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万剑朝拜,王越出剑!(第三更,万更求订阅!)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万剑朝拜,王越出剑!(第三更,万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林骇然,身心都有些颤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枚美酒,有些不敢喝下去。

    “郑兄,你就尝尝这位兄台以‘三千份神药’酿制的绝世佳酿,然后给我们讲讲,这绝世佳酿的滋味如何!”

    郑林的同伴,嘻嘻哈哈,看着悬浮在郑林身前的酒杯,顿时怂恿道。

    至于郑林文道和剑道同修之事,他们都清楚。

    因为这本就是流传在剑城的一桩趣事。

    甚至吹雪剑宗都有长老前去郑林家里,有些痛心的劝说他放弃文道,独修剑道,因为郑林的剑道天赋,实在出众。

    但郑林却坚持。

    “好!”

    郑林深深的看了眼李白,随后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干,涓滴不剩。

    轰!

    顿时间,可怕的浩然正气从郑林体内涌出,精纯至极的剑气飞舞!

    “这……这是……什么情况!”

    郑林的同伴顿时一呆,随后大惊失色,满脸震骇。

    可怕的浩然正气形成了龙卷,漫天剑气如龙盘旋,整座酒楼都在剧烈摇颤,随后一震,瞬间崩塌!

    “这……这杯酒……”

    那位刘公子双眼都差点要暴突出来,一杯酒,就有如此强烈的能量风暴?

    “你……你们抬头看!”

    另一道满是惊骇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哪怕没有看到人,所有人的脑海里,也能想象得出,说出这句话之人,那满脸骇然,无比惊憾的面色!

    刘公子抬头,瞬间呆住了。

    漫天雷云,从虚无中涌现,聚集在郑林头顶上空,一道道雷霆炸开,恐怖的威能让他心神颤栗!

    “神……神劫最后一劫,雷劫?!”

    刘公子身躯都在空中摇摇欲坠,满脸都是无法置信!

    郑林,年龄要比他小不少,而修为,却与他一样,都是半神四重天。

    但如今,怎么几个呼吸时间,郑林就引动了雷劫?!!

    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悔意。

    他知道,是那一杯酒!

    那杯酒,是真的!

    是真的以三千份神药炼制而成,乃是绝世佳酿!

    他此时,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

    能够随手拿出那等恐怖的神酒,该是什么境界的大能?

    刘公子身躯颤抖,面色惨白。

    其余几人,与他的面色没有什么区别,呆呆的站在虚空,傻傻的看着雷劫之下,被浩然正气和无边剑气环绕的郑林!

    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羡慕。

    一杯酒,就让郑林省却了不知多少时间,直接踏入神明境界!

    他们此时,心中无不后悔。

    要是当时,自己谦虚一点,先郑林一步,向那两位存在道歉,那么是否,这杯绝世神酒,就属于自己了?

    “太白,看上这小家伙了?”

    另一处虚空,王越看着气势急速攀升的郑林,对着旁边李白说道。

    他们此时,站在这里,却又好似不在这里,四周所有人,都无法看见他们。

    “天赋不错,三个月后,他若是能在大夏科举之中,金榜题名,高中三甲,倒是可以收作弟子。”

    李白淡淡笑道。

    那一杯酒中,不仅有酒原本的恐怖神力,也有他传入的一部剑典,以及提醒对方,参加大夏科举。

    至于郑林会不会前往大夏,参加科举,那就不是他所关注的了。

    一切都看机缘。

    “嗯?有神王出手了?”

    不过就在此时,两人突然将目光转向东方,微微有些惊讶。

    这里可是剑城,受吹雪剑宗直接管辖,居然有神王胆敢直接出手?

    吹雪剑宗的实力,他们虽然不清楚,但就凭吹雪剑宗之主,被称作惊龙域第一强者,吹雪剑宗,被称为惊龙域第一剑,就可知其恐怖。

    不过两人也都没有在意。

    一尊普通神王而已,对于他们而言,不说挥手即灭,但也难挡一剑!

    “嗯?”

    不过仅仅片刻,王越却突然面色微变,目光陡然望向秋府的方向,也就是那尊神王所在之处!

    他感应到,自己送出的剑典碎了!

