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异样
    信王府的别致小院,唐宁坐在院内的桌旁,问道:“这是什么羹,味道还不错。”

    李天澜坐在他的对面,用一方洁白的手帕擦拭着染了尘土的长剑,说道:“百合燕窝羹。”

    长剑归鞘,她才抬头看着唐宁,问道:“你怎么来楚国了?”

    唐宁喝完了百合燕窝羹,说道:“我说了有机会就来看你啊,正好这次护送公主出使,我就过来了。”

    李天澜看了看院墙,问道:“为什么不走正门?”

    唐宁解释道:“我昨天就过来了,可你们王府的人说你出了远门,我只好爬墙进来看看。”

    李天澜挑了挑眉,问道:“我一直在府里,什么时候出远门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要问门口的守卫。”

    李天澜想了想,没有再追问这件事情,说道:“出去走走吧。”

    虽然说许久未见,但面对面的坐着,单纯的聊天不做点什么,总觉得哪里奇怪,一边散步一边说话倒还好点。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出去等你。”

    他放下碗,用李天澜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嘴,然后将之揣在怀里,再次飞过院墙。

    一道人影从院外走进来,问道:“澜澜,你在和谁说话呢?”

    李天澜道:“没有谁,就我自己。”

    “奇怪了,我刚才明明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信王妃诧异了一句,看了看桌上的空碗,又问道:“今天的百合燕窝羹还可以吧?”

    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还不错。”

    她看了看信王妃,说道:“母妃,我要出去一下。”

    “去吧。”信王妃点点头,说道:“我和你一起出去。”

    “母妃先去,我,我还要换件衣服。”她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然后便走进房间。

    片刻后,信王妃看着换了一身长裙的她从房内走出来,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因为习武的关系,她平日里穿的最多的,是束身的劲装,女儿家的衣服反倒穿的少一些。

    李天澜走出院门的时候,又回头道:“母妃下次去普救寺的时候,记得帮我捐一千两的香火钱。”

    她说完便快步离开,信王妃怔在原地,她向来不信神佛,这是捐的什么香火钱?

    许久,信王妃才转过身,望着身后的一名丫鬟,问道:“郡主最近有没有见什么人,或是遇到什么事?”

    那丫鬟摇了摇头,茫然道:“奴婢不知……”

    唐宁站在信王府的某处院墙外,等着她从墙里面飞出来,等了好一会儿,正诧异她干什么要这么久时,一道声音才从身后传来。

    “走了。”

    李天澜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说道:“带你去个地方。”

    唐宁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稍久,看惯了她中性的打扮,冷不防的穿上女装,还真有些不太习惯。

    夜色已经开始弥漫,两人走在街道上,身前身后皆是灯火通明。

    李天澜抬起头,望着夜幕下稀稀落落的人群,忽而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唐宁道:“这有什么好猜的,李天澜或许可以有许多个,但文武双全的长宁郡主只有一位,郡主就郡主,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之前还藏着掖着的……”

    李天澜摇了摇头,说道:“那时候我以为,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唐宁左右看了看,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

    李天澜走进街边的一处小店,唐宁跟着她走进去,发现这里是一处面馆,虽然地方狭小,只有几张桌椅,但却收拾的整齐干净,此刻小店里并没有客人。

    李天澜在一处桌旁坐下,说道:“婆婆,来两碗面。”

    “郡主来了呀。”小店被分隔成两部分,里面是厨房,外面是店面,一位老妪从里面走出来,用诧异的眼神看了唐宁一眼,才道:“郡主先坐一会儿,面马上就好。”

    李天澜道:“婆婆的面馆开了二十年了,我小时候就常在这里吃面。”

    她看着唐宁,解释道:“婆婆的面是这京都一绝,只是知道的人不多,你尝尝就知道了。”

    一年不见,再见时她做的第一件事居然请他吃面,难道这在楚国,有什么特殊的寓意?

    不一会儿,那名老婆婆就端了两碗热腾腾的面出来,笑着说道:“郡主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

    这时,几道人影从门外走进来,大咧咧在门口坐下,说道:“婆婆,来三碗青菜面,多放青菜多放面,葱花也多放点。”

    老婆婆走过去,说道:“走走走,今天关门了,想吃明天再来。”

    那人惊诧道:“今天这么早就关门,不还有一个多时辰吗……”

    老婆婆将他们从椅子上拽起来,不耐烦地说道:“老婆子说打烊就打烊了,少废话,快走快走……”

    赶走了几名客人,她才坐在门口,笑呵呵的说道:“郡主慢点吃,我在这里看着,不让他们吵到你们。”

    想不到在这卖面的老婆婆这里,郡主还有清场的特殊待遇,唐宁先用勺子喝了一口汤,满口都是鲜味,面条软硬适中,极有弹性,能做出这种口感的面条,对于和面的手法和火候的掌握都有极高的要求,难怪她从小到大都对于这家小店念念不忘。

    李天澜慢悠悠的吃着面,问道:“还不错吧?”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素面了。”

    李天澜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抬头看着他,问道:“你们这次来,除了送亲,还有提亲吧,你来是替康王提亲的,还是替端王?”

    “咳!”

    唐宁捂着嘴,险些被一口汤呛到。

    他取出手帕擦了擦嘴,说道:“这件事情,其实我是不赞成的。”

    李天澜看着他,问道:“两国联姻,是有益于稳固邦交的大事,你为什么不赞成?”

    “康王和端王是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唐宁看着她,诚恳的说道:“以我们的关系,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跳进火坑吗?”

    李天澜放下筷子,看着他问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唐宁想了想,看着她问道:“好歹我们也同生共死过,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吧?”

    李天澜看着他,重新拿起筷子,说道:“看来自我离开之后,在你身上又发生了许多事情,说说吧,你是怎么成为礼部郎中,又是怎么变成送婚使的……”

    她离开的这一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说来就话长了。

    京都宵禁严格,唐宁才只说了不到一半,净街鼓便响了,两人走出面馆,唐宁看着她道:“今天不早了,改日再说。”

    李天澜抬头问道:“改哪日?”

    唐宁想了想,问道:“明日如何?”

    李天澜点了点头:“好。”

    ……

    信王府。

    李天澜走进一处堂中,信王抬头看了看她,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过来吃饭吧。”

    李天澜走上前,说道:“父王和母妃吃吧,我在外面吃过了。”

    她想了想,又道:“对了,后天的迎亲宴,我陪父王一起去吧。”

    信王神色一动,立刻摇头道:“不用了,你不想去就不要勉强。”

    “我在身边,也能保证父王的安全。”李天澜看着他,说道:“若是又像今日这样,父王独自一人时遇到刺客,便不好了。”

    信王妃面色一变,问道:“什么,王爷今天又遇到刺客了,护卫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会是王爷一个人?”

    信王隐晦的看了李天澜一眼,才急忙解释道:“几个小蟊贼而已,不碍事……”

    信王妃看着他,说道:“以后要想去什么地方,就算是不带护卫,也要让澜澜跟着……”

    信王看着她,无奈道:“知道了……”

    安抚了王妃片刻,他的目光才望向外面,问道:“你有没有觉得,澜澜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信王妃诧异道:“王爷也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