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假冒太子
    这次陈国使团来楚,名义上还有求亲的差事,唐宁作为送婚使兼求亲使,来信王府,于情于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第一次来,亮明了身份之后,还是在这里吃了一个闭门羹,不仅连一杯茶都没有喝到,甚至连信王府的大门都没有进去。

    李天澜外出一年半载的,自然是那守卫的搪塞之语,说明信王府内,有人不希望他见到她。

    这个人,极有可能便是在楚国权倾一时的信王。

    不过,信王不让他登门,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极有可能说明,他是不支持李天澜嫁往陈国的,信王在朝堂上的分量极重,他若是不同意,此事定然难成,正合唐宁之意。

    唯一遗憾的是,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李天澜了,也不知道她是瘦了还是胖了……

    赵蔓撑着下巴坐在他的对面,问道:“你在想什么?”

    唐宁回过神,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男人说“没什么”的时候,就是“有什么”,想到她从书里看到的话,赵蔓眨了眨眼睛,问道:“陆统领说你刚才出去了,你出去干什么了?”

    唐宁想了想,说道:“去见一个朋友。”

    赵蔓看着他问道:“见着了吗?”

    唐宁摇了摇头,“没有。”

    “怎么没听你说过在楚国还有朋友的。”赵蔓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是女子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是。”

    “漂亮吗?”

    “……”

    唐宁没有回答,赵蔓也没有追问,又问道:“你们很熟吗?”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也就一般熟吧……”

    ……

    普救寺。

    普救寺位于京都之外,距城内约有十余里,寺内常年香火鼎盛,除了寻常百姓之外,京都的王公贵族,也常去寺里上香祈福。

    普救寺,一处僻静的佛堂中。

    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跪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静静的跪着。

    在她身旁不远处,年轻女子靠在香案之上,拨弄着桌案上的一只签筒,有些心不在焉。

    “澜澜,你在做什么?”

    直到有声音从旁传来,她才回过神,问道:“要回去了吗?”

    那妇人看着她,说道:“在佛堂里走神,是对菩萨的不敬,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李天澜摇了摇头,说道:“走吧。”

    妇人看着她,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李天澜低下头,才发现她刚才走神的时候,随手从签筒中抽出了一根签子。

    她正要将之放回去,那妇人却从她手上接过来,看了看,喃喃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这是什么签?”

    一名老和尚笑着说道:“回王妃,郡主,签文的意思是,中此签者,可在近日内见到相见之人,或是朝思暮想的朋友,或是心中挂念的恋人……”

    李天澜将之扔回去,说道:“若是世上的事情都由签文注定,全放些好签进去,世上岂不是尽是好事?”

    “菩萨面前,怎么说话呢……”妇人看了她一眼,立刻双手合十,对着殿内的菩萨像喃喃道:“澜澜年轻不懂事,菩萨勿怪,勿怪……”

    ……

    东宫。

    楚国太子刚刚踏出宫门,便有人从后方追出来,说道:“太子殿下,不可,万万不可,要是被御史看到,殿下便又要被弹劾了!”

    “本宫的太子妃,本宫想看就看,谁敢拦我?”楚国太子挥了挥手,说道:“弹劾便让他们弹劾吧,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那人见劝阻不了,一脸苦涩的说道:“殿下,您就算是要见,也换身便服,让侍卫带您偷偷的去看,也能少惹些麻烦。”

    青年站在东宫门口,想了想,点头道:“也对,虽然本宫不怕他们,但是被苍蝇缠着,也烦得慌。”

    他重新走回去,说道:“叫几个人,一会儿跟我一块去锦绣宫。”

    锦绣宫中,湖边,唐宁和赵蔓握着鱼竿,坐在湖边,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还没有鱼上钩。

    赵蔓前几天就说想钓鱼了,今天发现这锦绣宫中有湖,唐宁一个时辰前就让人打好了窝,可到现在,都过去两刻钟了,连一条咬钩的鱼都没有。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看来这湖里没有鱼,我们还是回去吧。”

    赵蔓握着鱼竿,摇了摇头,无所谓道:“没有鱼就没有鱼了,我们在这里坐着,说说话也好。”

    唐宁将鱼钩抛远了一些,问道:“说什么?”

    赵蔓看着他,微笑道:“说说你那个朋友吧。”

    “……”

    “她叫什么名字?”

    唐宁想了想,说道:“李天澜。”

    “李天澜……”赵蔓想了想,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诧异道:“你说的那个朋友就是楚国的长宁郡主?”

    唐宁点了点头。

    赵蔓握紧的手里的鱼竿,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和李天澜的认识,只是一个巧合,后来在鹿鸣宴上的针锋相对,算是不打不相识,再到后来的街头遇袭,她仗义出手,差点危及生命,两人才成为真正的生死之交。

    后来这样渐渐熟悉了之后,才发现在很多事情上,两人的观点都是出奇的一致,连喜欢吃的东西都一样,契合度极高,类似于高山流水,管鲍之交的……

    人生难得一知己,国籍并不是他们不能成为知己的理由。

    赵蔓单手托着下巴,一脸的羡慕,喃喃道:“原来你们那么早就认识了,她还救过你的命……”

    她目光又望向唐宁,问道:“她是不是很漂亮?”

    “是很漂亮。”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大概和你差不多漂亮。”

    赵蔓脸上那一瞬的失落之色很快便变为喜悦,便在这时,唐宁猛地回过头,大声道:“谁!”

    几道人影从后方走过来。

    赵蔓的宫女将护卫打发去了别处,这些人,唐宁一个都不认识。

    那几人也没有预料到,湖边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还有人,以至于他们刚刚从外面翻进来就暴露了踪迹。

    赵蔓的宫女已经在喊侍卫了,那五人中,后方四人的面色一变,最前方的一人看了看唐宁,又看了看赵蔓,说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

    没想到对方居然贼喊抓贼,唐宁看着他,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青年背着手,孤傲的看着他,说道:“本……”

    他说了一句,话音又一转,“你管我是什么人?”

    一名小将带领一队禁卫快步跑过来,挥手道:“把这几名刺客给我拿下!”

    禁卫逼近的时候,那青年身后的四人抽出兵器,将他护起来。

    “还敢反抗!”那小将挥了挥手,说道:“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大胆!”其中一人走上前,看着那小将,大声道:“这位乃是东宫太子!”

    “还敢冒充太子!”小将一脚将他踹开,怒道:“太子怎么会来这里,全都拿下!”

    那青年勃然大怒,高声道:“放肆,本宫乃是太子,还不快放下武器!”

    “好大的胆子,潜入公主寝宫,还敢冒充太子!”那小将一脚踹过去,挥手道:“给我打!”

    四人虽然身手不俗,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擒住。

    唯有那青年一边抱着脑袋,一边承受着拳打脚踢,还一边大喊着:“本宫真是太子,大胆,你们好大的胆子!”

    “还敢说你是太子!”那小将一脚又踹过去,问道:“说,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太子!”

    那小将飞起一脚:“还说!”

    青年抱头道:“我真是太子!”

    “冥顽不灵!”小将冷哼一声,又是一脚,“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太子!”

    “我是太子!”

    ……

    在挨了无数脚之后,青年终于放开了手,有气无力道:“我不是太子……”

    “不是太子?”小将看了看他,挥手道:“居然敢假冒太子,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