    呼!

    无声无息间,王越的身影消失。

    而天地间,却陡然多出了一丝无比凌厉,可怕到了极致的剑意!

    这丝剑意,漫天极地,覆盖了整座剑城!

    嗡嗡嗡……

    一柄柄剑器发出剑鸣,剧烈颤动,一位位剑修骇然,他们看着自己手中剧烈抖动的剑器,面上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陪伴了大半生的剑器,为何今日,无缘无故强烈震动?

    而且,尽皆都是,剑尖低垂,就好似在朝拜无上君主!

    “这……这是万剑朝拜!”

    “有绝世剑神降临了!”

    有见多识广的老一辈剑修咽了咽口水,极为骇然的说出了原因。

    顿时,众人一震,为之惊悚。

    绝世剑神?

    什么样的存在,才能被称作绝世剑神,能让万剑俯首,为之朝拜?

    很多人都无法想象。

    “九百年前,吹雪剑宗宗主,降临剑城,当时就出现了这一幕!”

    老一辈剑修满脸唏嘘,惊叹道。

    “难……难道是吹雪剑宗宗主,降临了吗?”

    听到这些老辈剑修的话,所有人都哗然,继而满脸狂热。

    吹雪剑宗之主!

    惊龙域第一强者!

    惊龙域的无敌剑修,单人独剑,就能震慑九霄,横扫日月!

    “应该……是吧?毕竟除了吹雪剑宗之主,惊龙域还有哪位剑修,能以剑意,让万剑朝拜?”

    老辈剑修先是有些迟疑,继而满脸肯定的道。

    他们都是生活在剑城几乎大半辈子的剑修,对于吹雪剑宗之主,这位堪称无敌的剑修,崇拜至极!

    ……

    “长老!是宗主吗?”

    剑城城主府,一位老者站在虚空,正在看着秋府之战。

    剑塔开启之时,剑城律令不存!

    这是吹雪剑宗其中一代宗主,在很久以前,便传下的命令。

    只要不大肆破坏剑城,那么寻仇、夺宝、厮杀,吹雪剑宗一概不管。

    这也是吹雪剑宗,为了防止,有一些生灵,将剑城当作避难所。

    吹雪剑宗建立剑城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遴选弟子,岂容有生灵,将这里当作避难之地?

    特别是一些大恶之徒,吹雪剑宗断然不可能为其提供庇护。

    但善恶难辨,吹雪剑宗也没有功夫去调查。

    索性决定,剑塔开启之时,剑城执法者隐退,律令不存!

    此时,老者身后,一名年轻弟子瞪大了眼睛,满是惊憾的看着手中剧烈震动,向着远空朝拜的剑器,随后又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满脸激动的向着老者询问。

    话虽然是询问,但却透着一丝肯定!

    年轻弟子才不相信,惊龙域还能有第二位,能让万剑朝拜的剑修!

    作为吹雪剑宗的正式弟子,更是师承一位神王境长老,他自然知晓,要什么样的惊天剑意,什么样的无敌剑心,才能震慑万千神剑,让万剑朝拜!

    “不是宗主!”

    “这不是宗主的剑意!”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老者却眉头紧紧皱着,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不是宗主?!”

    年轻弟子身躯大震,骇然不已。

    难道惊龙域,还有如此可怕的剑修,能够引动万剑朝拜?!

    年轻弟子身心颤抖,难以置信。

    ……

    “爷……爷!”

    秋符嘶吼,状若疯狂的挣扎,但神王煞气,何等恐怖,无论他如何挣扎,都仿若蝼蚁,毫无作用!

    “爷爷……”

    一滴滴血泪,从他脸上滑落,充满凄凉与至极的悲伤!

    此时虚空中,神王陈海面色带着一丝狰狞,滔天气势震慑万灵,死死的盯着下方,跪在地上,正准备叩首的秋楚。

    听着秋符的嘶吼,秋楚面上反而露出一丝笑容,被逼下跪,这是什么样的屈辱?

    但为了家人的安全,他甘之如饴。

    只是希望,家人子嗣,能够平安!

    来年的今日,能为他烧上一沓黄纸。

    “哈哈,秋楚,你也有今天!!”

