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何瑞归心
    “没胖,没胖……”

    那汉子被完颜嫣在脑袋上敲了几下,捂着脑袋,说道:“他们,没有亏待公主。”

    完颜嫣又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这里不能用亏待,应该用虐待。”

    那汉子护着脑袋,说道:“公主,衣服,好看。”

    中年女子目光望向她,说道:“走吧。”

    “走吧。”完颜嫣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又停下,目光有些留恋,这一个月,虽然她是人质的身份,但却有好东西吃,有漂亮衣服穿,只要遇到城池,就能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甚至让她觉得,做一个汉人女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离开之后,那些好吃的就再也没有了。

    她紧了紧背上的大包袱,里面有她这一个月来积攒下来的漂亮衣服和闪闪发亮的首饰,虽说都是别人穿过的用过的,但她还是喜欢的要命。

    他忽然转过头,看着唐宁,说道:“下次再见,我一定不会再输给你,到时候,小心你的屁股!”

    说罢,她便转身跟着中年女子一行人离开,再也不回头。

    完颜嫣的威胁唐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和自己的差距,就像他和唐夭夭的差距一样,这辈子是难再追上了,下次再见,谁的屁股需要小心还不一定。

    他看了看身旁的两名护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何大人回去?”

    送婚副使何瑞的归来,让整个团队的气氛都高涨起来。

    为了将士们的安全,甘愿以身犯险,当做人质被敌人带走,受尽虐待和凌辱,这是何等的大义!

    一名官员看着何瑞,气愤道:“那些草原蛮子太丧心病狂了,看看何大人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何大人,你瘦了。”唐宁看着何瑞,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早知道他们居然会这么对你,我就好好教训教训她们的人质,替你报仇。”

    何瑞已经不在乎同为人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事情了,伸出衣袖抹了抹鼻涕,回头说道:“诸位大人可否先出去,本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唐大人禀报。”

    众人闻言,以为何瑞掌握了对方的什么机密情报,纷纷退下。

    唐宁帮何瑞倒了一杯茶水,说道:“何大人,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着急的。”

    何瑞端起茶杯又放下,忽然站直身体,九十度的躬下身,说道:“唐大人,以前是下官不对,一个月之前,其实下官一路之上都想要对唐大人不利,回去向端王邀功……”

    他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说道:“是下官鬼迷了心窍,是下官该死,唐大人大人大量,还请原谅下官!”

    唐宁看着他一巴掌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诧异道:“何大人这是干什么……”

    何瑞抬起头,坚定的说道:“这一路上,下官想了很多,对下官之前的想法深深的感到忏悔,从此以后,下官便唯唐大人马首是瞻,还请唐大人原谅下官之前所犯下的错事……”

    唐宁还以为何瑞受尽苦难之后,回来会对他大加指责,将事情闹大,却怎么都想到,他居然来了这么一招,他可一点儿都没有准备。

    他看着何瑞,他难道是想要假意投靠自己,实际上是在他这里做卧底,窃取重要情报?..

    “大人,此行端王给下官的任务,便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康王求娶长宁公主,如果有机会的话,还要在路上除掉您……,好在下官幡然醒悟,愿意归于唐大人麾下。”何瑞看着他,信誓旦旦的说道:“下官向天发誓,若有一句假话,便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这句誓言的确是很严重了,虽然还不能立刻信任他,但也可以留下来考察考察,唐宁看着他,笑道:“何大人言重了,同为使臣,我等应该互助互爱……”

    何瑞忽然双膝跪下,说道:“下官已决议归顺唐大人,唐大人指东,下官便绝不往西!”

    他抬头看着唐宁,目光灼灼,极具诚意。

    这一路上,他惨遭虐待,受尽苦楚,确实想了很多。

    只不过,他想明白的是,和唐宁为敌,是不可能有好下场的,这一次他能保住性命,到了楚国都城之后呢,回程呢?

    此行的路途还没有一半,他就已经沦落到如此的凄惨的境地,如果被唐宁记在心里,他焉能有命回到京师?

    是端王的任务重要,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这是一个根本不用考虑的问题。

    连唐家,连端王都斗不过的人,他何瑞当初是如何被鬼迷了心窍,才产生了自己可以和他斗一斗的错觉!

    唐宁看着何瑞,缓缓问道:“何大人是认真的吗?”

    何瑞拱手道:“句句发自肺腑。”

    唐宁将他扶起来,笑道:“何大人这一路辛苦了,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见唐宁扶起他,何瑞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忙道:“大人以后若是有什么驱使,何瑞万死不辞。”

    心中一颗巨石放下之后,他整个人都轻松下来,觉得一阵口干舌燥,端起刚才的茶杯,正要喝下去。

    “何大人,且慢。”

    唐宁叫住了他,重新取了一只茶杯,倒满茶,递给他,说道:“刚才那杯已经凉了,何大人还是喝这一杯吧。”

    何瑞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手掌微微颤抖。

    “还是唐大人想的周到。”他将之放下,接过唐宁重新递过来的茶水,眼中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唐宁走出账外,陆腾走过来,问道:“何大人没什么事吧?”

    “何大人这一路辛苦了。”唐宁叹了口气,说道:“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陆腾看了看他,说道:“何大人被俘,到底是我们的疏忽,等到回了京师,唐大人尽可将一切疏忽都推给我。”

    上一次若不是唐宁周密的部署,说不定公主已经被她们劫了去,他的部下也会损失惨重,若是出现了那种最糟的情况,他作为负责安全的副使,定会受到最严重的惩罚。

    即便如此,副使被掳走,也是一个推脱不掉的罪责,若是何瑞回京上禀,作为主官的唐宁难辞其咎。

    唐宁目光望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何大人深明大义,能够理解我们的。”

    他望着前方,说道:“让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明日就要到楚国都城了……”

    ……

    楚国,京都。

    太子府。

    “明天才到,他们这一路上走的还真是慢啊。”楚国太子放下手中的信笺,问道:“你说,明日本王要不要出城迎接?”

    “殿下,此事万万不可。”一人走上前,连忙说道:“殿下何等身份,一国储君,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不仅如此,在成亲之前,殿下也不能见陈国的平阳公主,这是祖宗礼制,万万不可废。”

    楚国太子皱起眉头,说道:“不去见她,我怎么知道她是美是丑,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那人急忙劝道:“殿下,不可心急啊,朝中可是有不少人都在盯着殿下,若是殿下犯错,岂不是又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楚国太子一巴掌拍在桌上,大怒道:“那些老东西,一个个的都想着让信王替代本王,等父皇死了,本王登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们全都杀光!”

    信王府。

    中年男子敲了敲门,走进某处房间,问道:“明日陈国使臣和平阳公主便要抵京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了。”李天澜抬起头,说道:“明天我要陪母妃去进香。”

    “你忘了,他们这次来,除了送亲之外,还想求亲。”中年男子看着她,问道:“真的不去看看?”

    “不去。”

    “不去就算了。”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好好陪陪你母妃,陈国使臣你不用管,到时候父王全替你打发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