝聚力极强,辽州刺史对其他官员的约束,不仅仅是上级对下级的约束,他们对于辽州刺史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信服力,唐宁一路之上路过了不少州府,却没有一州给他这样的感觉。

    城门口处,辽州众官员目送车队远去。

    直到前方只剩一条黑线,一名官员才上前两步,看着辽州刺史,说道:“大人,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辽州刺史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说道:“管好自己,不要替王爷做决定。”

    “是。”那名官员应了一声,退后两步,默然不语。

    另一边,辽州司马爽朗的笑了两声,说道:“替王爷做决定的,不是我们,而是太子,时势不由人,都等着看吧……”

    ……

    唐宁靠在马车上,看着天上聚集起来的宛如山峰一般的白云,看着白云聚起又散开,这一路上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么的无聊。

    此时距离他们出辽州,已有两日。

    从辽州出来,按照他们的速度,大概要四五日才能到下一座州城,借住在那些小些的县城,和原地扎营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两天耳边倒是清净了不少,自从那天早上败给他之后,完颜嫣就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过。

    除此之外,她倒也从来没有抗拒过给她送过去的饭菜,就是一个人闷在马车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宁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走到前面,问陆腾道:“距离下一座州城还有多久?”

    陆腾骑在马上,看了看前方,说道:“顺利的话,明日正午应该就到了。”

    看来今天晚上还要在野外扎营一宿,唐宁看了看天色,说道:“让大家停下来,吃点东西再走。”

    他们只有在傍晚扎营之后才会升灶,白天还是以干粮为主,唐宁啃着一只冷掉的包子,一名宫女忽然从后方小跑过来,说道:“唐大人,不好了,那位姑娘病了……”

    唐宁两三口将包子吃完,从马车上跳下来,皱眉道:“怎么病的,严重吗?”

    那宫女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唐大人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唐宁一边向后方走去,一边吩咐道:“去叫王御医过来。”

    完颜嫣的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额头烫的厉害,无精打采的躺在马车里,似乎连神智都有些不清。

    王御医收回了搭在她手腕上的手指,说道:“暂时还没有找到这位姑娘的病因,或许是因为路途太过颠簸劳累,让她休息一日,可能会好。”

    她不像是感染了风寒,也不像是其他明显的病症,说是颠簸劳累,但像她这样的习武之人,哪怕是武功平平,身体素质也要远超一般人,连赵蔓的宫女都没事,她怎么可能先病倒?

    没有找到病因,王御医也不敢乱用药,唐宁以为她休息一晚就会好,特意将安营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时辰。

    可第二天一早,她的病不仅没有好,神智反而彻底的不清了,躺在床上,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一些唐宁听不懂的话。

    唐宁揉了揉眉心,如果她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事情可就麻烦了。

    陆腾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唐大人,我们该启程了。”

    唐宁想了想,说道:“再休息半天,赶在天黑之前进城就行。”

    陆腾闻言怔了怔,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要再休息半天,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

    唐宁走到郑屠夫的账内,说道:“老郑,你的酒借我一坛。”

    郑屠夫不像老乞丐那么抠门,挥了挥手,说道:“拿去吧。”

    唐宁取了一坛酒,水浴加热了片刻,又叫来一名宫女,用布沾了酒,在完颜嫣额头和手心的位置擦了擦,说道:“脱掉她的衣服,像这样擦拭她的身体。”

    她现在发烧严重,如果不赶快降温的话,怕是会伤了脑袋,唐宁嘱咐了那名宫女酒精降温的要点之后,便退到了账外。

    一刻钟之后,那宫女才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大人,那位姑娘醒了,要见您。”

    唐宁看了里面一眼,问道:“她穿上衣服了吗?”

    那宫女道:“穿上了。”

    唐宁走进帐篷,看到完颜嫣躺在床上,目光直直的望着帐篷顶部。

    不知道是不是体温降下来的原因,她的精神看起来好些了,看着唐宁,说道:“我想通了。”

    唐宁站在床边,问道:“想通什么了?”

    她看着唐宁,说道:“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

    想不到她发了一场烧,不仅没有烧糊涂,思维反而更加清晰了,唐宁目光望向她,说道:“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叫御医来,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告诉他。”

    “我好多了。”她双手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抬头看着唐宁,问道:“他们都说你很聪明,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唐宁看着她,说道:“问吧。”

    她抬起头,脸色看起来还有些苍白,看着唐宁,满面疑惑的问道:“如果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那么到底是谁错了呢?”

    “为什么草原和你们会打仗?”

    “为什么要死那么多人?”

    “打打杀杀多不好,大家不能都好好的吗?”

    ……

    这些问题没有答案,或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唐宁看着她,说道:“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说明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姑娘,这些问题的答案很残酷,等到她能自己回答自己的时候,也差不多就长大了。

    完颜嫣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吸了吸鼻子,目光转向一旁,问道:“这是什么?”

    唐宁看着还剩下的大半坛酒,说道:“酒。”

    “听说你们汉人的酒很好喝,喝了就能忘掉所有烦恼。”她喃喃了一句,拎过酒坛,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咳!咳!”

    她捂着嘴,被呛的剧烈的咳嗽,眼泪大颗大颗的流。

    她抬起头,看着唐宁,恸哭道:“骗子,一点儿都不好喝,喝了也不能忘记烦恼,骗子,你们都是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