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 > 第二百零六章 强大的左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那个年代,大汉虽已步入了暮年,但若没有黄巾军起义,大汉也未必就会如此之快的衰亡。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汉王子孙不孝,致使天下纷乱,怪不得他人。”

    萧何倒是看得很开,大汉的建立,虽有他的汗水,但说到底,大汉不是他的。

    “朕愿大夏王朝,经久不衰,万世不朽,不复华夏历朝历代后尘!”

    李北辰面色郑重,目中有神光璀璨,斩钉截铁的说道。

    “臣,愿为大夏永垂不朽之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萧何、陈宫躬身一拜。

    ……

    “这里就是天崖洞府?果然神异。”

    在天崖洞府之中,左慈步步生莲,在虚空漫步,但速度却极快。

    他目光扫视四方,精芒四射,仿若看透了这方世界的根底,赞叹道。

    轻轻迈步踏出,就是数百丈距离。

    “只是这方洞天太大,怕是还需费一番功夫。”

    左慈稍稍沉吟,随后右手绽放神光,一道道残影浮现,他手捏神印,向着自己眉心一点。

    顿时,在他眉心,一道细线缓缓浮现,闪烁淡淡的黄色神芒,刺眼夺目。

    “天眼,开!”

    左慈轻喝。

    随即,让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左慈眉心,一道竖立的眼瞳出现,冰冷无情,仿若上苍之眼,神灵之瞳,让人视之,浑身发冷。

    天眼,即为天神之眼!

    上可观九天,下可查幽冥!

    威能之强,骇人听闻!

    这是道家仙眼。

    呼!

    天眼发出璀璨神光,随着左慈目光流转,扫视八方,洞察万物。

    仅仅片刻,左慈就露出一丝微笑,目光看向左侧七百里之处。

    那里一片林木葱郁,延绵无尽,一直到视线尽头。

    但在左慈天眼之下,万物显形。

    一座四四方方的古老殿宇微微悬浮,散发沧桑之气,闪烁微弱神光,被无数强大阵势包裹,让人从外界无法看见。

    如若不是天眼洞彻一切,左慈也未必能够发现!

    “好强大的阵势!”

    左慈有些见猎心喜,此方世界的阵势,与道家阵法相差极远,但殊途同归,都是利用天地自然之力。

    轻轻迈步,左慈向着古殿行去。

    越是接近,左慈就越是惊叹,古殿外围的阵势,虽没有道家阵法繁复,神奇,但也极为强大,布阵之人的修为,还要远超于他!

    “元神境的强者么?”

    左慈若有所思,不过却丝毫不惧。

    他为道家一脉,精通阵法之道,此方世界的阵势,他并不看在眼里!

    论及繁杂,远远不如道家阵法。

    片刻后,左慈落入丛里中,手持拂尘,面色平和,向着古殿步步走去。

    只是顷刻,他的眼前霍然大变,不在是丛林,而是一方无尽火海,滔天烈焰焚烧,似欲焚尽苍穹!

    “小道耳。”

    左慈轻笑,丝毫不曾理会,继续踏步。

    区区幻阵而已,在他眼中,就如小儿玩物,没有任何威胁。

    幻阵变动,一座座冰山隆起,冻彻一切的森寒之气散发,寒入骨髓,仿若要将世间一切,都冻成冰雕!

    左慈不惧,向前行进。

    幻阵再变,刀山浮现,利刃加身,甚至有无敌强者张口啸日月,手持一杆长枪杀来!

    左慈面色如常,眼中神光迸射,如一把天刀,将整个幻阵搅碎!

    幻阵之后,是剑阵。

    九百九十九柄长剑悬空,散发锋利至极的锐气,道道剑光在阵势内飞舞,呼啸如风,任何人踏入,都要被万剑分尸,凄惨而亡!

    左慈脚步不停,每一步都仿若恰到好处,将一道道袭来的剑光避开,纵然万剑加身,也不能碰到他的一片衣角。

    剑阵之后,是雷阵,雷霆响彻,震撼长天。

    左慈依旧如初,面色没有丝毫波澜,一道道雷霆威能强大,足以重创中阶封侯,数十道雷霆一起轰下,高阶封侯都要喋血!

    但却在左慈拂尘轻轻挥动下,砸向一旁,没有任何一道可以加身。

    “嗯?”

    忽然,左慈眉头微挑,感应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目光如电,看向雷阵中心。

    但那里,却空无一物。

    ……

    “那是什么人?!太可怕了,连这雷阵都不能伤其分毫?”

    在雷阵中央,被一道透明气泡包裹的鼠虚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在雷阵中,如履平地的左慈。

    他的头皮都有些发麻。

    这雷阵的威力,他很清楚,要不是拥有宝物守护,一时三刻,他就要被雷霆劈死!

    而此人,却闲庭信步,视这强大的雷阵如无物?

    霍然,他看见左慈目光扫来,神光灿灿,眉心仿若出现了第三只眼睛,冰冷无情。

    只是一眼,就让他浑身发冷。

    “不好!被发现了!”

    鼠虚大骇,身躯一矮,立即向着地下遁去。

    “鼠精?土遁?”

    左慈嘴角微微一笑,饶有兴趣,不过在他面前施展土遁,却是找错了对象。

    呼!

    左慈身躯陡然消失。

    “还好还好,鼠爷我天生会这一门本领,要不然,早就被人抓去炖汤了。”

    鼠虚在地下数十丈深处站稳脚跟,心中长舒口气,连忙拍了拍胸脯,上方这人太可怕了,他相信,一招就能将他秒杀!

    “鼠爷这一门本事,不说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但在这小小的天火域,谁能奈何鼠爷?”

    不过很快,他又有些洋洋得意,一副睥睨群雄之资。

    “是吗?”

    一道声音陡然在他身后响起,让鼠虚硕大的身躯顿时一僵,惊骇的转头看去。

    怎么可能!

    这里可是地底数十丈之深!

    来不及多想,鼠虚被吓得心胆俱裂,就要继续向着下方遁去。

    但左慈岂会让他继续逃窜?

    微微一笑,手指伸出,一道黄色光华绽放:“画地为牢!”

    “哎呦!”

    鼠虚惨叫,他的半截身子已经往下遁入了数尺,但左慈道术展开,立即将四方土石,化作神铁,牢不可破。

    他立刻便动弹不得,被土石卡住半截身子。

    左慈眉心天眼洞开,黄色光束投射而下,将鼠虚笼罩。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鼠虚惊恐,以为左慈要将他就地斩杀,心中一股懊悔之情汹涌,他为什么要贪图任天崖的宝物,跑来这处大殿,以至遇到这尊可怕的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