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原来是你!
    “啪!”

    信王一巴掌拍在桌上,生气道:“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

    “怎么了?”信王妃看着他,目光中闪过疑色,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事。”信王摇了摇头,说道:“朝中出了些事情,我现在要去处理。”

    他大步的走出门外,有人上前道:“王爷,太子遇刺一事,事有蹊跷,要不要让人查查。”

    “学会苦肉计,也算是长本事了。”信王挥了挥手,说道:“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去折腾吧。”

    他看着那人,说道:“你带人去将郡主找回来,将和她在一起的人也一起带回来。”

    那人拱了拱手,说道:“是!”

    太子府。

    楚国太子头上缠着纱布,躺在床上,身边有侍女将冰镇的葡萄剥好,送进他的嘴里。

    一名年轻人从门外走进来,走到床前,对两名侍女挥了挥手,两人立刻起身行礼,缓缓退了出去。

    年轻人目光望向太子,恭敬说道:“殿下,消息已经让人放出去了,您遇刺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

    太子将葡萄籽吐出来,问道:“他们怎么说?”

    年轻人道:“殿下这一招苦肉计实在是妙,京中只有太子和摄政王,这口黑锅,就算是摄政王不愿意背,也得背着。”

    太子冷笑一声,说道:“他不是有名望吗,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解释。”

    年轻人笑道:“若是信王不解释,百姓便会以为他默认此事,若是他强行解释,人们也会以为他是欲盖弥彰,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殿下会自己刺杀自己……”

    太子挥了挥手,说道:“行了,给我随时盯着外边的动向,一旦有什么消息,立刻向我禀报!”

    陈国和草原的使者抵达京都不久,还未引起足够的热议,便被一件事情彻底的盖过。

    太子的车驾在街头遇刺,死伤了几名侍卫,连太子自己都受了轻伤。

    这可谓是京师近年来发生的头等大案,当今皇帝病重,太子作为储君,也是皇位唯一的继承人,若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朝局定当大乱,因此,案情一出,便引起了足够的重视,京兆府衙和刑部在第一时间便着手调查。

    京兆府衙。

    几句尸体摆在堂内,皆是此次太子府伤亡的侍卫,衙门内的捕快早已倾巢而出。

    京兆府尹在堂内踱着步子,一脸疑色,看了看这些尸体,喃喃道:“难道王爷准备起事?”

    一人匆匆的门外走进来,看了看这满地的尸体,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京兆尹看着刑部尚书,说道:“我还正想问你呢,难道是王爷那边……”

    “没有人告诉我,这也不像是王爷的手段。”刑部尚书摇了摇头,说道:“你我都清楚,王爷要是有意,早就可以坐拥天下,何必等到今日?”

    京兆尹摇了摇头,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太医院中,便有一位本官的至交,他前两日才透露给我一个消息。”

    刑部尚书目光一动,问道:“什么消息?”

    京兆尹上前一步,压着声音说道:“陛下的身体,怕是熬不过今年了。”

    刑部尚书面色骤变,“当真?”

    京兆尹摇了摇头,说道:“若不是陛下服用了几服续命的良药,怕是也撑不到现在,是药三分毒,那几服药的药效过后,便神仙难救了。”

    刑部尚书望向门外,天空晴朗无云,但在他眼中,看到的仿佛是卷集的乌云,越压越低,久久不散。

    他长叹口气,说道:“山雨欲来,说不得便是天塌地陷,你我究竟该如何自处?”

    京兆尹握拳道:“草原有强敌窥伺,陈国与我们名虽联盟,实则防范,楚国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满殿朝臣,天下百姓,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今日的楚国毁于一旦?”

    刑部尚书看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

    “太子不废,楚国则废!”

    ……

    “天下若是落到太子手里,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这些年,太子不知道做下了多少恶事,老天无眼,怎么没有让刺客杀死他?”

    “若是太子死了,信王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放任楚国不管的,王爷做皇帝,好过太子十倍百倍!”

    唐宁和李天澜走在街上,耳边已经听到了不知道多少类似的言论。

    楚国太子在民间早已是人人喊打,这种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大逆不道的话,在楚国街头市井竟然如此流行。

    李天澜对这些似乎早已习惯,偏过头,看着他问道:“所以你来楚国,其实是来阻止联姻的?”

    唐宁点了点头。

    李天澜看着他的眼睛,问道:“那你到底是阻止平阳公主嫁给太子,还是阻止我嫁到陈国?”

    “都有。”唐宁想了想,说道:“太子和端王康王都不是什么好人,嫁给他们,一辈子就毁了。”

    李天澜移开视线,问道:“就凭你一个人,怎么阻止?”

    其实在到达楚国之前,唐宁确实觉得阻止联姻挺难的,但到了楚国之后才两天,他就意识到,这件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加容易。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李天澜,问道:“如果太子真的当了皇帝,你们会怎么样?”

    李天澜脚步一顿,没有开口。

    太子视信王为眼中钉肉中刺,怕是登位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掉他们,唐宁看着她,说道:“要是楚国待不下去,你就来陈国吧,太子的手再长,也伸不到陈国的,我可以保护你。”

    对于藏人这种事情,唐宁是极有经验的,藏一个公主也是藏,多藏一个郡主也是藏,区别不大。

    而这也只是最坏的情况,万一信王想通了,登高一呼,太子被废,公主不用嫁,郡主不用娶,这趟公费出国游也就能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李天澜瞥了瞥他,说道:“就你的三脚猫功夫,先保护好你自己吧。”

    唐宁正待开口,有一队卫士从后方匆匆过来,走到李天澜面前,为首的一人躬身道:“郡主,王爷让您回去,有要事相商。”

    唐宁看着她,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们改日再见。”

    那领头之人又看向唐宁,说道:“王爷说了,请这位公子也一同过去。”

    ……

    来信王府拜访了数次,直到今日,才能走正门进去。

    唐宁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儿,喝了两杯茶,才有下人走进来,说道:“公子,王爷在书房等你。”

    唐宁跟着他走到书房门外,那下人停下脚步,躬身道:“王爷就在里面。”

    唐宁敲了敲门,走进去。

    书桌前,一道人影背对着他,正在挥毫疾书,唐宁走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唐宁见过信王殿下。”

    信王回头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色,脱口道:“是你,你就是唐宁?”

    “原来是你,你是信王?”唐宁看着昨日和赵蔓钓鱼碰到的中年人,同样诧异的开口。

    信王看着他,皱眉问道:“昨天跟在你身边的姑娘是何人?”

    不知道为何,被信王用这种怀疑和审视的眼神看着,唐宁的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唐财主平日里看他的眼神,和此时的信王如出一辙。

    【ps:最近的状态实在是不好,今天可能就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