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闭门羹
    唐宁骑在马上,望着前方巍峨的城墙,长舒口气。

    三月初三从京师出发,到楚国京都的时候,已是六月初九,历经三个多月的颠簸,这一段旅程,终于可以暂时的告一段落。

    主城门大开,已经不许闲杂人等出行,两边皆是围观百姓,无数兵士在道路两边戒严,最前方,十余位身穿官服之人站在那里,看样子等的时间已经不久了。

    “恭迎平阳公主大驾!”

    一名官员拱手躬身,身后之人纷纷效仿。

    此次陈国使臣和公主到来,楚国给出的排场不小,迎接的是以礼部尚书和鸿胪寺卿为首的诸多官员,两边更是站满了百姓,拥堵不堪。

    这虽然算不上是最高礼遇,但楚国皇帝病重,太子避嫌,此外皇家便没有什么人了,这个阵营,已经算是极有诚意。

    楚国的礼部尚书是一位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公主抵京的消息陛下已经知道了,请公主和使臣先移驾锦绣宫。”

    一行人进了城门,便在礼部尚书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皇宫之外的一处宫殿。

    公主还未正式出嫁,自然不能住在皇宫之中,锦绣宫说是宫殿,其实是一处大型的皇家园林,林中有山有水,大到安置下近千人的使团,也不显得拥挤。

    虽说已经到了楚国,但进入院中之后,陆腾还是立刻便安排了人手巡逻,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礼部尚书对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公主和使臣一路辛苦了,不妨先在锦绣宫中休息休息,三日之后,朝廷会设迎亲宴,宴请诸位,到时候,本官再派人来接你们。”

    礼部尚书临走的时候,还拿走了赵蔓的生辰八字,说是要结合太子的生辰,计算吉日完婚。

    一路之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狭窄的马车里,赵蔓的精神一直都有些萎靡,如今总算是不用坐马车了,她的情绪却一点儿都没有好转。

    唐宁应付完楚国官员,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园中的湖边发呆。

    一名小宫女见他走过去,走到湖边,指了指后方,对巡逻的兵士道:“你们去那边巡逻,不要打扰到公主。”

    唐宁坐在赵蔓的身边,问道:“想什么呢?”

    赵蔓望着湖面,说道:“这里距离京师已经很远很远了,我们还能回去吗?”

    “放心吧,一定能的。”唐宁握着的她的手,微微用力,说道:“我发誓。”

    赵蔓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说道:“我的心已经给了你,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别人。”

    唐宁轻咳一声,原以为少女一时的冲动,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没想到这一路上,她对他的依赖反而更严重了。

    现在还不适合去想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但至少要对得起她对自己的信赖。

    身边许久都没有了动静,唐宁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

    这一处湖边都是她的地方,唐宁将她横抱起来,也不用担心别人看到,走回寝殿,将她安置在床上之后,回到自己的住处,没多久,便有侍卫进来禀报:“何瑞求见。”

    唐宁倒了两杯茶,见何瑞进来,递给他一杯,问道:“何大人,喝茶。”

    何瑞已经习惯性的端起了茶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将之放下,说道:“谢唐大人,下官不渴。”

    唐宁自己抿了口茶,问道:“何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

    何瑞站起身,拱手道:“唐大人,此次抵达京师的使团之中,还有两位,是端王安插在里面的,目的便是助他求娶长宁郡主,下官已经和他们谈过了,张大人和李大人也愿意弃暗投明,一切听从大人的安排。”

    难怪何瑞能坐到鸿胪寺丞的位置,一路之上,端王安插进来的其他使臣,就没有他的这份眼色和能力。

    何瑞看着他,说道:“求亲一事,主动权在我们手里,大人到时候只提康王,不提端王,回去只要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

    端王也好,康王也罢,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什么区别,况且他现在对于楚国的形势还不是很了解,暂时不想轻举妄动。

    他看着何瑞,说道:“此事我自有打算。”

    何瑞也没有多说,站起身,拱了拱手,说道:“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

    他在屋内坐了一会儿,郑屠夫便走进来,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办,要离开一些日子,这些日子你自己多加小心。”

    老郑这次本来就是顺路护送他,一路之上虽然也遇到过危险,但也都没有等到他出手唐宁自己便能解决,到了楚国,楚国朝廷比他们自己还要在意他们的安全,也没有必要干什么事情都让他跟在身边。

    唐宁想了想,问道:“走多久,回去的时候用不用等你?”

    “十天半月就够了。”

    十天半月的唐宁还走不了,点了点头,说道:“你自己也小心点。”

    其实唐宁本来想找他出去的,现在他有事离开,只好一个人出去。

    京都某处街头,一位年轻人拦下一名妇人,问道:“大娘,请问信王府怎么走?”

    妇人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说道:“从这里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右拐,遇到第三个路口再左拐,往前一直走就到了。”

    “知道了,谢谢大娘。”

    小半个时辰之后,唐宁站在城门外,回头望着巍峨的城墙发呆。

    他按照那位大娘所指的路线,居然走出了城门,再往前就是荒郊野外,哪里有什么信王府?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没想到楚国天子脚下,民风竟是如此,不知道就不知道,居然乱指路,动动嘴就让他多跑了小半个时辰。

    他重新走回城门,拦下一辆拉货的马车,问道:“这位大哥,请问信王府怎么走?”

    拉车的汉子挠了挠脑袋,说道:“信王府啊,那可远了,这里是城西,信王府在城东呢。”

    “你在和谁说话呢?”马车里面传来声音,车帘被掀开,一名中年妇人探出头,斥道:“还不快赶车。”

    唐宁看着她,说道:“这位大姐,不好意思,我就是问个路……”

    “大姐?”那中年妇人摸了摸自己满是皱纹的脸,脸上展露出笑颜,说道:“小兄弟,你要去信王府啊,我们正好顺路,不如载你一程吧……”

    唐宁愣了一下,立刻拱手道:“那就谢谢大姐了……”

    ……

    民风这种事情,不能一概而论,这世上还是有助人为乐的好人的,唐宁站在信王府门口,心中感叹了一句,走上前,说道:“请问长宁郡主可在府内?”

    守门的兵士看了看他,问道:“你是何人?”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劳烦通报一声,就说陈国故人来访。”

    “什么故人的……”那兵士看了看他,说道:“每天求见郡主的人十个有八个都是这种理由,你们就不能换个新鲜的?”

    唐宁怔了怔,随后才道:“我是陈国送婚使,找郡主有要事,烦请通报一声。”

    “这个理由倒是没人用过。”那首守卫瞥了瞥他,说道:“不过,你说你是送婚使就是送婚使了?”

    唐宁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扔了过去。

    那守卫接过之后,先是一愣,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之后,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他走进府内,很快又走出来,将牌子还给他,拱手道:“原来是送婚使大人,可惜郡主殿下出远门了,你来的不是时候。”

    “出远门了?”唐宁怔了怔,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就不知道了。”那守卫摇了摇头,说道:“可能一个月,也可能三个月,多了的话,一年半载也有可能……”

    “这么久!”

    唐宁皱起眉头,这岂不是说,他这次来楚国,见不到她了?

    信王府内,中年男子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摇头道:“区区一个从五品的陈国小官,也想骗走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