    陈海的面上,先是露出一抹潮红,随后就是病态的大笑。

    刷!

    他伸出手,顿时间,秋符的身躯不受控制,被他一把抓住。

    “陈海!你做什么?”

    秋楚脸色大变,惊怒吼道。

    这位老人,为了家人子嗣,能够屈辱下跪,甚至甘之如饴,但如今,陈海却将他最杰出的后辈,秋符抓在了手中!

    顿时,他的目中露出了一丝丝疯狂。

    体内神力,开始汹涌,浑身精血,开始燃烧,甚至元神,也露出了一丝丝火光!

    他要将所有的一切,全部燃烧,化作最璀璨的一击!

    为了家人子嗣,他不惜一切!

    陈海冷漠的看着。

    不过就在此时,天地间浮现了一抹极致锋锐,漫天极地的可怕剑意!

    嗡嗡嗡……

    万剑低垂,朝拜君主!

    那是剑中的君主!

    无敌的剑意,横扫九霄,抵挡日月!

    陈海面色陡变,脸颊生疼,面对这股滔天剑意,他感觉自己就如同蝼蚁,渺小到了极点!

    而且,让他身躯都颤栗的是,这股骇人听闻的剑意,居然正指着他!

    “前辈……”

    陈海大骇惊叫。

    但话还未说完,剑意爆发!

    轰!

    陈海的身躯摇颤,一缕缕鲜血从嘴中流出,他踉踉跄跄的后退,脸色惨白,如同死人。

    眼中更是流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他虽然感应到了这股剑意的可怕,但却依旧无法想象,人都没有见到,他居然就被剑意重创!

    来人,该多么可怕?

    又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

    陈海身心颤抖。

    刷!

    几乎没有任何时间的流逝,一道剑光就从远处斩来,璀璨如星辰,耀眼夺目,好似天地间的一切都消失了,唯有这一道剑光!

    剑光比之天上的骄阳还要刺眼!

    “啊……!”

    陈海惨叫,再次暴退,但却有鲜血从他身上滴落,一缕惊人的剑意弥漫在伤口,无法痊愈!

    虚空中,更有一支断臂在飞舞,那正是抓着秋符的左手!

    此时,秋符就如在梦中,他傻傻的看了看远处狼狈万分的陈海,又看了看自己。

    刚刚不是还被陈海抓在手中吗?

    怎么一瞬间,自己就远离了陈海?

    不仅仅是他,秋府所有人都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轰!

    没有给任何人思考的时间,天边又是一道剑光斩来,依旧璀璨至极,仿若骄阳!

    “前辈……!!”

    陈海嘶吼,这一刻,他仿若感受到了之前秋府众人的绝望,那么无助,那么无力!

    他释放出自己的剑意,手中长剑全力挥出,剑光闪耀,剑意弥漫,但与那从远处斩来的一剑相比,就犹如萤火!

    “啊……!我的手!”

    没有任何意外,陈海的斩出的剑,就犹如蚍蜉撼树,瞬间破灭,随后滔天剑光,将他右手斩断,剑意笼罩,伤口都无法愈合!

    秋符满脸呆滞。

    秋雨和秋月两姐妹同样呆滞。

    就连秋府最强者,秋符的爷爷,之前甘愿为了亲人子嗣三叩九拜的秋楚,也完全呆滞住了。

    威压秋府,横扫无敌,如同不可战胜的无敌神王‘陈海’,此刻,就如同蝼蚁,被人随意斩去双臂?

    众人恍惚,好似身在梦中。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虚空中有剑光呈现,化作一道道台阶,一名身着青色长袍,面容平静,却又仿若蕴含着无尽锋芒,浑身更是绽放可怕剑意的身影踏步走来。

    看着这道身影,众人恍惚间,就仿若看到了一尊无敌的剑神!

    一条通天彻地,恐怖到了极致的剑道神柱屹立在这尊身影后面,无尽剑意漫天极地,让万剑朝拜!

    “是他!!”

    秋符震撼,目中露出无法置信的光芒!

    他之前就有所猜测,王越是神王,但却决计无法想象,居然是如此可怕的神王!

    陈海,在其面前,就如同蝼蚁,生杀予夺,全在一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