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相会
    楚国太子目光死死的盯着中年女子,表情怒不可遏。

    “信王”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是从小伴随到大的阴影。

    虽然他是一国太子,但在他之上,还有权势更大的摄政王,信王民心所向,在朝中威望如山,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在梦中惊醒,只是因为梦到了那个男人。

    他距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但想要迈出这一小步,还要跨过这座山脉。

    “我们知道太子殿下在担心什么。”中年女子抬头看着他,说道:“或许,我们能够帮上太子一点忙。”

    楚国太子平复心情,看着她,问道:“你们能帮上本宫什么忙?”

    中年女子道:“如果京都没有了信王,想必太子殿下会很开心吧?”

    楚国太子眯起眼睛,看着她,问道:“你们想让本宫做什么?”

    中年女子目光望着他,说道:“很简单,只要殿下帮我们一个小忙就可以……”

    ……

    草原来使楚国,动机值得怀疑,然而他们的目的并未让人们猜测多久,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就已经明晰。

    众多草原使者还未等到安顿下来,便大张旗鼓的拜访楚国高官,其中便包括信王府,太子府,宰相府,六部尚书府也挨个去了个遍。

    这种大开大合,不按规矩办事的行为,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但近些年来,草原和楚国摩擦不断,两国都未曾派遣过使臣,草原初次来使,对于楚国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若是两国能够议和,建立邦交,显然要比爆发战争好的多,朝廷对于这些草原使者,也格外重视。

    也正是因此,他们所拜访的府门,大多数都没有将他们拒之门外。

    锦绣宫中,何瑞匆匆的走进来,说道:“唐大人,我们已经搞清楚那些蛮子想要干什么了,他们想要和楚国联姻,求娶的也是长宁郡主,这帮蛮子,居然抢了我们的先!”

    唐宁看着他,问道:“他们给出的条件应该很丰厚吧?”

    何瑞抬起头,诧异道:“大人怎么知道?”

    陈国和楚国是友邦,和草原是敌人,陈国想要求娶长宁公主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草原人想要横插一脚,怎么会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唐宁看着他问道:“他们打算付出什么代价?”

    何瑞道:“每年送给楚国战马千匹,与楚国十年内不生战事。”

    草原人善骑射,战马更是一绝,骑兵过处,无人能阻,这也是陈楚两国极为羡慕的地方,若是他们每年赠送楚国训练有素的战马千匹,要不了几年,楚国就能训练出一批勇猛的骑兵出来。

    至于十年内不生战事,这个条件,对楚国朝臣同样诱惑十足。

    楚国和陈国不同,陈楚两国虽然如今国力相当,但陈国维持当前的国力已有许久,并且还在逐年降低,而楚国,正处于向上的发展期,要是有了休养生息的十年,还不知道会强盛成什么样子。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他们使出的离间之计,想要破坏陈楚两国的结盟关系,楚国朝廷没有那么傻,但不管怎么样,来自草原的那些人,已经成功的将这潭水搅混了。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道理,女人要想不愁嫁,还是要提高自己。

    武功高强,学识渊博,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就有这么多人抢着要……

    唐宁看着何瑞,问道:“信王府让完颜部的使者进去了吗?”

    何瑞摇了摇头,说道:“据说信王不在,他们没有进去。”

    唐宁怔了怔,问道:“信王不在?”

    何瑞点头道:“据说是去了皇宫。”

    唐宁走到门外,说道:“公主要是找我,就说我有事出去了。”

    皇宫。

    安神殿。

    信王背着手走到门外,问道:“陛下醒了吗?”

    一名宦官躬身道:“刚醒一会儿。”

    信王点了点头,走进殿内,楚皇靠在床头,说道:“你来了,听说今日又遇刺了?”

    信王挥了挥手,说道:“几个小蟊贼,已经让人拿下了。”

    楚皇摇了摇头,说道:“他太不像话……”

    “没事。”信王走到窗前坐下,问道:“皇兄今日觉得身体如何了?”..

    楚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停顿了片刻,才再次开口问道:“陈国使臣到了,让人好生招待……,听他们说,陈国想要娶长宁过去,你是什么意思?”

    信王摇了摇头,说道:“赵政还算是有点本事,他的那两个儿子,草包窝囊废而已。”

    楚皇看着他,问道:“比之直儿如何?”

    信王想了想,说道:“比他还是要强一些。”

    楚皇低着头,再次停顿了一会儿,才道:“草原来人了?”

    “居心叵测,来者不善。”信王帮他掖好被子,说道:“完颜部野心极大,术虎和夹谷两部阻得了一时,阻不了一世,早晚有仗要打。不过,这次让他们搅一搅,倒是可以让朝堂上那些目光短浅的误国之辈跳出来。”

    “有野心的,不止是草原啊。”楚皇目光望向空处,缓缓道:“前后虎狼窥伺,你我打下的天下,交在直儿手上,朕就算死了,也不敢瞑目……”

    “朕走之后,你要帮他盯着这朝堂,若是扶的起,便好好扶持他,若是他扶不起,就,就……”他一句话未说完,便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

    信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说道:“皇兄好好休息,不要再思虑这些伤神的事情了……”

    ……

    信王府,门口的守卫看着唐宁,说道:“使者大人,我家王爷不在,您改日再来吧。”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那便告辞了。”

    府内,某处精致的院落。

    一名侍女端着托盘走进院子里,说道:“郡主,这是王妃亲手为您熬的羹汤。”

    李天澜坐在桌旁,说道:“先放着吧。”

    那侍女退到一边,又提醒道:“王妃叮嘱过,郡主一定要趁热喝。”

    李天澜拿起勺子,尝了一口,便放下勺子。

    她从袖中取出了一根签子,签上有八字签文,为“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她看了看之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将之扔在一边。

    自嘲是嘲笑向来不信神佛的她,竟有一日也会被这些虚无的事情乱了心绪,若是这签文是真,那么现在就应该有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重新拿起勺子,目光忽而闪动,抬头望向前方。

    一道轻飘飘的人影从墙外飞进来,稳稳落地。

    唐宁拍了拍手,这信王府的守卫果然森严,王府两个门都有守卫巡逻,连换班的时间都没有间隔的。

    他绕着王府转了一圈,居然只发现了这一处防卫薄弱的地方。

    他看了看四周,打算随便找一个下人问清楚郡主住在哪里,抬起头时,却忽然一怔。

    从墙外翻进来,是一处小院,有一名女子坐在小院的石桌旁。

    下一刻,那女子的身影就在唐宁的眼前消失。

    与此同时,他只觉得前方一阵微风拂过。

    唐宁面色微变,几乎是瞬间便向左侧横移出一尺有余,但下一刻,便觉得颈间发凉,一把冰冷的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剑锋之利,唐宁一把扯掉脸上的黑布,问道:“你干什么?”

    哐当。

    女子手中的长剑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